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案子
    “我和同学到一个地方……去旅游了。”陈梦琪根本不敢看父亲的眼神,小声说道。

    “去旅游,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陈一索问道。和同学去旅游一两个月了无音讯,他立刻意识到她有可能是跟男朋友去的,这么长的单独相处时间,恐怕什么事情都发生了。想到这里一开始他有些恼怒,不过忽然觉得,与女儿的安全相比,这个问题似乎不重要了,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天有多担心你?”

    说这话的时候,眼圈不由得有些红了。

    “爸……”看到父亲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有流泪的冲动,陈梦琪激动起来,心中充满了愧疚,一下抱住了父亲,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到女儿哭泣,陈一索拍了拍她的肩膀,反而安慰起她来,仿佛做错的并不是她,道:“不过以后,无论你去哪里都要先通知父母一声,超过了时间也要打电话,向家里报个平安。”

    “知道了。”陈梦琪说道。其实在中途她也不是不想打电话,只不过电话不通而已。

    “你先去擦把脸,你看你把脸都哭花了,就不好看了。”陈一索推开了女儿,说道。

    “嗯。”陈梦琪点了点头,破涕为笑。然后走进了洗手间,关上了房门。关上了房门后,她思考了很多问题。

    刚才她深切体会到了父亲对自己如山的爱,又联想到了修仙。现在她已经踏上修仙路,多年后她还很年轻还是现在的样子,而父亲就会变得很老了,甚至会故去。与修仙者相比,普通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太短暂了。

    “不过与修仙界的冷酷,残忍的法则相比,父亲虽然是个凡人,但他对自己的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厚重。飞少早就说过,甚至一些大罗金仙,都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爱。到底是爱重要呢,还是追求长生不老重要?”

    凡人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很多爱,却是让人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想到这里,她甚至有些后悔开始修仙了。觉得自己,还不如以平等的生命,相伴父亲到老。因为一旦成为修仙者,生命就已经不平等了。

    她心中的这种奇怪的想法,矛盾的心理,是很多修仙初学者的通病。也就是修仙界里常说的所谓的心魔,业障。所以那些和尚修行者,经常说要看破红尘了却尘缘,六根清净,就是为将来修仙做准备。

    这种看不破人间情的情况,就连萧飞目前都做不到。不过他也用不着去绝情,因为他已经是大罗金仙修为,不需要太上忘情了。

    “不过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看来我以后得想办法,把父亲母亲带到天界去。我自己没这个能力,就只能央求飞少了。好歹,他们也算是他的泰山丈母娘是不?”陈梦琪心中想道。在想道泰山丈母娘几个字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涌出了一种甜蜜。

    想明白了之后,她匆匆的擦了一把脸,然后走出了房间。

    “老爸。”父亲陈一索还呆在客厅里,不过却在摆弄他工作用的那台神舟笔记本电脑。

    “琪琪,你知道我这些天为什么那么担心你。甚至感觉很害怕,连晚上睡觉都经常做噩梦吗?”陈一索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爱我?”陈梦琪说道。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陈一索说道,指了指电脑屏幕,“你来看这个案子。”

    又有新案子了,而且还是大案?能够惊动老爸这个公安局长的,绝对是大案要案而且还很难破的那种。陈梦琪听了,不由得惊喜起来:我刚刚达到元婴期,法力提升,就有大案子来让我破?我正好大显身手。

    走到了桌子面前,低头看电脑屏幕。只见屏幕上是受害人的照片,受害人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鼻子塞插着吸氧管。从她空洞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曾经经历了无比可怕的事情。

    她好像生活在巨大的阴影当中,甚至连亲人都不愿意见。一个无形的恶魔的影子困扰着她,让她晚上连睡觉都害怕。

    “这个小女孩名叫素宁,是花都市附近越秀县城的康桥小学的学生。今年八岁,正在读小学二年级。”陈一索说道,“上个月十三号上午放学的时候,天下着大雨,她一个人走路回家。却不知为何,被罪犯带到了一个废弃的汽修仓库里。”

    “最后,她被罪犯给强暴了。罪犯为了掩盖罪行,防止警察提取液体里的,最后残忍的用高压水枪冲洗她的下面。导致了她的肠子穿孔,里面的组织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目前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恐怕她一辈子都不能正常排便了。”

    “居然敢对一个小女孩下如此毒手,这人简直是个恶魔!”陈梦琪听了,义愤填膺的说道。她在黄泉国也见到过真正的魔鬼,但魔鬼最多也只是吃人,绝对不会对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下这种毒手的。

    这人心险恶,有时候,人做的事情,比魔鬼还要可怕。

    “这件案子被受害者的亲戚发到了网上,引起了网络的巨大反响。人人都要求要严惩凶手,责任就到了警方身上。”陈一索说道,“不过因为当地流动人口很多,无法找出怀疑对象。当时又是大雨天,路上行人很少没有目击证人。路边也没有监控,罪犯又毁灭了证据,警方便找不到任何线索。”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天,我们没有任何头绪。上面让我们限期破案,我们花都市警方感觉压力很大。”陈一索说道,“后来我去探望了受害者的家属,他们的那种绝望,让我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看到素宁的样子,再想到你失踪那么久。你想想,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我作为维护市民安全的公安局长,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徇私,出动警力去找你,一切都要以前面的案子为重。”

    “爸,对不起,让您担心了。”陈梦琪愧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