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送东西
    第二天,学校里。

    “晴晴,陌陌,我送你们点东西。”上午第一节课下课之后,萧飞把昨天从画圣那里取到的秘籍和两只毛笔送给了她们。

    “多谢飞少。”两姐妹开心不已。虽然她们对古书,毛笔并不感兴趣,但只要是萧飞送的,她们就开心的接受。从认识到现在,萧飞还是第一次送她们东西。

    道谢之后,苏芷晴随手把书本放进了课桌里。

    “这是关于画画的古书,你们要认真看。”萧飞提醒道。

    “古书讲的都是国画,不过我们对国画不敢兴趣,以前也没学,准备专攻素描和西方油画。”苏芷晴说道,“不过既然飞少送我们了国画书,我们回去也会认真研究的。说不定以后,转行学国画也有可能。”

    “那就太好了,另外毛笔我也送你们了,送东西送全套的。”萧飞说道。虽然这两支笔是吴道子用过的神笔,但只要她们没有领悟画道,就不可能画画成真的。神笔现在在她们手中,就和普通的毛笔一样。

    “飞少,没想到你也对画画有兴趣。”苏芷陌说道。

    “我只是偶尔在跳蚤市场淘到了这几样东西,想起你们喜欢画画,便买来送给你们。”萧飞说道。

    “多谢飞少了。”苏芷晴说道。

    “不客气。”萧飞说道。

    “对了,飞少,听说你已经把石头从冷大班长那里要回去了,能不能让我们养两天?”苏芷晴说道。

    相对于萧飞送她们的古书毛笔,她们对大熊猫更感兴趣。

    “抱歉,石头这几天外出旅游去了,没空。”萧飞说道。

    “外出旅游?”两姐妹惊讶。

    之后又有很多人想向他借大熊猫,不过都被萧飞给拒绝了,让她们失望不已。最后萧飞无奈的答应她们,只要石头一旅游回来,就给她们。

    晚上,萧飞家里。

    “盟主,你说你偶然得到一幅画,让我来估价,拿出来吧。”肖兴华说道。

    “诺,就这一幅。”萧飞大咧咧的说道,把卷轴随手一丢,丢在了桌子上。

    “盟主一定是从那里淘到的假画吧?”看萧飞丢画的态度,肖兴华微笑着说道。一般收藏家收藏古董,尤其是名画,绝对会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生怕弄坏。而萧飞,却是直接丢下来,好像一点儿也不重视。

    再看卷轴的大小,更加让他确定了。送子天王图的卷轴非常大,因为它的真迹长三米多,卷起来是一大卷。

    一般情况下,像这么大的一副真迹,是不存在于民间的。不是被国家收藏了,就是遗失了。而且真迹古画在拍卖行是按尺卖的,一尺几百万上千万不等。而这幅画看起来就有十几尺,如果是真迹的话,起价就是上亿。

    上亿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买到的?即使有钱,也有价无市。

    “你先看了再说。”萧飞说道。

    “好吧。”肖兴华说道。他年轻时候虽然是军人,但老了也喜欢字画什么的,因此对古画非常有研究。“咦,这幅画好多题跋啊!”一打开卷轴,就看见尾部盖了很多鲜红的印章。这些印章都是历代收藏家盖的,盖的越多,表明作品越有价值。

    “我的老天,这印章居然是真的!”肖兴华不看画作的内容,先看题跋的真假,当看到印章是真的的时候,他震惊了。

    “印章很值钱吗?”萧飞问道。

    “这个印章,是宋徽宗题的,说明当年他曾经收藏过。”肖兴华说道:“这么说吧,仅仅是一个印章,就价值一个亿。而且印章的真假,也是印证画作的有力佐证。”

    “天啦,宋徽宗的印章,还有明朝收藏名家韩石的印章,唐肃宗的印章,加上它是这么大的一副画作……”肖兴华看到这里就不往下翻了,双手颤抖起来,“我都有点不敢想象它是谁的作品了,如果是真迹无疑,那么这幅画绝对会轰动收藏界。”

    “好歹你也是当过兵的,双手都颤抖了,怎么拿得动枪?”萧飞嘲笑道,“不如你看了再说,墨迹什么?”

    “你是不知道名画的价值。那是一个国家的瑰宝,艺术文明的象征。得到其中的一副,都足以轰动全国,”肖兴华说道,摇头喃喃自语:“这幅画会是赵孟頫的,还是王维的?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两个的画早已失传……”

    “所以这幅画很有可能,是某位不为人熟知的画家所做。不过即使如此,能得到那么多收藏家的认可,也是价值连城。”肖兴华叹息:“总之啊,它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敢接现在好像在做梦一样。”

    “他既不是王维的画,也不是赵孟頫的画。而是画圣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萧飞不耐烦的说道。害怕自己再不说出来,估计他还要墨迹很久。

    “送子天王图?不可能!”肖兴华断然否定:“这幅作品在清朝时期就已经失传,日国现存的那一幅,都是临摹本……”王维和赵孟頫的作品虽然是宝物,但和这幅画相比,似乎又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吗?”萧飞说道。

    “好,我看看。”感觉到不是真迹之后,他的手反而稳了,打开画卷一看,顿时傻眼了:“这是真迹!这是真迹!……”激动的指给萧飞看:“你看上面的线条,人物表情……净饭王生下释迦牟尼的小心翼翼,众神的膜拜,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动作,都极具生命力。注重线条的画法,为以后的传统画法奠定了基础……可以说,它是国画的鼻祖。再加上这些印章佐证,它是真迹无疑,天啦,这怎么可能。”

    “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就告诉我它值多少钱就行了。”萧飞说道。

    “价值,你居然问它的价值?”肖兴华用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这种国宝,是没有价值的,根本无法估量。如果非要要拿到外国拍卖的话,它应该能买下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不过,盟主,这画是不能卖的。”

    “我郑重的建议,你献给国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