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郁闷的萧飞
    “好吧。”元忠老人说道,“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大主母。”

    于是,在元忠的带领下,萧飞,胖子大板牙马小玲,一起前往部落的最高处,大主母所居住的‘瀑布乡间别墅’。

    “老大,记得某人曾经说过一句话‘有本少爷在,那些上古鬼魂是不敢过来的’?这人装逼,倒是非常到位。”走到半路的时候,胖子突然说道,“可是最后,那些上古鬼魂不但过来了,而且还害死了南蛮妈妈。”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萧飞装着不知的说道。心中暗骂胖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好像也听某人说过。”马小玲也说道,转头故意向元忠老人问道:“元忠老爷爷,你听到过吗?”

    “好像……听说过。”元忠老头呵呵一笑说道:“老头我虽然年纪大了,好像耳朵还没有聋……而且,我们部落的所有人耳朵都非常好!”

    “额,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萧飞尴尬的说道。

    “哈哈哈!”看到萧飞一副吃瘪的样子,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让马小玲暂时从悲伤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你们知道,老大的最大本事是什么吗?”突然,刚才一直没说话的毒舌大板牙,开始说话了。

    萧飞一听他开口说话,就知道准没好话。但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又不好阻止。

    “是什么啊!”胖子跟着凑趣,问道。

    “照啊,恩人的最大本领是什么呢?说来听听。”然而元忠老头却以为大板牙说的是正话,好气的问道。

    “元忠老爷爷,我们老大最大的本领,是打脸的功夫。”大板牙正色说道:“以前经常有人在他面前说大话,结果话刚说出来,就被老大轻而易举的给灭了,打了他们的脸。”

    “是吗?”元忠老头奇怪的说道。

    “当然。”大板牙说道,“在以前,就有很多人被他给打脸了,而且还打的很惨。”

    “可是你们知道,老大最最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吗?”大板牙做出一副十分神秘的样子,问道。

    “他最最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元忠老头也知道大板牙这是要埋汰萧飞了,于是跟着凑趣问道。他似乎觉得,让大恩人吃瘪,似乎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他最最最厉害的本事,是他一旦疯起来,连自己的脸都打!”大板牙说道。

    “怎么是连自己的脸都打?”元忠老头,故作奇怪的问道。

    “够了!你们几个。”这几个人一唱一和,都在看自己的笑话。萧飞听了,再也忍不住了,怒声呵斥道。说完,扬起手来作势欲打。

    “老大,难道不是吗?”大板牙一边逃跑,一边说道:“你在广场上装逼,说什么有本少爷在,那些鬼魂就不敢过来。可是没过多久,那些鬼魂就毫不理会冲向了马小玲,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额,萧飞一时语塞。大板牙说的,的确是事实。不由得恼羞成怒:“自己打自己的脸,也是一种本事,有种你也来试试。”

    “老大,你就别再狡辩了。”胖子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之前,我就和大板牙说过了,装逼要遭雷劈。”

    “久走夜路必遇鬼,经常打脸必被劈!”马小玲说道。

    “哼!”萧飞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记得自己下山后,好像装逼失败过两次。一次是和林小舞她们去酒会,另外一次就是这次。

    真正遭雷劈的事情,还真没遇到过。

    “好了,好了,恩人刚才也是无心之失。这件事情,大家都不再提了。给你们老大一个面子吧。”最后,元忠老头打圆场说道。话说的十分有道理,心中暗暗偷笑。

    于是,大家这才不说话了。

    没过多久,几人便来到了大主母的草庐面前。

    “大主母,刚才的事情,想必大主母都已经看到了,萧飞是我们雷山苗人的大恩人,是他救了全族的人。”元忠老头站在门口,拱手恭敬的说道:“现在他想见一见女娲后人,请大主母带他去一趟。”

    不过许久,里面都没有动静。

    “大主母如果在的话,见还是不见,请回个话。”过了一会儿,元忠老头又说道。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萧飞睁开火眼金睛往里面一看,果然发现里面没人。“真是怪了!”萧飞也想不通。殊不知,大主母不在草庐里。是因为他太过好色,吓得大主母去藏女娲后人去了。

    “奇怪了,大主母是从来不会离开草庐的。而且刚才还指挥群蛇来着,现在怎么不在了?”元忠老头挠挠脑袋,似乎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恩人,大主母应该去密道了,我带你们进去。”元忠老头想了想之后,果断的说道。

    苗疆人比较讲究知恩图报,有时候甚至,为报恩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大恩人救了这里的所有人,如果连他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我们还是人吗?”元忠老头心中想道。

    “好。”萧飞答应一声。胖子,大板牙,马小玲当然也不会拒绝,女娲后人是个上古传说,大家谁都想见的。

    元忠老头率先推开草庐的们,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摆设十分的简朴,有一张竹塌,一张看病的桌子,和一个竹凳子。

    桌子上面一些草药,碎瓷片都还没来得及收拾,看来大主母走的时间并不长。

    “大主母,不是我要擅闯你的密道,实在是因为大恩人的要求,我必须满足,得罪了。”元忠老头对着竹塌,脸上露出歉意的说道。

    说完,伸手一拉竹塌上的蔑席,下面就露出一个深深的漆黑洞穴来。

    “恩人,请随我来。”元忠对萧飞说完,带头跳了进去。萧飞见状,也跟着跳了进去,胖子,大板牙,马小玲紧随其后。

    密道里面非常的漆黑,也没有任何的油灯。大家只能听到,前面人的脚步声。不过萧飞有火眼金睛,在里面走路,和白昼没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