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心血来潮
    “你说我以后嫁给他,不辱没了我,实际上你是看中了他的前途和背景。”东方明月听了冷声说道:“为了东方家族的利益,你居然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她对父亲彻底的失望了,自己今年还不到十八岁,还在读高中。这么年轻就生孩子,对身体也有影响。而他,居然一点儿也不为自己考虑?如果是其他人的父亲,恐怕第一时间是考虑如何让女儿不受到伤害吧。

    “我这是为你好!”东方鸿元说道:“那个萧飞,就是个花花公子。你以为他把你玩厌了,以后还会要你?省省吧,你现在还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人心的险恶。”

    东方明月的脸色变了,萧飞的好色她也是知道的,和她们天团的几个女生都关系密切。她现在的心情本来就很复杂,容易想歪。

    现在听到父亲这么说,更让她心中一凉。觉得家庭和爱人甚至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眼泪,不由自主的从她脸上滑落下来。

    “老爷,一个叫萧飞的学生在外面,嚷着说要进来见二小姐。”就在这时,一个身穿英伦服饰的管家走了进来,对东方鸿元说道。

    “他来了正好,我正要和他商量这件事情。”东方鸿元说道:“快请他进来。明月,你也进去梳洗打扮一番,你看你的脸都哭花了。”

    东方明月一言不发,转身回到了二楼房间。

    不一会儿,在管家的带领下,萧飞走了进来。

    “飞少,请坐。”看到萧飞进来,东方鸿元急忙说道。上次萧飞一句话让肖家对付东方家族,差点让东方家破产。因此东方鸿元,还是有点敬畏萧飞的。

    “明月呢,我想见他。”萧飞说道。

    “她在房间里,等下就下来。”东方鸿元说道:“你先请坐,明月怀了你的孩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是让她给你生下来,等你高中毕业以后和她结婚就行了。现代社会非常开明,结了婚都能读大学。”

    生……下来?萧飞心中一颤。万没想到,东方明月的父亲居然是这个看法,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现在的年纪,肯定没有当爹的准备的。

    于是说道:“我……我的意思,是让明月把孩子打掉。毕竟她年龄还小,她的心理和生理上都不适合。”

    “我知道你为她好,比较关心她,对此我也很高兴。”东方鸿元说道:“但人的一生中,想要一个孩子不容易。如果现在不要,以后说不定想要都要不了。”

    “真的要生下来?”萧飞心中一颤。

    “你是因为太年轻了,一时间还无法接受当父亲,这件事情。”东方鸿元语重心长的说道:“但男人嘛,迟早有一天要长大的。”

    “我还是问问明月的看法吧。”萧飞想了想说道,神情犹如慷慨就义的壮士:“如果她真的要生,我就同意。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们母子的。”

    “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她们母子俩。”萧飞的责任感空前暴涨,信心爆棚。一下忽然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孩子了。

    “我知道你有那个能力。”看到萧飞这样,东方鸿元欣慰的点了点头。

    “嗯,明月怎么还不下来?管家,你去催一下。”东方鸿元对管家说道。管家答应一声,走上了二楼。

    “二小姐,你好了吗,老爷和客人在下面等你呢。”二楼上东方明月的房门外,管家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然后问道,不过里面根本没有回应。于是管家又巧了几下问了几声,里面依旧没人回答。

    下面听到动静的萧飞神色一变,冲上了二楼。东方鸿元见状,也跟在后面走了上来。萧飞来到门口,轻轻的一推,发现门被反锁了。

    手上微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门锁就被他打断。推开房门一看,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二小姐一定是跳窗走的,你们看窗户是打开的,窗口还有她拴着的床单。”管家说道。

    两人牛头一看,果然发现了情况。萧飞急忙把身子伸出窗外,发现东方明月已经没有了踪影。

    “她现在还不想见我!”这下,萧飞总算明白了。

    “走了也没留下纸条什么的,看来她是铁了心不想让我们找到了。”东方鸿元四处检查了一番说道。

    “老爷,二小姐一定走不远,要不要我派人去追?”管家说道。

    “不用了,先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东方鸿元说道,把头转向萧飞:“飞少,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过一段时间等她安静下来,就会回到你身边的。她现在只不过是刚刚经历这种大事,有点难以接受而已。”

    “恩。”萧飞点了点头。

    说完,萧飞走出了房间。“管家,送客。”东方鸿元说道。

    “等她冷静下来之后,我再去找她吧,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萧飞心中想道。

    刚才在药店门口,她避着萧飞。萧飞到来她家找她,她都要逃走。这就让萧飞明白了,她是不想见自己。要不然以萧飞的能力,想找她也很容易。

    殊不知东方明月其实心中有了松动,是想见萧飞的,因为她需要安慰。然而东方鸿元却在她面前说了萧飞的坏话,让她彻底的不想见他了。

    离开了东方家的萧飞也没有会学校,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

    到了晚上的时候,萧飞突然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烦躁,并且心乱如麻。好像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种情况不是走火入魔,而是心血来潮。

    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心血来潮是极其罕见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完全应验。因为修仙者早就能做到薪资刚毅,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心潮是不会动的。

    于是萧飞盘膝而坐,右手掐指算了起来。

    然而神识之中,却是一片的混乱,什么也看不清楚。

    “噗!”

    突然,萧飞心中一阵绞痛,喷出一口鲜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