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2章美丽的神
    樱花流仙裙衣袂飘飘,长袖善舞。

    精致绝伦的脸庞,微翘的鼻子,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肌肤娇柔的犹如要滴出水来,雪白中透着健康的桃红。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自然和谐。仿佛这就是最美的组合,找不到任何其它的来代替。

    与上古女仙须比神相比,她又多了那种现代化的卡哇伊的美感。动漫中的美少女,只存在于艺术家想象中的美,呈现在她身上。这种美不但没有让人觉得突兀不搭配,反而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就连萧飞见了都怦然心动: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漂亮?是了,是我一直都没有仔细的看她,同时,她在化神之后,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觉得,她似乎不是以前的她了。

    光子的头上带着精美的花饰,晶莹的耳坠,和仙裙上的花纹完美的映衬。让人觉得她贵气不可轻侮,但却又不显得奢华,高调。额头的正中间点缀这一个桃心神纹,彰显出了她是神界之仙超凡脱俗。

    整体看起来,她的装饰并不是人间女帝那种雍容华贵。虽然她已经是主神,但人间的帝王不能和仙界的主神相提并论。雍容华贵显得有些俗气,而神界的女主神,就是要美冠众神,同时仪态万方。

    天鹅一般修长的脖子,下面露出雪白的肌肤。两只颤巍巍的大白兔,呈现出完美的弧线,中间一道深深的沟壑。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遮掩在流仙裙之下,翘挺的臀,身材也是好的让人心颤。

    超凡脱俗的容貌,让人惊心动魄。而她那不沾染人间俗气的美,仙裙下面的性感,也让是人惊心动魄。

    容貌之美,能够让人赏心悦目,让人感受到天地造化的钟灵毓秀。而性感之美,是让人想要犯罪。

    因为她是一个神界的主神。

    神界掌管人间,主神就要代表着世间万事万物,最美好的一面。而性,也是万事万物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她,足以颠倒众生。神界之主嘛,颠倒众生似乎也是必须的。

    美和性感是一种没有峭壁的高峰,是那么的遥远,却又扎根在人间。她不压迫人们,但却让人们仰望。让人千方百计,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靠拢她,亲近她。她不刺戳我们,但却仍然让我们心灵受伤。

    她是如此接近人们,却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如此垂顾人们让人们感觉心动,却又如此弃绝人们让人们不可靠近。

    “我等恭迎主神!”看到神乐光子款款走出来,神殿上的众神,纷纷向她行礼。

    “各位仙家平身。”光子轻轻的挥了挥手,朱唇轻启,说道。虽然当上了主神,但是她的表情非常平静,没有半点的喜悦,清澈的眼神中有一种落寞。

    没想到几日不见,她已经有主神的风范了。看到这里,萧飞心中想道。

    也正是这种神情才符合她的主神身份,风轻云淡,喜怒不形于色。当然谁也不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她是不习惯这里,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她的。与之相比她更加的习惯,呆在主人萧飞的身边。

    当习惯了萧飞的奴隶,她的心里就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依赖。说完,她莲步轻移,正襟危坐的坐在了樱花宝座上面。

    “启禀天之御中主神,为庆贺主神继任,风神特地献上至宝定风珠一颗。”坐定之后,风神走出了仙班,走上前来手捧一颗宝珠,说道。参拜完了之后,就是众神献宝的环节,给主神供奉自己的宝物。

    光子的主神,是有正式封号的,封号就是天之御中主神。就像玉帝也有封号一样,华夏玉帝的封号全部名称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收下了。”神乐明弥笑呵呵的说道,说完走上前去,帮光子接下了定风丹。而光子则是没有任何表情,她虽然是主神,但连一个亲信侍女都没有,一切都是神乐明弥这个太上老祖,一手帮她操办。

    “水神献上避水珠一颗,恭贺主神!”风神献宝完了,水神又走出了仙班。同样,他的宝物也被神乐明弥给接下了。

    接下来,一干神灵全部都供奉了自己的宝物,有灵丹,有法宝……全部都是好东西。到了最后就连须比神,和九尾妖狐都贡献了宝物。

    献宝环节过了之后,就是大宴众神,然后是仙女们献上舞蹈,仙乐。不过这时候,萧飞早就不在大殿里了,而是悄悄的飞到了光子的寝宫之中,等候仪式的结束。

    至于在席间偷吃东西,偷喝仙酒之类的事情他并没有干。以他现在的修为,吃这些东西对他帮助不大。

    在光子的寝宫里等待了许久,萧飞百无聊赖,变成的蜜蜂停在一盏宫灯上面打瞌睡。

    就在这时候,“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身仙裙的主神光子,走了进来,“你们不用伺候了。”对两名侍女说道。

    “是。”两名侍女恭恭敬敬的答道。说完转身离去,并关上了房门。

    神乐光子一个人在偌大的寝宫里,看着周围华丽的装饰,美丽的双眼中还是那么的落寞。虽然这里的装饰,都是古代日国风格的,但是她一点儿也没有亲切的感觉。同时刚才外面的热闹,更加加深了她心中的寂寞。

    倾国倾城,美貌无双的她,用手支着下巴,对着一面铜镜顾影自怜:“主人,你在哪里,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她以前是凡间女孩,对神界当然是非常陌生,各种的不适应。同时没有萧飞在身边,她感觉到自己好像没有根一样。一般人去国外虽然不适应,但有赚钱作为目标。而她,却是没有目标。更何况国外居住的还是人,环境和其它地方一样,而这里却是神界。

    她,比一个独子漂泊在国外孤独的游子,还要难过。

    “你在想我吗?”就在这时候,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