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牛头马面
    “那具体该怎么办呢?”陈梦琪问道。

    “让一些厉鬼去找他。”萧飞说道,“魔由心生,一旦他心生恐惧就会产生心魔。而厉鬼对心魔最敏感了,一下就能找到他。所以说害怕是人最负面的情绪,无论是阳间的事情还是阴事,害怕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可是那么多厉鬼哪里去找呢,我记得你曾经说过,现在凡间鬼魂很少。”陈梦琪说道。

    “这个就简单了。”萧飞说道。忽然神情凝重起来,右脚猛的一踏地面,一声大喝:“牛头马面,给我出来!”

    “你能召唤土地神,还能召唤牛头马面!?”陈梦琪惊讶。

    “这算什么,十殿阎罗都是我老友。”萧飞说道。

    话说就在此时,牛头马面正在地府的黄泉酒店里喝酒。正喝的醉醺醺的时候,忽然感觉上空有一股强大的金色仙力传来,仙力里面蕴含着一股意志,让他们上去。

    “这股乾罡仙气,除了齐天大圣之外,就只有他徒弟萧飞才会使用了。”马面说道,“齐天大圣现在在西天,所以召唤我们的肯定就是那个萧飞。”

    “他一个阳间的人找我们上去干什么?真是麻烦!”牛头抱怨道,“阳间和阴间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根本毫不相容。找我们上去,也不怕违反三界规则。”

    “而且现在还是白天,我们上去,还必须使用法力建立一个阴气结界,避免被阳间的阳气伤害,实在是太麻烦了。”马面也说道。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上去吧,这家伙惹不起。”牛头说道,“十殿阎罗王大人都得给他面子,更何况我们这种低级地仙?再麻烦也得去。要是他生气了追下来打我们,阎罗王大人都不能保护我们。”

    说完,两道气息一闪,化作两道流光,牛头马面向萧飞所在的地方赶去。虽然他们的飞行速度很快,但也足足耗费了一个小时,才赶到目的地。

    废弃的汽修仓库内。

    两股漆黑的烟雾忽然在地面咕嘟咕嘟的冒出,然后两个人就出现在萧飞和陈梦琪的面前。两人都是身材魁梧,身高接近两米。一个长着一张马脸就像李咏一样,一个长着一对牛眼睛,和脸型十分不对称。

    两人都是普通人模样,没有显露魔体。而且还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带着黑色墨镜,就好像是黑和谐道大哥。虽然模样不可怕,但给人一种无比阴沉的感觉,让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在他们的身边就感到刺骨的寒冷。

    他们刚一出现,浓重的阴气,就把整个仓库包围在当中。造成了一个幽冥结界,隔绝了阳间的阳气。他们这一手展现了强大的地府法力,要是黑白无常,还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萧飞才会选择叫他们。

    另外这个结界,也起到了不允许普通凡人等进入的作用。他们的地府法力太强了,凡人吸入他们的一丝气息,都会魂飞魄散。

    “他们是……”陈梦琪惊异的说道。牛头马面并没有显露魔体,她根本认不出来。不过虽然认不出来,但还是感受到了他们并非普通人。牛头马面也算是地位极高的地仙了,比城隍和黑白无常都高了几个等级。

    “他们是牛头马面两尊大仙。”萧飞说道。因为要找他们帮忙做事,因此萧飞恭维的叫他们大仙。其实他们的法力,和萧飞还有很大差距。听到萧飞这么说,牛头马面脸上露出了喜色,打算尽力帮他。

    萧飞是什么人?齐天大圣的徒弟。能得到他叫一声大仙,都是很大的荣誉了。

    “你们是牛头马面大仙?”陈梦琪无比震惊的说道,随后看了看他们的衣服,道:“以你们的脸型和身材穿这样的装束?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们这么穿衣服没品味的人了。”

    “居然敢说我们穿衣服没品味!?”牛头听了气愤起来,“我们可是强大的地仙!阎罗王过了就是我们了!”其实他们穿着西服出现,也是跟上了时代发展,和现代化接轨。现代人的鬼魂,很多都是这种装束。他们看了觉得西服穿着拉风,就跟着学。不过也是只学到了皮毛,完全没有上流社会人的感觉。

    “嘿嘿嘿!小姑娘,你见了我们就不害怕吗?”马面阴阴一笑,开始吓她,“我们只要动一动指头,就可以把你抓到地府去。”

    “我才不怕呢。”陈梦琪吐了吐舌头,向他们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她以前历练过多次,见多了魔头,再见就不觉得怎么害怕了,反而觉得他们的打扮很搞笑。而且她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也不怕他们的魔气。

    “算了,算了,我们是地仙,不和一个小丫头计较。”牛头见吓不倒她,说道。

    “对了,飞少,你找我们来有何吩咐。”马面说道,开始和萧飞谈正事。虽然他们可以用结界隔绝阳气,但毕竟要耗费法力。

    “我最近破案,要找一个穷凶恶极的罪犯。想从你们那里借一点厉鬼,让它们帮我找。”萧飞说道。

    “找一个凡人罪犯?”牛头哑然,“飞少,你已经是金仙修为,凡间的事情都可以当成是过往云烟了。你居然为了找一个凡人,就惊扰我们?我们都是高级地仙,我们只抓魔头,就连抓一些那些厉鬼,都用不着我们出手。”

    总之,他们觉得,萧飞找他们有点小题大做了。

    “而且凡间的事情皆有定数,万事有因果。”马面也跟着说道,“罪犯虽然穷凶恶极,但说不定是在报前世的仇呢?那个受害人,说不定前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呢?”

    “你们给我住口!”听了马面居然诋毁素宁,说她受害是什么因果,萧飞就勃然大怒,“别拿你们忽悠凡人的那一套,来忽悠本少爷了。什么是因果,难道你们懂的比本少爷多?这次根本不是什么因果,而是罪犯突然起了恶念,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素宁也是因为一时不察,才遭受到了坏人的残害,并不是前世做了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