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3第1163章学者的思想
    不过好在超跑的性能很好,倒没有影响多少。

    “这冷欣欣在磨蹭什么,还没把石头带走?”房间里,萧飞许久没有听到开车的声音,怪的说道。不过,随即耳畔便传来喇叭声,那是冷欣欣在告诉他自己走了。

    夜晚里,冷欣欣载着石头行驶在繁华的街道。车后座的那一大坨非常的明显,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你看,那跑车载的是什么?”路边的一位行人向同伴问道。

    “看起来好像是一只大熊猫诶!”同伴说道。

    “应该是石雕吧,光线不好的也看不清楚。不过这个石雕做的还真不错,形状大小都和真的一模一样。”行人说道。

    “咦,那是什么?”红色超跑前方,一辆轿车的司机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了。

    “好像是大熊猫,不过应该是假的。”坐在旁边的妇人说道,“现在的石雕蜡像什么的,做的跟真的差不多。”

    司机听闻,便不在意继续开车,突然他一个刹车:“不对,这只大熊猫是真的,我刚才看见它的眼睛动了一下。”

    “你想死啊,车这么多你敢刹车!”妇人气急的打了他一巴掌。司机回过神来,一个紧急启动把车开到了拐弯小巷,这才没有让后面的车追尾。不过此时,冷欣欣的超跑已经呼啸而过,脱离了他的视线。

    “了怪了,居然有人载着活的大熊猫在大街?”过后,司机还在喃喃自语。

    “或许人家是动物园的,更有可能你是看花眼了。”妇人抱怨说道,“你已经是十几年驾龄的老司机了,居然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刚才有多危险你知道吗,差点出了车祸。”

    “真是见鬼了。”司机说道,说完,把车开了出去。

    大约十分钟之后,冷欣欣有惊无险的把车开进了自己的住宅小区。她住的是豪华别墅小区,邻居基本都是富豪。而富豪基本都很忙,白天看不见人晚不见踪影,偶尔才会出现,因此没人注意到她。

    “石头宝贝,下车吧。”开进车库之后,冷欣欣停车下来,对石头说道。

    “嗯,嗯。”石头答应两声,爬下了跑车。

    “为了接你回家养两天,我把超跑的后座都卸下来了。而且在卸下来的时候还弄坏了零件,要重新装的话,估计要花个几十万。”看着超跑后座,冷欣欣说道。“国宝,国宝,果然是吃钱的家伙。”

    “走,跟我回家吧。”

    说完关了车门,拿着钥匙在手转圈,带着石头走出了车库。

    ……

    冷欣欣家里。

    “女儿说等下要给我们一个惊喜,也不知道是什么。”豪华的沙发,一个美貌妇人悠闲的躺在面,看着电视,对旁边衣冠楚楚的年男人说道。

    “我猜不到。”年男人,冷欣欣的父亲冷斌说道,“像她这种年纪的女孩,稀古怪的想法很多。不过我敢肯定,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我的生日,更不是她的生日。她所说的惊喜,绝对不是蛋糕。”

    “我特地推掉了公司的重要应酬,是为了等她的惊喜。没有了这个应酬,公司又会损失一个大订单。”妇人说道。

    “钱是赚不完的,还是亲情重要一些。”冷斌说道。冷欣欣的母亲是一个成熟干练,在商场打滚的女强人。而她的父亲,则是一个儒雅风范的学者,知识渊博。见解也和大多数人不同,不是那么看金钱。

    “但愿她等下带给我们的,只是惊喜而不是惊吓。”妇人又说道。

    “怎么说?”冷斌问道。

    “如果她带一个男朋友回来,要做你的女婿,能不惊吓吗?”冷欣欣的母亲,曼莉说道,“我早听说了,在她们郁金香学早恋的很多,甚至还出去开房了。像她这种年纪的女孩,最容易情窦初开。”

    “欣欣长的又漂亮又可爱,追她的人一定很多。而女孩心对爱情又充满期待,一个不小心她答应了人家,会犯错误。唉!你这个当爹的也真是的,从来不过问她这方面的问题。”

    “谈恋爱并不是什么错误。人类要繁衍,生命要延续。”大学者冷斌说道:“我不过问她这方面的问题,那是开明。”

    “可是她年纪还小,不是谈恋爱的年纪。”曼莉说道。

    “年龄小没有谈恋爱的权力吗?错了。”冷斌说道:“少男少女情窦初开,那是生命发展的自然规律。对于自然规律,应该给予尊重。”

    “人的一生,有阳光的童年,有如花的青春年华。童年的特点是天真,而对异性有好感,则是青春年华时期最重要的特点。如果我们剥夺了这最重要的一部分,相当于剥夺了他们童年的天真一样。这样做,是残忍的。”

    “试想,如果一个人在青春年华什么都不做,只知道读。那么他的整个青春,都是单一的色彩,没有彩虹般绚烂。这样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等他成年之后回忆起来,也会后悔。”

    “你说的还有那么一点道理。”曼莉说道。她出生在香门第,平时的家教很严。虽然天天关在家里,但内心还是有一些幻想的。等到了现在四五十岁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的年轻时期,仿佛缺了点什么。

    缺少了一点色彩,是那么的无趣。后悔一些事情,没有大胆去做。不过她也做不了,家庭管束太严了。

    “童年的天真,青春的懵懂。年轻人的冲动,年的成熟……每一个时期,都是人必定要经历的自然规律。”冷斌说道:“我要给女儿一个多彩的人生,不会去干涉她那么多。大人干涉太多了,会让她盛开的花季,变成落泪的雨季。”

    “可是,一味的放任是不行的。年轻人经历的太少,不知道危险。尤其是女孩,更容易受到伤害。”

    “所以我的放任,是有前提的。”冷斌说道,“她交男朋友,甚至带到我面前都可以,但前提是那个男生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