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6第1186章愚公移山2
    “现代地球灵气稀薄,神仙也变得懒散起来。他们也不可能天天呆在山等我,有可能去外面玩了,没有接到我的召唤。”萧飞说道。

    “没接到你的召唤?我看你是在吹牛吧。”胖子说道。

    “当地的官员处事不公,连山神,娘娘都不听使唤。嘿嘿!看来我得亲自出手了。”萧飞冷漠的说道,“还有,他们两个不听召唤前来,到时候有他们的罪受。”

    泰山有两位山神。

    第一位,泰山神。

    又称泰山神君。不过现在的泰山神,却不是东岳大帝黄飞虎,而是另外一尊山神。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早已回到天界了。不当泰山神,同时也不当地府天子。

    第二位,碧霞元君。

    碧霞元君即天仙玉女,俗称泰山娘娘,泰山老奶奶,泰山老母。庇佑众生,统摄岳府神兵,照察人间善恶。

    此时的齐州市里。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一条偏僻的小巷子,肮脏,杂乱,到处都堆满了租客们留下的杂物。在昏黄的灯光下,一桌人正在那里搓麻将,稀里哗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其有一个女人,看起来大约四十多岁。长相非常普通,属于看一眼之后,放到人堆里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身穿的碎花衣裙,还沾着点点油渍。身材微胖嘴角还叼着烟,庸俗市侩再普通不过了。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叫做李云霞,是这栋房的房东,包租婆。四十多岁了也没有结婚,更没有什么儿女亲戚。

    还有一件事情让人们感到惊,那是她的胆子非常大。有一次一群地痞流氓跑到她面前收保护费,结果被她一顿臭骂。手拿锅碗瓢盆各种武器,把这群地痞流氓给赶走了。还口出豪言:“老娘孤身一人没儿没女,不怕死。”

    后来,这群流氓的老大,一个恶贯满盈的恶人,还不知不觉得病死了。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来闹事了。

    “包租婆,有人来租房了。”这时候,外面小店的人喊道。

    “来了。”李云霞放下手的麻将站了起来:“你们几个别偷牌,牌面有那些,老娘都记得清清楚楚。”

    没多久,她带着一个打工仔模样的青年走了楼梯:“租金五十块一天,第二天十二点之前必须退房,否则不退押金。”

    忽然站在了原地,心一颤:“怪,我怎么感觉今天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而在城市的另一端,东门。

    一座天桥的石洞下,周围到处都是生活垃圾。一名年流浪汉,正悠闲的躺在门洞里啃着半个馒头。身穿着一件破旧的皮大衣。白天能当衣服穿,晚也能当被子盖。满脸胡渣子,和犀利哥差不多。

    一边啃馒头,一边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过,人间的灯红酒绿。看他的眼神,好像已经看惯了人间百态。

    突然,他也是一阵心血来潮,感觉到坐立不安。

    急忙掐指一算,居然什么都算不出来。

    “怪了,我明明知道有那里不对,却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不对的。”他喃喃自语的说道:“算了算了,现代社会灵气稀薄,能有什么大事发生?而且我也向地质局打听了,泰山附近几百年都不会发生大地震。”

    想到这里,放心的躺下睡觉。

    ……

    市心。

    与郊区的脏乱差相,这里显得非常繁华了。灯红酒绿,现代化娱乐场所一应俱全。俊男靓女商业人士,行色匆匆的走在街道。

    宽阔平坦的街道,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倒不是因为这里的人不爱干净,到处乱泼生活污水。而是因为这里的地理环境太特殊了,地下有很多泉水涌出。难怪齐州城,又被称为泉城。附近坐落的泰山太重了,把地下水都压了出来。

    一座摩天大楼,政府办公大厅里,几个高层正在谈论国家大事。

    “钱首长,今天游览泰山,您还满意吗?”旅游公司老总侯涛殷情的向大领导问道。

    “老了,身子骨不行了。”大领导淡淡的说道,“以后泰山的旅游失业,要靠你们这些后辈去发展了。”

    “旅游经济,占我市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以,我们一定好好发展。”当地父母官说道。

    “不要单纯的靠门票收入,要开动脑筋,搞一些创新项目。”大领导指示道。

    “首长指示的很好,最近我正在往这方面发展。”侯涛拍着胸脯说道,“到时候请首长检查,保证完成任务。”

    “对了,白天我接受访的时候。居然有游客投诉侯总和大领导,不过已经被我驳回了,相信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投诉了。”父母官说道:“这些平民百姓,怎么知道大领导和侯总的幸苦,为国操劳的艰难?”

    “嗯,嗯,你做的很不错。”大领导说道:“华夏人民普遍是朴实可爱的,但还是有极少数人是刁民,对于这种人不要姑息。该打压的打压,该抓的抓。”

    “对了,首长,我还听到下属给我汇报了一件趣事。”侯淘乐呵呵的说道,好像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有趣。

    “哦,什么趣事?”大领导也来了兴趣,问道。

    “白天闹事的那三个学生,您是见过的吧?”侯涛问道。

    “见过的,在你走后不久,他们冲到我面前找我评理。而且其一学生,对我的言语十分的不敬,太恶劣了。”大领导说道。想来,萧飞说的那句原以为是什么大官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他至今都不能释怀。

    “事情是这样的。”侯涛笑意盈盈的说道,“在他们知道投诉无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三个学生居然……居然……哈哈哈,居然一人拿着一个锄头,在泰山挖土,说是要愚公移山,把泰山给挖走了。”

    “愚公移山?呵呵!”父母官呵呵一笑。他当了十几年的官,早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十几年不曾真正笑过,以前都是假笑,今天听到这件事情,居然忍不住真心的笑了。

    “呵呵。”大领导也是忍不住莞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