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人心之恶
    “飞少,你这么做固然解气,但也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陈梦琪突然说道。

    “哪里?”萧飞问道。

    “把他的灵魂抓到地狱去惩罚,只是彰显了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的道理。但是,阳间的那些人并不知道,所以不能起到警醒世人的作用。”陈梦琪说道,“警察抓罪犯为的是什么?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惩罚他们。而是为了让其他人知道了引以为戒,不再犯罪。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把他交给警方,公审公判。”

    “让凡间的人去审判他,又是要羁押又是要审判的,他还能活很久。”萧飞说道,“而且还有可能生出一些猫腻,不判他死刑。以前就经常有一些专家发明一些名词,比如说轮流发生关系,精神病犯罪等等。这些都有可能被利用,让他侥幸活下来。而我才懒得去管这些,先灭了他再说,免得夜长梦多。”

    “至于警醒世人,让警方去审判他的尸体好了。阳间审判他的尸体,我审判他的灵魂。”

    “他死都死了,也只能这样了。”陈梦琪想了想说道,“不过他是罪犯的事实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我们只要知道事情的经过,再去找素宁证实,就可以判定他是罪犯了。”萧飞说道。

    “要如何知道他犯罪的经过呢?”陈梦琪问道。

    “记忆水晶里面不是有吗?这是他灵魂身处的记忆,是绝对真实的。”萧飞说道,“我们回酒店慢慢看吧,之后你写一篇报告交上去。”

    说完,两人离开了廉租房区域,返回酒店。在酒店里,他们拿出了记忆水晶,然后就看清了事情的所有经过。

    ……

    这一天上午放学,天空下着大雨。素宁打着伞向家里走去,因为她家距离学校比较近,爷爷奶奶便没有接她。在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突然她看见了一个中年男人喝醉了酒,在屋檐下淋雨浑身已经湿透了。

    小姑娘刚开始有些害怕,本来想走的,但见他可怜,又于心不忍。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对中年男人说道:“叔叔,你为什么在淋雨呢,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中年男人也不说话,只是向一个方向指了指,意思是自己的家不远,就在那边。“那个地方我经常去玩,我就送你回家吧。”素宁说道。看到中年男人的住处自己熟悉,素宁便不怎么害怕,而且还以为他是邻居,便打算帮他。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便向雨中走去。在路过那个废弃汽修厂的时候,男人突然起了歹念,把素宁带了进去。然后粗暴的剥光了她的衣服,开始猥亵,最后残忍的伤害了她。事情完了之后,他突然感觉害怕起来。

    害怕警方从女孩体内的液体中,追查到自己。于是,便用高压水枪,冲了素宁的下面。水枪的威力太大了,导致女孩那里受到了可怕的伤害。

    最后爷爷奶奶因为素宁长久没有回来,便出门去寻找。结果就在案发地点,找到了人事不醒的素宁。

    之后罪犯因为害怕被抓,便逃走了。

    “飞少你做的对!就要让他在地狱里永生永世的受苦,永远不得翻身,这种人没有一丝理由得到谅解。”看了整个过程之后,陈梦琪义愤填膺的说道。

    “他就是一个恶棍!”萧飞说道,“人心之恶,有些时候,往往比魔鬼还要可怕。以前我曾经听到一些案例,说有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为玩游戏杀害自己的母亲。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亲手砍死自己的弟弟。”

    “这些人的内心就是阴暗的,没有阳光。”萧飞说道,“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这世界上恶人很多。人心之恶,人心之魔。”

    “所以说做人,要阳光一点,善良一点,看什么事情乐观一点。别整天生活在阴暗的角落,让仇恨,怨毒,凶残的念头,像毒蛇啃噬自己的心,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飞少你说的太对了。”陈梦琪说道,“人活着,本来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有些人,却偏偏活的很痛苦。那都是因为,他们的心太阴暗了。”

    “至于那些伤害自己亲人的人,那就更不能理解了。”萧飞说道,“伤害自己的敌人,那是有胆量,有血性的表现。而伤害爱自己的亲人,那就是孽畜。为人子女,对长辈要有敬畏之心。对亲人,要有爱护之心。虽然长辈亲人有时候会惹到你,但在亲人面前忍让又算得了什么?有本事去对外强硬,对内友善呀。”

    “算了,我们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陈梦琪说道,“人心之善,人心之恶,本来就是难以定论的事情。”

    “所以说对待恶人,要像冬天一样寒冷。对待好人,要像春天般温暖。”萧飞说道,“我记得这句话,是鲁迅曾经说过的。他虽然只是家,但也很懂做人的道理。”

    “嗯,嗯,嗯。”陈梦琪说道,“再说那个素宁,她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简直就像天使一样。一开始她明明有些警惕的,想必学校里也教过。但因为心中善良,不忍心看到罪犯淋雨,还是选择了送他回家。”

    “这是她的善念,战胜了她的警惕。”萧飞说道,“至于罪犯选择了伤害她,那是恶念,泯灭了他的良心。”

    “两相对比之下,差距太大了。”陈梦琪说道。

    “好了,谈到这里就不谈了,你现在可以写报告了。”萧飞说道,“你要在报告里,特别注明素宁一开始的警惕。告诫那些善良的人,善良固然重要,但保护自己的安全更重要。做善事,首先要建立在自己安全的基础上。”

    “飞少说的不错。如果在路上碰到老人摔倒了,要先确保他不讹自己,或者先拍好视频才能去扶。”陈梦琪说道,“另外我还要告诫那些十几岁女孩子,千万别单独跟陌生人走,即使是认识的男生也不行。”

    “唉,说好的到凡间就回学校的。因为这件案子,又耽搁了我几天。”最后萧飞说道,“明天我一定去上学,不再耽误课程了。”

    “我也是。”陈梦琪掩上卷宗,说道,“两个月没上课了,估计我的课程也落下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