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抢钱行动
    “我可不管什么法不法的,总之我是要拿东西。”萧飞说道。他是修仙者,修仙界的法则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超过法律。在修仙界,杀了敌人之后都要夺取宝物的。

    “那好吧,反正这次任务也不是那么正规。”陈梦琪也不忍违逆萧飞的意思。

    “我们三个分开去搜。”萧飞又对蓝雨蝶说道,“乖徒儿,你车上不是还有书包吗,把里面的书全部倒了,拿来装钱或者金银珠宝什么的。琪琪,你把电脑包也腾出来。”

    额,两个女生直接无语,这得有多贪财啊!不过她们依旧听从了萧飞的吩咐,去拿书包和电脑包。

    她们之后,萧飞便在这个房间里翻箱倒柜。看到箱子打不开直接一拳头打扁,甚至连床都给拆了。

    咦,这里居然有一本道术秘籍!萧飞砸烂一个木箱之后,发现里面躺着一本泛黄的古书,上面写着茅山道术几个大字。

    邪恶道士的道术在我面前就是小儿科,但拿走也没什么坏处,反正我的袋子装得下。

    想到这里,萧飞直接把书放进了乾坤布袋。

    没多久,又在一个铁箱发现了一柄古色古香的宝剑,剑鞘之上写着青龙宝剑四个大字。

    “这把宝剑他如此珍惜,一定是个宝物。”心中想道。

    “呛!”

    萧飞直接抽出来看。

    嗯,这把宝剑还不错!是茅山祖师葛洪的佩剑。里面封印了一头青龙的元灵,不过好像已经有数千年没有被召唤出来过。想必是茅山派的后人,法力不够的原因。

    我已经有武器了,宝剑对我来说好像没用。这把剑有两千年的历史,听胖纸说古董很值钱,这把剑应该卖个几千块。

    发现宝剑的价值后,萧飞又把青龙剑放进了布袋里面。

    然后继续四处寻找,又发现了很多的道符,人偶之类的施展邪术用的东西,另外还有茅山僵尸拳的秘籍。而这些东西,都被萧飞视为垃圾,直接给无视掉了。

    怎么就是没有钱呢?萧飞郁闷了。

    他还不知道这个房间本来就是邪恶道士练道术的地方,根本不会放钱。

    走出去之后,发现蓝雨蝶和陈梦琪已经搜刮完毕了。她们都是超级富二代,能让她们看上的东西不多。蓝雨蝶的书包里装着很多女人用的首饰,金银珠宝。

    而陈梦琪的电脑包里,却是空空如也,不过右手却提着一个旅行包。

    “嗯!乖徒儿的收获不错,这些金耳环,金项链什么的,应该能卖不少钱。”萧飞点了点头,赞许的对蓝雨蝶说道,“不过为师也不是吝啬的人,乖徒儿你要是自己想要的话,拿一个去戴好了。”

    听萧飞的语气,已经把那些金银珠宝当成自己的东西了。

    “这些首饰都是那些脏女人用过的东西,我才不要呢。”而蓝雨蝶却是不屑的说道,“而且这些黄金的东西,本小姐还看不上。”黄金的东西,在奢侈品中就是最低档的。

    “飞少,你不能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听到萧飞的口气,陈梦琪就开始紧张起来正色说道,“我们都是帮警察办事的,所以这些珠宝,都应该交给国家。”

    “如果不是要把赃物交给国家,我才懒得去装呢。”蓝雨蝶也跟着说道。说完,一下把包扔到了沙发上,十分不屑。

    “琪琪,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而萧飞却没有理会蓝雨蝶,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梦琪手中的箱子。他凭借着自己敏锐的第六感,感觉出了里面装的全部都是钱。

    “这里面都是些罪犯的犯罪证据,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陈梦琪立刻说道。

    “我不信。”萧飞说完,一下向旅行包扑了过去。

    而陈梦琪急忙把旅行包往自己身后藏,冷不丁一下被萧飞,仰面扑倒在地上。

    “包包给我!”萧飞压在她柔软的身躯上,却顾不得享受。抓住了旅行包的袋子,大声说道。

    “不给!”而陈梦琪则是抓住另外一角,死也不放手。

    于是两人就这样争抢起来,两人就这样亲密的接触,而且还不断的扭动起来。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蓝雨蝶说道。

    “哗啦!”

    话音刚落,那个绿色的旅行包,直接被他们扯成了两半。顿时,一张张大红钞票,天女散花似的散落在地上。直接铺了一地,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左右。

    “好多小钱钱啊!”

    萧飞顿时双眼放光,发觉自己似乎要窒息了。他现在眼中只有钱,周围的所有东西似乎都看不见了。

    突然,萧飞一个饿虎扑食,一下扑在了钱上面,抓起一把就往自己的布袋里面塞。

    “你不准抢!”陈梦琪急忙说道。也跟着向旅行包里面装钱,一边还说道,“这些钱,都要交给警方的!”

    “雨蝶,你还愣着干什么,帮我抢啊!”陈梦琪发现自己两只手不够用了,对蓝雨蝶说道。

    “好啊!”蓝雨蝶嘻嘻一笑,也跟着一个饿虎扑食,扑到了钱堆里,加入了抢钱的行列。她卡上的零花钱都不止十万,因此她只把抢钱当成了一个好玩的游戏。

    “飞少,把你抢的钱都交出来!”把地上的钱搜刮干净之后,陈梦琪对萧飞说道。

    “不给!”萧飞捂住了口袋。

    “琪琪,算了。”蓝雨蝶在一旁劝说道,“打死邪恶道士都是飞少的功劳,他抢的那些,就当是他的幸苦费吧。”

    “可是”陈梦琪说道,“我老爸是局长,难道你要让我在他面前撒谎?局长的女儿也犯法了,把赃款据为己有?”她一直受到良好的法制教育,心里还过不了那个坎。

    “钱又不是你拿的,是给飞少的服务费,根本不算是据为己有。”蓝雨蝶说道,“而且这些钱就算交上去,你能保证它们能用在人民身上?”

    “那好吧。”陈梦琪无奈的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都给我一个面子。事情就这么算了。”蓝雨蝶说道,“以后谁也不许说出去飞少抢了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