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神秘女人
    “老大,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大板牙凭空吞了一口口水,惊讶说道。

    而胖子则是说不出话来,他刚才是看萧飞在玩手机,心中不满。现在萧飞让他知道了,萧飞,是他惹不起的存在。萧飞不是抓不到鱼,而是懒得动手而已。

    “这也太神奇了。”马小玲说道,“飞少,你告诉我,它们为什么都听你的话,而且还心甘情愿的上来给你吃?”

    “那是因为贫僧的道德高尚,佛法精深,惠及众生。鸟虫鱼虾,世间万物无不敬服。”萧飞装逼的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其实他刚才只是用了法力震动到水下而已,就像用电在水里打鱼一样,那些鱼都被震了上来。绝对不是因为他的佛法,那些鱼虾没有灵智,根本无法被感化。

    至于最后那句‘让我选了吃’,更加是装逼了,鱼虾根本听不懂人话。

    “了不起!”

    “有德高僧!”

    大板牙和马小玲,纷纷被他折服了。觉得他好像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尊普度众生的佛主。似乎感觉到在他的身后,都有神光照耀了。

    萧飞这么做,有点类似于装神弄鬼的神棍。不过和神棍不一样的是,他是真正拥有法力的人。他要迷惑起凡人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另外他的做法,也和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差不多。其实仙界有很多东西都是不存在的,但因为人们的目光短浅,就看不出破绽来。

    所以在人们心中,神几乎是完美的。而实际上,神,也有七情六欲。仙界里面,也有尔虞我诈。只不过仙界和人间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他们所争夺的目标也不同。

    人间追求名利,金钱,仙界追求的是实力。

    “你们都下去吧,本少爷不喜欢杀生。”萧飞继续装逼,脸上显出慈悲之意,说道。对着那些鱼儿一挥手,那些河鱼又游了下去。

    他要让那些鱼儿心甘情愿跳上来给他吃,根本不可能。就连道祖和如来佛,都做不到。因为它们根本没有任何灵智,听不懂人话。

    如果用法力让它们过来还是可以的,但那又不属于它们心甘情愿了。

    “飞少,您刚才不是自称是贫僧吗,怎么现在又说本少爷了?”马小玲眨眨眼睛,问道。

    “贫僧和本少爷,有区别吗?”萧飞说道。

    这时候,胖子和大板牙已经把大鲤鱼穿在树枝上,放在火上烤好了。于是四人一起过去,分享美味。

    “飞少刚才自称贫僧,又是一脸慈悲普度众生的样子。现在又在大口吃鱼,生怕少吃了,这画面怎么这么不和谐呢?”马小玲说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萧飞说道。

    而胖子和大板牙则是在大口吃鱼,根本没工夫理他们。

    没多久,一条十斤重的大鲤鱼,就被他们消灭干净了,几人走到河边洗手。

    “对了。”大板牙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以前碰到那些五仙教的人,都是堂主带领。而这一次遇到玄武堂,怎么没见到他们的堂主?”

    “这条大河这么宽,又没有船什么的。我们根本过不去,他不担心我们逃走。”萧飞说道:“估计他是在背后搞什么阴谋,想对我们一击必杀吧。”

    “看来,我们得小心在意了。”马小玲说道。

    “老大,你不是法力很强吗,随便拿个东西变一条船出来让我们渡河啊!”胖子说道。

    萧飞神情一凝,蹬了他一眼,胖子顿时不说话了。用仙术变化的很多东西,是不能承载凡人身体的。**凡胎重如泰山,当年的孙悟空都无法背着唐僧飞行。

    呜呜呜呜……

    就在这时,突然从远方传来一阵哭声。听声音,好像是一个妇人。

    “这个哭声很奇怪,我们过去看看。”萧飞说道。于是,四人循声走去。

    走过一片芦苇丛,就看见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妇人,穿着苗疆人的衣服。跪坐在地上一边嘤嘤的哭泣,一边手里拿着纸钱在那里烧。

    纸钱燃起了微弱的火焰,灰烬在天空中打着卷儿。

    “喂,老女人,你在哭什么,莫非家里死了什么人?”还没走到跟前,大板牙就大声问道。

    听到大板牙的话,女人抬起头来,脸上显出一股怒意。不过随即低下头去,继续的哭泣。

    “阿姆,你别听他胡说,他这个人不怎么会说话。”马小玲狠狠的蹬了大板牙一眼,然后走到女人跟前,和颜悦色的对她说道:“按照我们苗疆的规矩,你在河边烧纸钱,家里应该是未出嫁少女早夭了,怎么会这样呢?”

    “你是我们苗疆人?”女人抬起头来,盯着马小玲说道。

    “是的。”马小玲说道,“别看我穿的是adias名牌,但我是正宗的苗疆人,而且我还是卡孟山寨的。”

    “你是卡孟山寨的!”女人闻言顿时激动起来,一把抓住了马小玲的手,“这么说来,你能见到南蛮妈妈了?你一定要帮助我,给我的女儿做主啊!”

    “怎么回事?”马小玲听出了有隐情,急忙说道:“阿姆你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帮你。”

    自从得知自己身上有正宗的蚩尤血脉之后,马小玲对苗疆人似乎有了一种责任感。想要当苗疆人的守护者,想要替他们伸冤打抱不平。

    这也难怪,整个苗疆就只有她身上,具有祖先血脉,她不出头谁出头?而且她以前抓鬼的时候,碰到有冤屈的鬼魂,都会尽量帮一把,也含有替人申冤的成分在内。

    “你不行的,只有南蛮妈妈才能帮我。”苗疆女人,摇了摇头说道。

    南蛮妈妈是苗疆草鬼婆的老大,也是苗疆人的精神领袖,人们都很信任她。如果她能出面,那些乡村的草鬼婆都会听她的。

    “她说能帮你就能帮你,墨迹个什么呢?”大板牙不赖烦的说道:“而且就算她帮不了你,还有我们老大在呢。”指着萧飞说道。

    “丫头,他们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