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密谋
    “女娲血脉!”少巫主也是脸上一惊,“如果传说是真的的话,那么她血脉的效果,将是多么的可怕!?如果说驱魔血脉能够让我提升到练气中期的话,那么女娲血脉,很可能直接让我筑基成功!”

    “所以,我们立刻动身去雷山!”教主说道:“先找到女娲后人,然后向她提亲。并暗中检查她的血脉,看是喝血利于你提升修为,还是破身更有利。”

    “恩!”少巫主点了点头,说道:“传闻女娲后人是人头蛇身,嘿嘿!我堂堂少巫主,居然要向两个奇形怪状的女人提亲。一个是飞机场,一个是怪物!”

    “这些都是旁枝末节,你又不是真的要娶她们。”五仙教教主说道:“听说那个萧飞和马小玲也到了雷山,我已经吩咐青龙堂堂主去对付他们了。青龙堂堂主,在四位之中实力最强,一定能成功。”

    “到时候我们既抓住了马小玲,又抓住了女娲后人。”少巫主说道:“而雷山又是修炼的好地方,我刚好利用她们两个,开始潜修。”

    “等我出来之后,我就是筑基期,从此天下无敌!”少巫主意气风发,仿佛天下他都不放在眼里。

    “孩儿,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动身!”五仙教教主说道。

    于是父子两人离开了地下密室,然后驾驶着豪华轿车,向雷山进发。他们都是地头蛇,知道很多捷径,相信很快就能追上萧飞他们。

    ……

    卡孟山寨。山寨当中的神殿里面,南蛮妈妈在里面虔诚的向蚩尤魔尊祷告。

    “启禀南蛮妈妈。”就在这时候,苗疆女露玛走了进来,说道:“根据可靠消息,五仙教教主和少巫主已经出关,正在赶往雷山。”

    “马小玲和她的同学就在雷山,教主这么做,是想要赶尽杀绝啊!”南蛮妈妈眉头一皱,说道:“如果真如马小玲所说,少巫主娶她是想喝她的血的话,马小玲就危险了。”

    “马小玲就只是身具驱魔血脉而已,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苗疆女孩。牺牲她一个算了,毕竟五仙教我们是惹不起的。”露玛说道。南蛮妈妈并没有把马小玲的真实情况告诉她,因此她并不知情。

    “你不懂!”南蛮妈妈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露玛看了看南蛮妈妈,看不出任何异样,于是转身离开了蚩尤神殿。

    而此时,在神殿的一个角落里。黑色的帷幔之下,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睁大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那里偷听。正是南蛮妈妈的女儿芭雅。

    自从和萧飞定情之后,她便密切的关注萧飞的,没想到听到了很多惊人的消息。

    “从白!”看到露玛离开,南蛮妈妈对黑暗中说道。

    “南蛮妈妈有何吩咐?”三个草鬼婆之一的从白,从黑暗中走出来,恭敬的说道。

    “我要动身去雷山一趟。”南蛮妈妈说道:“马小玲身上具有祖宗血脉,是我们苗疆唯一的一个。我不能让她祸害在五仙教的人手中。”

    “我是苗疆女人们的领袖,更是蚩尤后人,有义务保护祖先血脉的延续。如果祖先血脉在我这一代灭亡,我死之后无颜面对先祖。”

    “可是,五仙教教主石人杰心狠手辣,少巫主石钰比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南蛮妈妈要去,无异于是与虎谋皮。”从白担心的说道。

    “不然!”南蛮妈妈说道,“我觉得他们即使再狠毒,也不会贸然对我出手。毕竟,我是苗疆女人的领袖,他们要杀我,还要顾及影响。”

    “苗疆人尊我为妈妈,那些教众的家属也有女人。我相信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对我动手。”

    “可是……”从白还在担心。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把金蚕蛊母也带在身边,这总可以了吧?”南蛮妈妈说道:“我一个人动身前往,你和另外几个草鬼婆长老留守。万一我有什么不测,你们就拥护芭雅,做下一任的南蛮妈妈。”

    “是!”从白恭敬的领命。说完转身离去,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一下!”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帷幔后面响起。

    “谁!”南蛮妈妈大喝一声,转头过去,警惕起来。

    “阿姆,是我!”芭雅急忙走了出来,说道。

    “阿雅,你居然敢偷听我们的谈话!”南蛮妈妈神情一冷,立刻严厉的训斥起来,“你是越大越不懂规矩了,我们是南蛮国皇室后裔,皇室的规矩你不知道吗?”

    “阿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讲这个?”芭雅拉着南蛮妈妈的手摇来摇去,撒娇似的说道。

    “哼!皇室家族的规矩,会永远延续下去!”南蛮妈妈呵斥道:“这一次我一定要重重的责罚你,让你在密室里面壁一个月不准出来!”

    “不要啊,阿姆!”芭雅急忙求饶。

    “说,你刚才都听到了什么?”南蛮妈妈问道。

    “我什么都听到了,包括马小玲是祖先血脉,还有雷山的事情,我来这里偷听,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芭雅说道。

    “经常偷听!?你到底想干什么?”南蛮妈妈怒道。“你以前不会像现在这样没规矩的,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芭雅突然脸上一红,不敢直接说出来,而是隐晦的说道:“听说,马小玲的那个同学萧飞也在雷山。因此我想和你一起去雷山。”

    “他在不在雷山,和你有什么关系?”南蛮妈妈神情一凝,心中怀疑起来。

    “阿姆,您是苗疆女人中用蛊最强的。难道……你还没有发现,我身上的情……蛊已经不见了吗?”芭雅小时说道。

    什么!?南蛮妈妈猛然一惊。沟通金蚕蛊母去感应,果然发现芭雅的身上已经没有情之蛊。勃然大怒:“你已经和别人定情了,而且,还用了****!”

    “天啦!我们是南蛮国皇室后人,我一直教育你要矜持,不能随便和别人定情。而你,居然如此不知廉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