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公主索命
    即使萧飞不帮他提升法力,虽然很难但他也能做得到。他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想萧飞帮他提升法力修为而已。

    没过多久,两人已经回到了酒店。

    “奇怪,这几个家伙到哪里去了?”一进去,就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石头和陈梦琪蓝雨蝶都不见了。

    “我让石头看着她们两个,他们都不见了!?”萧飞郁闷:“本来以为它办事沉稳很靠谱,没想到还是不行。”

    “毕竟是野兽修仙,你还能把他当得力干将来使唤?”徐福笑笑说道:“而且你那两个徒弟也是鬼精灵,石头被骗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我们出去找他们吧,希望没给我惹事。”萧飞说道,“我最讨厌那种,亲人朋友被别人利用来威胁我了。”

    “你的道心还不行。作为一名修仙者,亲人朋友就是浮云,基本上没人会受这种威胁。”徐福说道。

    “我不是你,我才修炼了十几年,对感情看得很重。”萧飞说道,“不像你这种修炼了几千年的老妖孽,几乎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说起孤家寡人,凡间的皇帝号称孤家寡人,修仙者更是如此。皇帝称孤道寡几十年,而修仙者则是孤独几千年。皇帝和那些貌合神离的臣子后妃为伴,修仙者却是和童儿神兽坐骑,一起相伴几千年。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修仙并不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取得了实力之后的孤独,就是修仙的坏处。至于说神仙眷侣,互相恩爱几千年,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面对同一个人几千年?是人都会感觉厌倦。

    徐福听了不再说话,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走出了酒店,寻找蓝雨蝶他们去了。

    ……

    日国东京。

    皇居里面,劳累了一天的明道天皇回到房间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转头对正在看东京新闻的皇妃说道。

    最近国内频频出现厉鬼的事件,让他焦头烂额,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从一些厉害的法师那里得知这些厉鬼都是神社里的忠魂,社会的舆论一片哗然,让他非常不好处理。而神社被毁,都是因为萧飞。

    还有上次,萧飞还闯入皇居,逼迫他对着华夏龙旗下跪,视频有没有传出去,也让他一直悬心不下。

    他觉得萧飞,就是他命中的一个大劫。

    明道作为天皇,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却是民族的象征。因此他只关心政事,对秋筱公主的死几乎没有去想,更没有去悲伤。俗话说皇家无情,就是如此。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阴风吹来,明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抬头望向窗棂,却发现窗子都是紧闭的,不由得眉头紧皱。接着,房间里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不可能啊,堂堂皇居,怎么会出现电路问题?”他心中想道。

    咯吱,咯吱。

    桌子上的台灯,下面的真皮椅子要摇晃起来,房间里的阴风更甚。一种恐怖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怎么回事,莫非有厉鬼作祟?”明道想起了最近国内发生的事情,“难道是那些忠魂,找到我了?不能啊,皇居有法器护佑,再厉害的鬼魂也进不来的。”

    不过眼前的现实,又让他不得不相信,的确是闹鬼了。“你是哪位为国尽忠的忠魂?我是大和民族第一百二十八代天皇,你居然敢擅闯皇居冒犯于我?念在你曾经为帝国尽忠的份上,速速离去吧。”

    明道喝道,还以为来的是东条英机的灵魂,或者是板垣征四郎的灵魂。

    然而房间里的恐怖景象依旧在持续着,没有任何改变。突然,他面前的曲面东芝大彩电一阵晃动,电视自动开启,里面出现了一幕黑白画面。那画面,正是当初再日国皇居下面,秋筱真子切腹自尽的场景。

    画面是黑白的,有些模糊不清,无数的雪花斑点在里面,几乎有些难以分辨。接着,电视黑了下来。一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电视里面钻了出来。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她的脸,伸出双手上面长着血红的指甲。

    腹部一道长长的横切刀口,肠子都从里面流了出来。

    “你是……真子?”明道天皇长大了双眼,无比恐惧的说道。虽然他是天皇,见多识广,也知道鬼魂的存在。但作为凡人,那种恐惧之心还是控制不住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说话几乎不类人的声音。

    “父皇,亏你还记得我?”秋筱公主的嘴里,发出悠悠的声音。她说的很有调理,并没有胡言乱语,这都与她的魂力有关。

    越是厉害的鬼魂,就越有灵智,说话越调理清晰。一般冤死的厉鬼,就只会说我死的好惨,或者是还我命来之类的话语。这种厉鬼,思想里就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怨恨。而秋筱公主的语气里不但有怨气,还有一种失望。

    “真子,你是我的女儿,我不愿意你受到伤害。你回去吧,皇居里面的阳气太重了,你受不了的。好好投胎去吧,你是为帝国的荣誉而死的,我会把你的牌位供奉再祠堂里。要是你再不走,有可能魂飞魄散。”明道说道。

    “你还在关心我?”秋筱公主说道,“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当初就不会逼我自尽了,而且还是以最痛苦的方式。至于我会受到伤害,这倒用不着你假慈悲。我已经和恶魔做了交易,拥有了强大的法力。如果这里的阳气真的伤的了我,我就进不来了。”

    伤不了她?明道听了心中颤抖起来。本来他心中还存有一线希望的,但现在希望破灭了。至于说他刚才关心秋筱公主,肯定是假的。人已经死了,那就是人鬼殊途,感情就变得极其淡漠了。他这样说,只是想活命而已。

    “真子,我是真的爱你啊。”明道不得不继续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说道:“想当初,在你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封你为亲王。这是天皇家族中,从来没有的事情。还有那次你参加全国春季花样滑冰大赛,我亲自还去为你加油了。就是那次你获得了冠军,你还记得吗……还有在你去英国留学的时候,还是我送你上的飞机……”

    明道不听的诉说以前和她的点点滴滴,试图用亲情去挽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