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奇怪的赌注
    别人都在商量大事,而芭雅却在想自己的心事。

    突然,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她不是想到了统领苗疆时的风光,而是想到了把萧飞抓起来当压寨老公,那时候的有趣和幸福。

    ……

    苗疆雷山部落,秘境之中。

    元忠老头,胖子,大板牙,马小玲在桃林之外等候萧飞。十多分钟之后,几人便感觉无聊起来。

    “干等着没意思,要不我们来玩点什么打法时间?”胖子提议道,语气一转,又开始抱怨:“飞少他自己去见仙女般的女娲后人,却让我们干等着。”

    殊不知萧飞现在还没见到女娲后人,他现在正在纠结,那个在温泉里洗澡的人,到底是青青,还是大主母。

    “谁叫你没那个福气呢,说话酸溜溜的。”马小玲说道。

    “我的担子里有扑克,反正等着也无聊,我们三个来斗地主吧。”大板牙提议道。

    “好呀!”大板牙的提议,立刻得到了胖子和马小玲还有元忠老头的欣然同意。

    “元忠老头,这个斗地主是三个人的游戏,没你的份。”看到元忠也跃跃欲试的样子,大板牙不得不给他说实话。

    “估计,他就连扑克是什么,都不知道吧。”胖子说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大家都知道这个元忠老头,是个十分有趣的人,不像普通老头那么古板。因此,和他说话也变得随便起来。

    “你们这是不尊重老人家啊!”元忠老头说道,“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如果不做点事。静静的呆在那里,很容易得老年痴呆的。”

    元忠老头最多也只有六十几岁,加上苗疆人身体好,估计离老年痴呆还有个二三十年。

    “元忠爷爷,你根本不会斗地主。现在就上场,我们也懒得教你。”马小玲说道:“不如,你先看我们玩几把,然后谁输谁下如何?”

    “那好吧。”元忠老头只得无奈的答应了。

    于是,马小玲,大板牙,胖子便围成一圈坐在地上,开始斗地主起来。而元忠老头,则是在一旁仔细的看着。一边看,还一边不断的询问学习。

    马小玲作为一个女孩,比胖子和大板牙好说话多了,一边打牌,一边耐心的给他解释。

    “我会了!”在胖子他们打了三轮之后,元忠老头突然惊喜的大叫起来:“从现在开始,就要打擂台了,谁当地主输了,我就代替谁上场。”

    “额,这老头学的还挺快。”大板牙抬起头来,说道。

    “那是当然,也不看我是谁。”元忠老头得意的说道。

    没多久,这一轮的牌局就结束了,马小玲作为地主输掉了牌局。等马小玲刚站起来,元忠老头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元忠老头,刚才我们赌的是贴纸条,那是因为有马小玲这个女人在。”大板牙说道,“现在我们三个大男人打牌,就不能赌这些小儿科了。”

    “你说赌什么,我一律奉陪!”元忠老头丝毫不惧。

    大板牙挠挠头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赢元忠什么东西才好。忽然抬头一看,看到元忠老头的脑袋上头发非常少,似乎有秃顶的嫌疑,于是眼珠一转,说道:“我们就赌头发,谁输了谁就扯两根头发下来。一个炸弹扯五根,两个炸弹扯十根。扯头发非常痛,你可不要害怕哦。”

    “赌就赌,我会怕你们两个兔崽子?”元忠老头欣然同意。

    而胖子似乎也领会到了大板牙的意思,促狭的笑着,开始发牌。于是,牌局正式开始。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局元忠做地主,居然是胖子和大板牙输了。而牌面上有两个炸弹,胖子和大板牙一人输掉了十根头发。

    “你们两个,愿赌服输哦!”元忠老头得意的笑道。

    胖子和大板牙无奈,不得不咬着牙从脑袋上,分别扯下十根头发,放在了元忠面前。

    “一根,两根,三根……”元忠老头仔细的数着,生怕他们少扯了一根。

    “再来!”大板牙不服气的说道。

    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又赌了十几把,大多数牌局都是大板牙和胖子输。而元忠老头,只是偶尔输了一把,而且他输的牌局都只是扯两根头发。

    本来有地主输,就该马小玲上的。不过大板牙和胖子输的红了眼,直接不让马小玲上。而马小玲也觉得他们赌的有趣,乐得看他们互相扯头发。

    马小玲不经意的低头一看,元忠老头的面前,居然放了两大把头发,就好像理发店的地上散落的一样。而胖子和大板牙面前的头发,屈指可数。

    他们三个赌的起劲,马小玲看的起劲。时间,就过的飞快。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呢?”突然,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耳畔响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飞已经见过了女娲后人,走出了桃花林。

    “我们几个,在赌扯头发!”大板牙输的红了眼,头也不抬没好气的回头说道。此时的他们,已经完全忘了,问萧飞里面的情况了。

    “你们在赌扯头发啊?呵呵,很有创意!”萧飞笑呵呵的说道。看到胖子和大板牙的两边耳鬓边,就像被狗啃过一样,他就觉得好笑。

    “他们两个是输多赢少,估计再打下去,一边脑袋就要光了,嘻嘻。”马小玲说道。

    “真是奇怪了,这老头好像今天手气特别顺,每把都拿到好牌。”胖子说道:“不行!老头你那个位置风水特别好,我必须跟你换。”

    “换就换呗!”元忠老头无所谓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全部都赢,你看你们面前,不是也有我的头发吗?啧啧,你们两个加起来,应该赢了我十几根吧!”

    “老头,你别说风凉话,换了位置继续!”胖子说道。他和大板牙加起来,赢老头的头发不足二十根,而元忠老头赢了他们一人两百多根。

    两百多根头发,一根根的扯,那得有多痛?难怪他们两个输红了眼。

    “按照头发的比例来说,其实是老头输了!”萧飞看了看元忠老头的脑袋,笑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