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2章他是国士
    他说的没有错,他们刚才的战斗,的确已经造成了巨大动静。

    十几枚导弹的爆炸,让弗拉迪斯托克城市,都发生了微微的震颤。高校里的课桌在晃动,酒吧里的红酒在倾斜。正在远东联邦大学上课的捷琳拉,也感受到了这种晃动,但她绝对想不到,这和萧飞有关。

    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还不相信萧飞比尤里马林将军强呢。

    这些晃动,都让市民们还以为弗拉迪斯托克发生了小型地震。同时远处的爆炸声也隐隐传来,让人们忍不住猜测,是不是舰队在搞什么演戏。

    以前,舰队搞演戏的动静他们也经常听到。作为居住在基地附近的居民,对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

    “给我下来!”而此时的彼得湾上空,天空中萧飞被那群轰炸机搞的十分不爽,一声冷喝。一掌拍出,形成了一个仙法大手印。

    大手印直接拍扁了一架战斗机。

    然后又是伸手一指,一架轰炸机被从中洞穿了一个巨大的孔洞。里面先进的仪器全部被破坏,空气钻了进去,压强发生变化他们是普通人,一个小小的气压变化,就让他们无法适应,而萧飞却是直接飞在高空,全然不受影响。

    被洞穿之后,轰炸机开始冒烟。在情急之中,飞行员急忙选择跳伞逃生。

    “轰炸机群,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机群损伤会更加惨重。全部飞行员听令返回航母!”指挥塔里,维克多中将发布了命令。

    听到指令之后,一架架飞机,犹如蝗虫群一样,开始向下降落。

    “将军,此人连轰炸机群都对付不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会的是什么异能,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神!”辅助指挥的中尉说道。

    “真是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维克多中将喃喃自语的说道,“以一人之力,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程度?尤里马林将军能够自由进出克里姆林宫,也只是控制了侍卫的精神而已,而这个人却是掌握了实打实的力量!”

    “一人战败轰炸机群,连火箭弹都不怕,这是人力能够做到的?”

    “尤里马林将军的异能,和此人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中尉说道。

    “可笑那个叶戈尔上尉在向我汇报时还说,这个人的异能,给尤里将军提鞋都不配!”维克多中将说道,“他简直是在谎报军情,让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只有打电话到基地要塞去,请求我国的异能者,尤里,杜克帮忙了。”维克多中将说道,“他是马林将军的孙子,已经掌握了精神控制力。说不定他站在甲板上,能够用精神力控制此人,让他束手就擒。”

    “我马上打电话!”中尉说道。说完拿起了电话,沟通了要塞总部。总部其实也早就探查到了海湾的动静,正打算询问他们是不是在搞实弹演习呢?在听到消息之后,总部司令也无比震怒,怒斥华夏方面。

    说萧飞有可能是华夏方面故意派来的,华夏,想要引起国际争端,想要和俄国作对。他要把这件事情,汇报给总统普希金。

    最后,司令答应让尤里杜克马上前来。并且还要派出作战旅,防止萧飞从陆路上逃走。

    “咦,不对!”突然,维克多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惊恐的说道。

    “什么不对?”中尉问道。

    “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有一人只身前往日国,搅得日国天翻地覆。并以一人之力,大破日国精锐三军吗?”维克多中将说道:“而眼前此人,也是华夏的,也是一人毁掉了我们的轰炸机群。这一情况,是何其的相似?”

    “难道,他就是萧飞!”中尉震惊。

    “绝对错不了!”维克多说道,“地球异能界,公认的第一人,也只有他,才能如此的可怕。听说前段时间,他还灭掉了xx战警,雷神托尔,吓得恶灵骑士全部回国这些人都是世界顶级异能者,未来科技高手,然而在萧飞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此人在日国的时候,建立华租界,毁掉神社,公然写上日国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在皇居之巅,公然暴强了公主,偷掉了他们的神器此人的手段太可怕了,现在他又来进攻我俄国,他将要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打击?”

    “哼!”维克多中将冷哼一声,“我们俄国,可不是日国。日国没有常规军,我们有。日国没有核弹,我们也有他在日国能够为所欲为,在我们俄国就不行了。我们俄国不是日国那么好欺,他注定要死无葬生之地!”

    “如果他此时不是在弗拉迪斯托克,而是在西伯利亚荒芜的冰原。我会向上峰建议,直接用原子弹轰炸!”

    “如果他闹的太凶,我们将不惜与华夏开战!到时候引起大规模核战争,他就是华夏的罪人,人类的罪人!”

    “看来,他在我们国家,的确掀不起什么大浪来了。”中尉说道:“一个人实力再强,毕竟也是有限的。一旦此时闹大,恐怕华夏方面都容不下他!”

    “只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何要对我们出手?”中尉又说道。

    “你别忘了,我们脚下的土地,以前是属于哪个国家的。”维克多说道:“弗拉迪斯托克,以前嫡属清朝的吉林将军麾下,是他们华夏的土地。”

    “这么说来,他还是个愤青了?”中尉说道。

    “国土,关系到国家的荣誉,民族的荣誉。向来都是寸土必争,无数先烈为之流血牺牲,又岂用愤青两个字来说他?”维克多说道:“一个人如果不热爱自己的祖国,不热爱自己的民族,那他就是麻木不仁。”

    “如果愤青,都有他那么可怕的话,我宁愿我们俄国,有千千万万像他那样的愤青。只可惜,他是华夏的。”

    “实力可怕,又热爱自己的祖国,只能说他是华夏的国士,国家的杰出人才,应该受到千千万万华夏人的尊敬。”

    “可惜了,他不是我们俄国人。如果他是俄国人,我们俄国就无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