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斗狗场
    “让父母拿钱,你这是在瞧不起谁呀?”欧阳照不屑的说道。

    “那就好,呵呵。”秃顶富豪笑笑说道,眼神一斜,露出一抹商人的精明。

    斗狗草地上,一开始两条斗犬都十分安静。毫无打斗之意,摇着尾巴悠闲的走来走去。不过在裁判喂了它们混有兴奋剂的食物之后,两条斗犬便开始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并发出了愤怒的呜呜叫声。

    随即裁判一声大叫,它们便疯狂撕咬起来。

    “东方天一的斗犬是德国牧羊犬,也就是俗称的狼狗。血统纯正,冠军后代,是他前年花一百万在京城买的。”欧阳照给萧飞介绍道,“而任老板的斗犬是杜高,体重过于肥胖,肯定不是德牧的对手。”

    斗狗场上,两条狗撕咬的十分猛烈。德牧一开始就猛扑上去,张嘴就咬了杜高一口。而杜高也不甘示弱,挣脱了之后反咬德牧。就这么一个回合,两条狗全都受了伤,伤口鲜血淋漓。分开之后它们毫不退缩,又继续扑了上去。

    一边撕咬,还一边发出汪汪大叫之声。被完全激发了斗志的斗犬撕咬起来,完全就是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萧飞记得曾经在动物世界里看过,两条雄性动物为争夺配偶会打的很凶,最后会导致一方受伤过重而死。而这两条斗犬,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很疯狂,完全是用生命在战斗。看它们打架,完全有一种,身临大自然的感觉。

    “咬它!”任胖子一边看,一边给自己的杜高加油。

    “咬它啊!”

    “咬它的脖子。”

    东方天一和欧阳照也跟着大叫起来,看起来非常紧张。这一场打斗的赌注是两千万,他们可不想输。

    “我现在可算知道,什么叫富二代的生活了。”看到他们紧张激烈的情况,胖子笑着道:“我在古装电视剧里经常看到,一群公子哥富家子弟围成一团斗蟋蟀,还不停的叫喊,就和他们的样子差不多。”

    “不过都蟋蟀显然没有斗狗有趣,斗蟋蟀不会流血斗狗却会。”大板牙说道:“从这点上看他们就不是真正的爱犬人士,只是把斗犬当作玩物而已。”

    “宠物就是拿来玩的,还爱什么爱?”胖子说道。

    “血腥的确能激发人的血性凶性,因为紧张,刺激。”看到东方天一他们大吼大叫,好像恨不得自己上场一样,萧飞就感叹的说道。

    其实斗狗场的紧张刺激,完全比不上地下拳坛打黑拳的。上次萧飞在京城大战十六国拳手的时候,亲眼见到那些观众的疯狂。那里的血腥更多,而且杀的还是人。观众被血腥激发了凶性,不惜把几千万扔到擂台上。

    亲自上擂台打过了,经历了血腥,斗狗场的这点血,在萧飞眼里就是小儿科了,甚至觉得不值一哂。而东方天一他们虽然是富二代,但还不能接触到地下拳坛,因此才对这种斗狗这种凶猛的小比赛感兴趣。

    “糟了!东方的德牧要输了。”就在这时候,欧阳照郁闷的说道,“我们两个失去了两千万赌注,估计不能再在这里玩了。”

    “怎么看出来德牧要输了?”萧飞奇怪的问道。赛场上两只斗狗都受了重伤,不是内行还真判断不出来最后谁输谁赢。

    “德牧犬只是前期凶猛,而杜高却是后期发力。别看现在它们打的旗鼓相当,到最后德牧就乏力了。”欧阳照颓然说道,“它们就像刺客和坦克,德牧是李白杜高是程咬金。刺客前期不能打垮坦克,让坦克肉起来就很难打了。”

    “那怎么办呢,我们还没玩够呢。”胖子和大板牙郁闷的说道。如果没有钱,那么在这种高级地方就没法玩了。而他们这一行人,还要全靠东方天一和欧阳照这两个金主。

    果然如他所料,战场上杜高越大越凶,而德牧则是气喘吁吁,连躲闪的力度都小了起来。

    “唉!”东方天一叹息。

    “东方小兄弟,你们的那两千万,我就不客气了,呵呵。”胖子土豪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

    “飞少,我们走吧。本来我还想多赢点钱,后面玩的开心点。可没想到这场比赛我会输,真是对不起了,我们不能在这里玩了。”东方天一几乎已经放弃了比赛,走到萧飞身边,满怀歉意的说道。

    “输吗?还不一定。”萧飞说道,“我们来这里玩是图开心的,哪能这么快就走了呢?而且你看那个胖子的奸笑,他明显给你下了一个套。他以前故意输给那些有势力的少爷行贿,却在我们这种小年轻身上找会成本。”

    “你知道我下套了又怎么样?只要你们的狗输了,就得按照规矩办事,把钱输给我。”秃顶土豪也听到了萧飞的话,冷笑着说道。

    “我早就说过,输,还不一定。”萧飞淡淡的说道。

    “不一定?你还真是可笑。”秃顶土豪冷漠的说道,“你看那只德牧,已经躺在地上了,而我的杜高还在用力咬。相信过不了一分钟,德牧就会被它咬死。”

    “是吗?”萧飞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完伸手向杜高犬轻轻一指,顿时,杜高就呆在了原地停止了动作,就好像痴呆了一样。德牧见状,奋力爬了起来,压在了杜高身上乱咬起来。而杜高却完全不做反抗。

    就连裁判见了,脸上都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这种情况他从来没见过,还以为狗主人以前给它喂错了什么药。

    怎么回事?秃顶土豪见状惊呆了,怒声喝道:“你在干什么,你使用了什么邪法?”

    “使用邪法?”萧飞笑了,“对付一条狗我需要使用邪法,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使用邪法了?”

    “你没有使用邪法,它怎么会这样?”秃顶土豪说道。转头对杜高焦急的大叫起来:“黑虎咬它!咬死它!要是你今天输了,我就把你卖给酒店。”

    “没用的,它不会再听你的话了。”萧飞说道。

    “不听我的话,难道它还会听你的?”秃顶土豪愤怒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