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朱雀堂主
    a ,最快更新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最新章节!

    而萧飞则是走在最后。临走时,他忍不住,望了一眼南蛮妈妈的府邸。

    在里面有一个女孩,和他有过一段露水情缘。而自己这一次离开,应该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他的眼中,露出一丝不舍,他不是那种穿上裤子就忘记的人。

    一行人就通过隐蔽的道路,离开了山寨,走到了附近的大山之上。只要走出了这道山脉,就离开了卡孟山寨的范围,就相对安全得多。

    夜幕之下,山中没有一丝灯火。他们只有借助月光,才能看清道路。山中不时地响起了山梟的叫声,还有虫鸣,更加显得大山的幽静。

    “请问三位婆婆高姓大名?”马小玲打破了沉寂,向三位草鬼婆问道。

    “禀小姐,老婆子名叫做凡卉。”一名草鬼婆说道,“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遇到五仙教的人,应该算是避开了。这条路十分隐秘,就算本地人都很少有人知道。”

    大概是觉得她们已经安全了,几个草鬼婆放松下来,这才敢小声说话。说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让刚才紧张气氛,稍微缓解了下来。

    “我叫做从白。”另外一名老太婆说道,“听南蛮妈妈说你身上有祖先血脉?那么你就是我们苗疆最高贵的族人了。我们在你面前,自称老奴都不过分。”

    “她叫做问春。”从白指着另外一名老太婆说道:“按照小姐你的身份,就连五仙教教主,都应该对你跪拜才对。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人和以前不一样了。”

    “很多人对祖宗的信仰都不顾了。而且,他们估计也不会相信你的血脉。五仙教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很有可能做出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这位老婆婆,这个五仙教真的很强吗?”大板牙在一旁问道,“他们里面,到底有哪些厉害的人,说来听听。”

    几位草鬼婆把眼神看向马小玲,大板牙是外人,他的话没有任何权威。她们几个,只是尊崇马小玲。“我也想知道。”于是马小玲说道。

    “既然大小姐想知道,我们就都说了吧。”从白说道:“五仙教的势力,遍布整个苗疆。每个山寨的底层官员,都有他们的信奉者。”

    “其中,最厉害的,就是他们的教主了。传说他有无穷神力,已经是接近神的存在。”

    接近神的存在,当然是夸张的说法。苗疆地处穷乡僻壤,人人迷信,只有夸张一点,才能震慑人心。当然,既然说他是神一样存在,其实力也不会差。

    而萧飞却知道,在华夏,乃至整个地球上。最强的修炼者就是宗师级别,刚刚踏入修仙的门槛。说他接近神,显然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他的实力如此之强,南蛮妈妈才无法保护你,让我们护送你离开。”另一名草鬼婆说道。

    “除了教主之外,要属于他们的四位堂主最厉害了。包括青龙堂,白虎堂,玄武堂,朱雀堂。这四个堂主,每一位都是很强的人。”

    “而卡孟部落附近,就是朱雀堂的管辖地。朱雀堂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啃书网推荐阅读: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还没有出现,那就证明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悄悄离开了。”叫凡卉的草鬼婆说道。

    “不过请大小姐放心,我们既然奉命保护你。就算拼掉自己的性命,也会保护你的安全。”从白说道。

    “你们不必如此,自己的性命也要紧。”马小玲,听她们这么说,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她在现代学校上学,懂的人人平等这个道理。

    一时间还不怎么习惯,别人这样对她。

    “小姐说笑了。”从白说道,“你身上带着祖宗血脉,比我们的性命珍贵一万倍。我们保护你,也算是为祖宗尽显孝心,对族人尽忠。”

    马小玲听了,便不再说话。

    而萧飞却在盘算着:五仙教算是西南的一个古武教派,不过因为属于少数民族,向来不和其他教派来往。西南古武界管不了他们。

    自己这次,何不乘机把他们给收服了?反正自己,以后还要当华夏古武界的总盟主。

    “唧唧唧……”

    就在这时,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起。接着十几道人影从黑暗中闪了出来,快速的就把他们包围在当中。

    当中一人,身穿白衣。大约四十多岁年纪。穿着苗疆人的特有衣服,面容狰狞可怕。

    “是朱雀堂堂主!”三个草鬼婆见了这个人,神情顿时无比的紧张起来,颤巍巍的说道:“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出逃的道路的?”

    “这人很强吗?”萧飞却神情平静的问道。

    “他叫白烈火,是控苗疆火家族的人。能掌握火的法术,十分的厉害。”一名草鬼婆回答道。

    “马小玲,再过几天,你就要和少巫主成亲了。现在你离开山寨,以后怎么和少巫主成亲呢?”然而这位堂主好像没看见这几个老太婆,阴沉的对马小玲说道。

    “我已经决定要取消这门婚事了。”马小玲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少巫主,我不会嫁给他。”

    “马小玲,你这就是在说笑了。”白烈火说道,“山上危险,还是快点跟我们回去吧。”

    说完,一伸手。包围他们的那些苗疆人,便从山坡上冲了下来。每个人都穿着苗疆特有的刺绣锦缎,手中挎着一把锋利的弯刀。

    “且慢!”草鬼婆从白一声冷喝,“你们可知道大小姐是什么人?在她的身上,有我们祖先蚩尤血脉!你们敢对她无礼,就是对祖宗的不敬!”

    “你们都是苗疆人,难道连自己的祖宗都忘了吗?”另外一名草鬼婆,也大声喝道。

    祖先蚩尤的血脉!?那些冲下来的苗疆人闻言,心中一颤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如果她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他们抓马小玲就是大逆不道了。

    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蚩尤的后裔,对马小玲不敬,就像是对自己父母无礼一样。

    “胡说八道!”白烈火冷声喝到:“从来只听说她马家,是驱魔人后代。何曾听说她有祖宗血脉了?你们几个给我上,别听她胡言乱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