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营救女孩
    说完,草鬼婆从怀中一掏,一个拳头大小,肉肉的蛊虫就出现在她无比干瘪的手中。草鬼婆伸手一抛,那只蛊虫就展开了一对肉翅,向萧飞飞了过来。

    “老巫婆,你这是在找死!”

    萧飞神情一凝,睁开了火眼金睛。顿时,双眼中发出一道凡人看不见的神光。那只蛊虫碰到了神光之后,如同在半空中被点燃,直接灰飞烟灭。

    同时,这股无形的力量,就像一把千斤重锤,重重的捶在草鬼婆的胸口。

    啊!

    草鬼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之后,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萧飞灭掉了草鬼婆之后,抱着小女孩落在了地上。小女孩身娇腰柔,似乎让他有些爱不释手。趁着这个机会,还偷偷的在她柔软的腰间捏了一把。

    萧飞这家伙很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神仙哥哥?

    小女孩无比崇拜的看着萧飞的脸庞,刚才的事情,让她好像是在梦里。浑然不觉萧飞在偷捏自己的腰,似乎在吃豆腐。

    看到倒下了的草鬼婆,人群都瞪大了双眼,一时间竟然有些被吓到了。

    “妖怪杀人啦!”

    “妖怪杀了婆婆!”

    “杀了他!”

    “为婆婆报仇!”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呼起来。草鬼婆在村子里地位很高,人人把她当神一样供着。而萧飞现在,居然杀了她!村民们一个个气愤无比,手拿武器冲向萧飞要找他拼命。那情形,就好像萧飞杀了他们的爹娘一样。

    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萧飞食肉寝皮。

    手拿锄头扁担,疯狂的向萧飞打来。出手狠毒,想要把他立刻打死。

    萧飞见状,脚步一踏地面。抱着小女孩再次腾空而起,飞上了天空,这群人的攻击就落了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萧飞心中冷哼一声说道,“只是,我如果灭掉全村的话,又显得太血腥了点。”

    “你们,居然敢对自己祖宗无礼?”半空中的萧飞,一声大喝!声音犹如滚滚春雷。

    七十二变,变!

    身体一晃,萧飞就变成了一尊庞大的魔神。这尊魔神,头上长着一对弯弯的牛角,有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三只粗壮的手臂上,分别拿着一把大刀,一把巨斧,和一杆长戟!

    这是……蚩尤战神!

    看到萧飞变化出来的模样,人群,顿时收住了脚步,一个个仰望着他。

    “这是祖宗的法身!?”一名村民震惊的大叫:“我们村里世世代代供奉祖先,祖宗的样子,再熟悉不过了。”

    “他是我们祖宗下凡!”

    “又或者,他是祖宗渡劫转世!”

    人群被吓呆了,都楞在了当场。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蚩尤的后人,蚩尤就是他们的神祇。而此时此刻,他们居然有幸,亲眼见到了祖宗的法身!?估计,这是他们这一辈子遇到的最震撼的事情了。

    “大家都不要动,跟我一起,参拜老祖!”村长一挥手,拦住了震惊的村民,大声说道。“老祖临凡是我们最大的福祉,大家都要用最高的礼节跪拜,五体投地!”

    于是一个个村民,都抛下了手中的武器,全身趴在地上向萧飞跪拜。并且吓得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一个个心中的忐忑和激动,无以复加。

    “我是你们的老祖宗蚩尤转世,而你们刚才,居然敢对我无礼,该当何罪!”萧飞冷声喝道。

    听到萧飞的呵斥,一个个村民,都把脑袋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请老祖原谅我们的无知!”村长声音颤抖的说道。虽然他心中也非常的惶恐,但作为一村之长,似乎应该站出来为村民说话:“我等都是乡下村民,肉眼凡胎,不识老祖法身,还希望老祖宽恕。”

    “也罢,你们都是我的后代,体内流淌着我的血脉,我就勉为其难的宽恕你们吧。”萧飞沉声说道:“你们村的草鬼婆胡言乱语,妖言惑众,本来就是该死。我杀了她,是为民除害,解除灾厄。”

    “而这个小姑娘,她没有任何罪孽。”指着怀里的小女孩说道:“她不但没有罪孽,反而对我有过功劳。她的前世是我的侍女,今生下凡渡劫。所以你们以后要好好对她,如果对她有任何怠慢,就是对我的不忠。”

    “谨遵老祖法旨!”一些大胆的村民,语气颤抖的说道。也只有胆子大的才能开口说话,胆子小的村民,连说话的功能都被吓没了。

    看到这群人臣服了,萧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抱着小女孩落在了地上。

    “你真是蚩尤下凡?”小女孩,声音颤抖的说道。这还是她说的第一句话,相比是因为她脱离了苦难,心情平复了一些。

    “小梅,赶紧跪下,参拜祖宗。”村长见状,急忙呵斥小女孩:“你前世是老祖的奴婢,今生更要把他当做主人,不能以下犯上。”

    “参见祖宗!”小梅闻言,也吓得立刻跪了下来。一双小手放在地上,虔诚的向萧飞跪拜不已。

    刚才萧飞还是无所不能,上天入地,能够救她出火坑的神仙哥哥。而现在,却成了她的老祖宗,成了她的主人!让她幼小的心灵,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不过在她心底深处,似乎喜欢神仙哥哥多一点。神仙哥哥多么的亲切,和蔼。而老祖,却是多么的遥远和高高在上,让人不敢仰视。

    ……

    “飞少?”

    “老大!”

    这时候,马小玲和胖子等人这才赶了过来,看到无数人都向他参拜,一时间都感到莫名其妙。

    “小梅!”看到人群中的女儿完好无事,苗疆女人急忙冲过去,抱起了小姑娘。

    而小梅却一下推开了她,脸上露出陌生的神色。很显然,以前村民们抓她要烧死她的时候,女人没能帮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让一直把母亲当做依靠的小梅,对她无比的失望,现在母亲已经不再值得她信任。

    看到女儿对自己如此陌生,女人再次呜呜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