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萧飞大哭
    而聂火灵感觉到山谷那一边地动山摇,也害怕了,急忙向山上跑来。“飞少,小玲,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萧飞和马小玲之后,聂火灵就问道。

    “我们刚才正在抓水怪,而你破坏了阵法,让水怪逃走了。”马小玲说道。

    “对不起”聂火灵垂下头去。

    “看来,只有明天早上去水里对付它了。”萧飞苦笑着说道。

    “火灵,你怎么了?”看到聂火灵只是垂头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细心的马小玲就问道。

    “飞少,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然而聂火灵却没有理会她,而是抬起头来,向萧飞问道。

    “有什么事就说啊,我们是朋友,客气什么?”萧飞说道。

    “我二叔他”聂火灵流着泪说道,“被一个日本忍者杀了,求你出手帮我报仇!”

    聂双风他死了?听到这个消息,萧飞心中咯噔一下。他死了,那自己的五百万钱呢?不过看聂火灵伤心的样子,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看到萧飞这个样子,马小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火灵,你也别再伤心了,节哀要紧!”马小玲柔声安慰她,道:“身为古武界的人,本来就不能像普通人那么平安。”

    而聂火灵只是低头抽泣着,不说话。而萧飞还在担心他的钱,没有立刻答应。

    “火灵,你既然是古武界的,没有去找那些前辈吗?”马小玲问道。在古武界有很多的散修武者道士,而且没有正式的组织,一盘散沙,因此很多修为低的散修连日本忍者的事情都不知道。有的甚至连那个私人会所,都不知道。

    “我去过了。”聂火灵说道,“但是他们都不敢出手,因为日本忍者已经灭掉了三个古武门派,他们正害怕的躲起来呢。”

    “古武界发生了这种大事,我居然还不知道!”马小玲震惊。

    “而且我听说,国安部也派出了一位地级巅峰前辈前来,不过也被日本忍者给杀了。”聂火灵说道。

    “这个日本忍者,好强!”马小玲说道,“他这么做,是想挑战华夏的古武界吗?”转头对萧飞说道,“飞少,你难道还不出手?这可关系到华夏的国家尊严!”

    “既然你们说他很强,那我就帮帮古武界吧。”萧飞愤怒的说道,“同时,也为我的钱报仇!”

    “为你的钱报仇?”马小玲愕然。

    “飞少,对不起。”聂火灵垂头说道,“二叔那天的确是为你取钱去了,他是取钱回来被杀的。等我找到二叔的尸体的时候,装钱的手提箱已经被日本忍者给拿走了!”

    “啊啊啊我的钱啦!”萧飞闻言,顿时仰天大叫,手舞足蹈,嚎啕大哭起来,“我的五百万!我红彤彤的钞票,我的心肝宝贝”哭的太伤心了,简直是如丧考妣。

    他刚才说为自己的钱报仇,只是隐晦的试探钱是不是没了。果然,聂火灵告诉了他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坏消息。

    马小玲转头看着他,直接对他无语了。而聂火灵也因此停止了哭泣,觉得他似乎比自己死了亲人还要伤心。

    而萧飞还在那里哭着,好像根本收不住的样子。他从小就缺钱,在灵觉寺当主持,节衣缩食的维持用度,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听到宝剑卖了五百万的时候,他是开心的几天睡不着觉。现在听到巨款突然没了,当然伤心。

    两个女生都看着他哭,也不知道该不该安慰他。去安慰吧,他哭又只是为了钱。不安慰吧,他又哭的如此伤心。

    “日本忍者,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哭了一会儿之后,萧飞不再哭了,站起身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飞少,我们现在就走!”聂火灵拉着萧飞说道,“先去私人会所,和那些前辈商量如何把日本忍者找出来。”

    “现在还不能去。”然而萧飞却没有跟她走,凝神说道,“被你放走的那个水怪失去了内丹,为了弥补修为,它一定会残害附近的村民。我们必须先灭了它再说。”

    见到萧飞这样,马小玲这才暗自点头,萧飞失去了命根子五百万巨款,但还没有丧失理智。

    这人虽热贪财到了极端的地步,但在面临大事的时候也分得清轻重。同时,他虽然好色,见了一个美女就要吃豆腐,但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和蓝雨蝶她们上床,能够保持理智。

    说起来这个人,也并不很坏。

    他贪财好色,是光明正大的。这要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好多了。不知不觉中,马小玲一颗芳心萌动。

    “火灵,我看还是等到明天灭了水怪再说吧。”马小玲向聂火灵说道,“而且我相信,飞少也不喜欢去见那些自以为是的古武前辈。”

    “好吧!”聂火灵只得点头说道。

    于是三人走下山顶,回到车里去睡觉。马小玲的超跑是双人座位,没法把车座放下去睡觉,因此昨天晚上他们是爬着睡的。而聂火灵的车是四人座,可以放下来。

    于是,三人都到了聂火灵的车上。

    “要不,我们一起来玩个车震?”到了车上的时候,睡在中间的萧飞问道。

    “你知道车震是什么吗?”聂火灵问道。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马小玲白了他一眼,直接扭过头去不理他。

    “不玩车震也行,不过我要摸摸。”

    “要摸你摸她,你不是说我身材差吗?”马小玲说道。

    “只要你帮我报仇,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聂火灵说道。

    “那还是算了。”萧飞说道,“因为帮你做事才让我摸,没什么意思。”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这家伙还是把手放在了聂火灵的身上,放在挺拔的峰峦下面,不过却没有摸上去。而聂火灵也不反抗,似乎在等着他的手攀援上来。

    “你们两个,要不到外面去,办完事再回来?当着我的面,算几个意思?”马小玲转过头来说道。

    然而此时却传来萧飞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已经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