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萧飞驾临
    “蝼蚁,接受本判官的裁决吧!”看到石头掏出武器准备迎战,天草判官震怒,发出了一声雷霆之音。

    说完,伸手向石头一指。二十丈长的身躯矗立在空中,擎天的手臂向下一指,就好像是某个位面的主宰在指点江山。当然他的确是一尊主宰,掌管黄泉城的轮回道,主宰着黄泉国数百万数千万灵魂的归宿。

    追魂令!

    顿时,漆黑的魔气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追魂令牌,雷霆般的向石头碾压下来。令牌上镌刻着一个日国死字,浓郁的死气在上面萦绕。令牌拥有摧枯拉朽的力量,仿佛连一座大山都能碾成碎片。巨大的攻击范围,瞬间将石头和蓝雨蝶他们全部笼罩在当中。

    以蓝雨蝶和陈梦琪的修为,根本不在判官的眼里。就像人们在走路的时候,不知不觉踩死一只蚂蚁,会对蚂蚁不屑一顾。

    强者一出手,就是碾压弱者的姿态。

    石头神情一凝,只得手提佛肚竹,一棒迎了上去。同时还要用出一部分仙力,形成仙力护盾保护身边的陈梦琪和蓝雨蝶。

    她们两个太弱了,即使是元婴期的修为,依旧受不了追魂令牌上的死气。元婴期,已经是快要化神的修仙者,算是很强了,但天草判官更强,他是魔罗地仙级别。一个修行者的实力强不强,要看和谁相比。

    轰!

    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追魂令牌,被石头打得偏离了方向,消失在虚无中,石头和蓝雨蝶陈梦琪暂时保住了性命。“哇!”石头毛茸茸的嘴里,喷出了一口精血,刚才那一棒他用尽了所有修为,这才勉强挡住。

    而陈梦琪和蓝雨蝶则是面无人色,刚才追魂令牌碾压下来的时候,让她们感觉到耳朵里嗡嗡作响,脑袋一片空白。连令牌的样子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说躲避和反抗了。修为太弱的人面对超级强者,有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居然能挡住我一击追魂令牌!?”天草判官神情一凝,说道。在他的认识当中,他的一记追魂令牌,只有徐福那种级别的天仙才能挡住。能够一举击杀守鹤,而区区一只食铁兽居然能够挡住了,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而实际上,石头完全炼化了守鹤内丹之后实力大增,已经和巅峰时期的徐福差不多了。加上还炼化了一些彭候内丹,让他完全能够挡住这一招。不过因为分出神力保护陈梦琪和蓝雨蝶,这才让他受伤了。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虽然受了重伤,但石头依旧很硬气。

    “挡住了我的最弱的追魂令又怎么样,如果你能挡住我的下一个仙法摩罗令,我今天就放了你们!”天草判官冷笑一声,语气中有必杀它的强烈自信。眼中露出了浓重的杀意,准备将石头他们一具击杀。

    石头闭上了双眼,不再准备反抗了。反抗需要法力,刚才他已经用了全力。而且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大熊猫,对不起!”看到石头受伤的模样,陈梦琪愧疚的说道。“呜呜呜……”而蓝雨蝶则是伤心的哭了出来。

    “责任不在你们。你们都是刚刚修仙,见识不高可以理解。而我明知道对方惹不起,却没有用强硬手段带你们走,是我的错。”石头说道。

    呜呜呜……听到石头的话,两人更加伤心了。

    ……

    “他的摩罗令,真的很强吗?”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两道人影,像两颗流行一样,从远处的天空疾驰而来。

    “嗯!”天草判官神情一凝,巨大的手掌收了回去。因为他已经很清晰的感受到,远处有一股强大的天仙气息,和一股不弱的地仙魔气。这两人都是强者!面对这两股强大力量,天草判官不得不凝神以待。

    接着,这两个人就停在天草判官前方的天空中,凌空而立。一个是大约十七八岁的阳光少年,另外一个则是一名,双手环抱的白发老头。

    “主人!”看到救星来了,石头哽咽的说道。他虽然刚才很硬气,但也是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不得不然而已。作为几千年的修行者,谁愿意自己的数千年修为毁于一旦?

    “飞少!”陈梦琪和蓝雨蝶惊喜不已,“早就知道,飞少会来就我们的。”她们就像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一直有家长保护着。

    其实萧飞和徐福早就来了,在远处旁观。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就是想看看石头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而已。天草判官这一尊庞然大物驾临黄泉城,想要不被别人发现都难。

    “他的摩罗令真的很强,甚至比血城城主的狂杀流还要强。”听到萧飞的询问,徐福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而且据我估计他以前还隐藏了实力,为的就是将来夺取黄泉主宰的位置,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心机之徒。”

    “隐藏了,就有用吗?”萧飞淡淡的说道。

    “徐福,原来是你!”双眼俯瞰下面的两个人影,天草判官很快就认出了徐福。天草判官是黄泉国赫赫有名的地仙,而徐福是高天原的一国国主。都是高层修仙者,即使以前没有来往,也是互相认识的。

    判官神情一凝,厉声说道:“食铁兽是你座下的神兽,是你指示他来到黄泉国杀了我的孩儿的吗,你好大的胆子!”

    “我的胆子一点也不大。判官大人,以你的智慧,应该判断得出来,我并不是主使者。”徐福淡淡的说道。徐福巅峰时期的实力都不如他,肯定是不会跨界来惹他的,更何况是杀他的儿子?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我虽然不是主使者,但我却知道主使者是谁。”徐福继续说道。

    “是谁!?”天草判官厉声喝道。

    “是他。”徐福指着萧飞说道,“以你的修为应该判断得出来,他的实力比我强很多。而且你就不觉得奇怪吗,我以前是天仙修为,现在却转了地仙。这一切,都是拜这位上仙所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