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祈求
    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

    背后是巍峨的大山,山下散落着几家农户。如今改革开放迅速乡村几乎没人了,让这里显得非常幽静。不过就在这天下午,一个天仙般的美少女却走进了山村。

    少女正是东方明月,离开花都市之后,就回到乡下找她妈妈去了。一路上,偶尔有一两个在田间劳作的村民见到她,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并且非常的诧异,小声议论着她是哪家的亲戚。

    “明月,你怎么回到乡下来了?”正在村口打麻将的东方明月的母亲廖晓梅闻讯之后回来,就看到了东方明月,大咧咧的问道。

    很久不见女儿现在突然看见,她还是很开心的。不过还是奇怪的问道:“你不是应该在学校读书的吗,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告诉妈,是不是那个狐狸精又欺负你了?”

    “哇……”看到母亲那发自内心关切的眼神,东方明月一下就大哭起来。

    “乖女儿,别哭,别哭,有什么事情告诉妈妈。大不了你不在他家住了,回来和妈妈一起住,我也可以供你上学。”廖晓梅搂着东方明月说道。

    和东方鸿元离婚之后,她得到了一大笔钱,富贵的生活不成问题。因此廖晓梅回到农村之后也没有种地,整天就是打麻将打发时间。

    东方明月哭着把事情给母亲说了一遍,廖晓梅越听脸色越难看。

    “女儿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这样呢?”廖晓梅埋怨道:“未婚先孕对女孩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且你现在还在读高中。天啦,真是造孽啊!”

    “妈,我是心甘情愿的,即使现在我也不后悔。”东方明月说道。

    “唉!看来我的女儿随我。”廖晓梅叹息一声说道:“只要认定了爱一个人,就会义无反顾的付出。就像当初,我遇到你父亲一样。”

    “只不过,你的遭遇我还要惨。我是生了你之后东方鸿元才抛弃我的,而你现在就被别人给抛弃了。你爱的那个混账男生,真是不负责啊!”

    “他没有不负责。”东方明月说道:“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在到处找我,是我躲着他而已。”

    “你不愿见他,一定是他没有给你安全感了。不能给人安全感的男生,不值得你托付终身。”廖晓梅说道:“你现在不见他是对的,即使见了他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你们都还是个孩子,什么都做不了。”

    东方明月不说话了,她的确觉得萧飞没有安全感。因为萧飞太色了,和几个女生都关系好。

    “对了,明月,你打算怎么处理你肚子里的东西?”廖晓梅问道。

    “我打算打掉他。”东方明月说道。

    “你做的对。”廖晓梅说道:“我在知道附近镇上有一个乡下郎中,吃了他开的药,一下就打掉了。我听说附近就有个姑娘,在他那里买过药。而且你现在怀了不到两个月,打下来很容易,也不会太痛。”

    “恩。”东方明月点了点头。

    “你就在家等我,我马上去抓药。”廖晓梅说道。她出生在农村,面子思想严重。被东方鸿元抛弃之后,就让她在村民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如果这件事情再被别人知道了,恐怕她就没脸见人了。因此她不打算把东方明月送去医院,医院里有认识她的人。如果去了,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

    同时她也在想,自己悄悄打下来,对女儿的名声也好,毕竟她以后还要读书。

    来到附近的小镇上,廖晓梅看药房没人了,这才偷偷摸莫的走了进去。闪闪烁烁的说明来意之后,郎中便给她抓了一副打胎药。然后廖晓梅又抓了一副给女儿补身子的药,这才羞惭的离开了药铺。

    等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廖晓梅便开始打开炉灶,为她煎药。

    乡村的人烟稀少,村落就只有几户人家家里亮着灯。而且每家每户,还相隔甚远。东方明月在这里打孩子,似乎十分的隐蔽。

    没多久,在昏黄的灯光下,廖晓梅把一碗热气腾腾散发着浓烈药气的中药,端到了女儿面前。

    “唉!明月啊,谁叫你当初要作孽呢?”廖晓梅叹息着说道:“喝吧,喝吧。喝了之后可能有些痛,但你要忍住,一个晚上之后,什么都会过去的。”

    东方明月绝美的脸庞挂着眼泪,接过了药碗。泪水,滴落在碗里。

    想了一会儿之后,她把心一横,把药碗送到了嘴边。

    “妈妈,别杀我!”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东方明月的脑海里响起。她听的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切。

    怎么回事?我出现了幻觉!?东方明月拿着药碗的手停在了嘴边。不过转念一想,觉得刚才可能是幻觉,于是再次把药碗放到了嘴边。

    “妈妈,别杀我,求求你了!”

    “求求你了!”

    这声音再次在她脑海里回响,不断的祈求着。“啊!”东方明月瞪大了双眼,要打掉孩子本来就让她很无助,现在又听到这个声音,她简直是要疯了。

    “明月,你怎么不喝了,难道你又后悔了?”廖晓梅惊异的说道:“明月啊,这个孩子你必须打掉。你现在还小,根本不能生。”

    “我……刚才……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叫我妈妈,还让我不要杀他。”东方明月颤抖着说道。

    “女儿,你可别胡说啊!”廖晓梅听了也有些害怕,乡村本来人少,还非常迷信,经常有神鬼的传闻。她以前一个人住家里,本来就有些害怕。

    现在听到东方明月这么一说,廖晓梅似乎觉得,在房间的黑暗处,充满了阴森森的妖氛鬼气。

    “哈利路亚,有怪莫怪!”廖晓梅急忙说道。她回到农村之后,也开始信教,不过信的却是天主教。说过之后,似乎心理安定了一些。

    定了定神,廖晓梅继续劝说道:“女儿啊,我看你是精神恍惚,这才出现了幻觉。不要在意这些,喝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