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变成兔子
    感受到艾萝的娇躯,搂着她柔软的腰肢。如满怀,让萧飞心里大呼舒服。同时也有了感觉,火热的部位顶在她柔软的腰间,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而艾萝也感受到了萧飞的热情,娇躯一颤。她以前只是被嫦娥抱过,从来没被男人抱过。上次下凡变成天竺公主,唐僧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把脸庞趴在萧飞的胸前,一副任你为所欲为的模样。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正她是一个仙灵兔子精。和人类修仙而成的神仙有很大差别,她骨子里还是兔子思想。

    至于那个如风,她只是对他好奇而已,并没有其他感觉。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萧飞有感情。

    眼看这一对兄妹,真的就要上演缘之空了。

    突然,青烟一闪,玉兔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兔子。她控制不住感情,就会变为原形!

    我曹!看到自己抱着的是一只大兔子,萧飞直接就没有了兴趣,一下把她推开了。

    “喂!我说下次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变成兔子?”萧飞无语的说道。

    “呸!谁下次还和你做啊。”大兔子的三瓣嘴唇翕动,发出人类的声音说道,“今天只是人家,没有注意而已。”

    “你赶紧变回来!”萧飞没好气的说道。想道他刚才居然对一只兔子就觉得一股恶寒。

    “我才不变呢。”玉兔说道。看到萧飞那里一下就软了,她就觉得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得意。其实刚才只要她注意一点,就不会变成兔子的。只不过这次是她第一次有特殊的感觉,没有经验。

    虽然嘴里说不变,但还是变了回来。现在的她又是刚才那个,漂亮至极的小姑娘,不过萧飞现在已经对她没兴趣了。

    “好了,我要回学校了。”萧飞说道,“记住,在家里把饭给我们几个做了,换一下心情。你这几天都沉迷在和网友的聊天里,已经很久很有做饭了。”

    “才不给你做呢。”玉兔白了他一眼,说道。

    她一直都生活在网络中,养成了中二,傲娇的说话方式。而萧飞也没有理会她,直接离开了房间。

    花都市郊外,鸿运制药厂。

    “妈的,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呸!”虎哥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骂骂咧咧的说道。一边骂着,一边带着几个浑身是伤的手下,走进了工厂里面。

    这里只是高管住宿区,而不是厂区。因此里面没有工人,只有他们的几个手下。

    虎哥是社会上混的,但在表面上,却是制药厂的小老板。现在华夏法制严明,因此他们不得不在明面上,做一些正当生意来掩饰自己。而且他还只是一个头目,真正的老大是某公司的老总。

    这群混社会的,表面全部都是用开公司来掩饰。没有开公司的闲散,只能算是混混。

    “是啊,没想到这两兄妹这里么厉害。莫非他们是某个大家族的人?”一个混混说道,“又或者,是国家安全部的特殊人才?”

    “看他们的气质,还真有点像。”另外一名混混说道。

    “谁知道呢。”虎哥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么极品的女孩,老子却上不了。”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惦记着艾萝。没办法,艾萝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山鸡被他打死了,我们要不要报警?”一个手下突然问道。

    “报你妈个头啊!你脑残了吗?”啪的一声,虎哥直接给了这个手下一个耳光。

    他们在背地里干的就是一些不法勾当,杀人,贩卖毒品,哪里敢去报警呢。要是被查出来,死几次都够了。虽然表面有正当生意做掩饰,但也不能主动把警察招上门来。

    而刚才那个手下,是觉得自己有掩饰,身后还有大老板罩着,所以才提出了报警的建议。

    住宿区里面,绿化区门口一个大铁笼子。栓着一头牛犊子大小的狼狗,看到虎哥来了,在里面不停的撒欢四处乱窜。虎哥走过去,打开笼子把狼狗牵了出来。

    巨大的狼狗,让那几个手下都为之胆寒,下意识的躲远一点。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怎么回事?”虎哥皱眉问道。

    “一个员工在厂里做了两个月零十八天,说家里有事要走。找我们要工资,要到这里来了。”一位主管走过来说道。

    “做不到三个月,一分钱也拿不到,叫他滚蛋!”虎哥冷漠的说道。他的这个工厂,就跟黑工厂差不多。而一些外省来的当个人员,不明真相进了厂,就相当于进了火坑。

    “他赖在门口不走,还扬言说要不到工资就去跳楼!”主管说道。

    “妈的,老子今天心情正不好,他就送上门来!”虎哥恶狠狠的说道,“我们走,把他死了算老子的。”

    说完就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去,然后就在门口,看到了那个要工资的员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起来老实巴交。

    于是一群人不由分说的就冲了过去,便是一顿毒打。直接把这名员工打的吐血,趴着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跟我要工资是吧?”虎哥恶狠狠的说道,“来,老子给你工资。”说完,直接把大狼狗的链条一松,大狼狗就向农民冲了过去,张开血盆大嘴就向他的喉咙咬去。

    中年男人吓得魂飞魄散,他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根本跑不动。即使是好人,恐怕也没有大狼狗跑的快。

    然而就在这时,人影一闪。

    一个头发很短的少年出现在他们眼前,伸手向大狼狗轻轻一弹。大狼狗就仰面倒在了地上,发出呜呜的悲鸣。躺在地上划了几下腿之后,就再也不懂了。

    “是他”虎哥和几个手下立刻认出来了,真个少年正是刚才那个妹子的哥哥。

    “你要干什么?”虎哥色厉内荏的说道。

    “要你们的命!”萧飞说道。说完,一拳就向他打了过去,虎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