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大战刀仆
    刀仆身高两米多,浑身充满邪恶,阴冷的地狱气息。肥胖的大脑袋和扭曲的五官,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智障人士,肩膀上扛着一把明晃晃的巨型大刀,无比的吓人。

    胖纸见状,顿时吓得浑身发颤。觉得双腿之间一股热流涌出,直接就被吓尿了裤子。

    然而刀仆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拿起大刀,朝着朱小戒的脖子便砍了过去。

    突然,一根银色的铁棍,横向扫了过来。照着刀仆手中的大刀一拨,便让他的刀锋偏离了方向。萧飞使用银箍棒,及时的救下了胖纸。然后银箍棒一晃,朝着刀仆的脑袋便打了下去。

    刀仆仿佛也意识到了危险,巨型大刀一横,向银箍棒迎了上去。

    轰!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银箍棒和大刀撞到了一起。闪亮的火星,照亮了破旧的房间。

    这个魔灵,居然能接住自己千钧之力的一棒!萧飞神情一凝。

    刀仆转过头来,痴呆的面容露出了狰狞的神色。智障人士发狂,看起来真是可畏可不怖。挥动巨大的战刀,照着萧飞便拦腰便斩。刀芒挟着呼啸的风声,想要直接将他拦腰斩断。

    萧飞见状,脚下一动,轻松的躲开了刀仆的这一横斩。虽然他的铜皮铁骨已经是小圆满境界,不会被任何刀剑伤害。但刀仆这一刀力量强大,砍中之后还是不好受。

    伽罗棍法,八方降魔!

    萧飞躲开之后,一棒上撩,银箍棒化作数十道残影。

    刀仆居然不散不避,手中的巨型战刀飞快舞动,到处都是刀影,简直是滴水不漏。

    “阿弥陀佛!”

    萧飞神情庄严,念了一声佛号!

    佛门神通,净土法宗!

    右手形成剑指法印,伸手向刀仆一指。一团金黄色的尘土轰然爆发,向刀仆席卷而去。这个神通,和一方净土差不多。金色的尘土,都是一粒粒净土。

    净土能够净化冥界的邪魔,是任何冥界生灵无法抵挡的。净土碰到刀仆身上的时候,带着强烈的腐蚀性,让他身上的肌肤,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坑坑洼洼。

    魔神之体受伤,刀仆明显的停顿了一下。

    不过短暂的停顿之后,刀仆身形一晃。瞬间移形换位,巨大的战刀朝着萧飞当头便劈。

    缩地成寸,一步千里!

    萧飞脚步一动,身体瞬间从原地消失。这个神通,属于移形换位类别的仙术。和筋斗云,腾云驾雾是同一类的。当然,缩地成寸的级别,远远不及筋斗云,也不及腾云驾雾。

    “轰!”

    萧飞躲过了之后,刀仆巨型的大刀,一刀斩在了一块巨大的石案上。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石头案板,居然被拦腰站成了两段,轰然掉落在地上。切口之处,无比的光滑。

    大品天仙诀!

    萧飞把仙气凝聚,进入仙人模式。他现在修炼到了四重境界,已经相当于修仙化神期。

    这个魔灵刀仆,居然逼得他进入了仙人模式。

    银箍棒!

    大!

    银箍棒和如意金箍棒一样,同样能够随着主人心意,千变万化!在萧飞的意念之下,银箍棒瞬间变大两倍。然后一棒,狠狠的朝着刀仆当头敲了下去。

    这一棒,是仙人模式的一棒,发挥了仙诀的最大威力。

    刀仆拿刀向上一档。

    轰!

    千钧的力量,直接轰击在刀仆的战刀之上。刀仆魔灵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同时,双脚由于承受了巨大的力道,地面都被他踩出了两个深深的大坑。

    “噗!”

    刀仆直接喷出一口黑血,魔神之体受到了内伤。

    似乎也感觉到自己不是萧飞的对手了,庞大的身躯一晃,顿时从原地消失。然后化为一道黑气,飘出了房间。

    “哪里走!”

    萧飞一声大喝!追了出去。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嘛咪嘛咪轰!”

    地狱业火!

    萧飞身躯不动,单手合十在胸前。食指和中指形成拈花法印,然后中指一弹,一团幽蓝色的地狱业火,向那团黑气追了过去。

    地狱业火,专门对付冥界的灵体。而刀仆化为了黑烟之后,就是单纯的魔灵气息。一旦被烧掉,他就会灰飞烟灭,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刀仆魔灵也知道地狱业火的厉害,那团黑烟瞬间变化,又凝聚成了刀仆的身体。只要凝聚成魔神之体,把魔灵气息隐藏在身体里面,魔灵就不怕地狱业火。

    然而刚刚凝聚成了身体,萧飞的银箍棒又降临在他头上。刀仆,身形一晃,一步跨越上了房顶。他似乎觉得萧飞的银箍棒不够长,这样就打不到他了。

    再大!

    萧飞心念一动,银箍棒顿时变成十丈多长,脸盆粗细。然后朝着刀仆又是一棒轰了下去。

    轰!

    这一棒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刀仆的身上,直接把他打落,掉进了房间。而整个房屋,也被萧飞这一棒直接打的坍塌下来。茅草乱飞,泥石砖瓦纷纷掉落,烟尘飞扬。

    里面的大板牙和胖纸,在萧飞和刀仆大战的时候,早就躲在了角落,这才避免了被砖头砸伤。

    房屋倒塌之后,露出了刀仆高大的身影来。刚才萧飞的那一棒,已经让他身受重伤,坚硬的魔神之体,皴裂出一道道裂缝,裂缝之中溢出一缕缕黑血。

    萧飞当然没有放过刀仆的意思,接着又是一棒打了下去。刀仆直接被打的扑倒在地上,手中拄着巨大的战刀,垂下了头。

    小!

    看到刀仆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萧飞心念一动,银箍棒变然后变成绣花针被他放进了耳朵里。

    “飞少,那个智障死了吗?”这时候,胖纸和大板牙从残垣断壁中钻了出来,扒拉掉身上的泥土,显得十分的狼狈。看到萧飞之后,胖纸就急切的问道。

    “还没有,不过他已经被我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萧飞说道。

    大板牙和胖纸闻言,这才看到了垂头下去的刀仆。然而就在此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刀仆的身体突然一下像空了的麻袋一样软了下去,然后整个身体化作了一滩黑色的血污。

    “怎么回事?”大板牙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