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奇怪案件
    就在萧飞和唐雨辰约会的时候,陈梦琪已经回到了家里。她家住在花都市三环外,因此平时很少回家,每个星期才回家一次。不过今天受到了张悦的邀请,准备和父亲说一声。

    她的家是三房两厅,十分豪华舒适。陈梦琪把书包往桌子上一丢,一下扑在了沙发上,然后打开电视。

    这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国字脸胖的中年人,他身高一米八,十分的健壮。身穿高级警司警服,看起来英气勃勃。他正是陈梦琪的父亲陈一索。

    “老爸,你回来啦!”陈梦琪一下跳起来,过去拉住了陈一索的手,十分的亲热。

    “呵,我的女儿今天怎么回家了?”陈一索脸上露出了笑容。上个星期陈梦琪在林小舞家里,算起来已经接近半个月没回家了。因此见到女儿,他还是很高兴的。

    “今天我们的教练张悦给我说,要把我推荐到市体操队去,将来进入国家队,我回来征求一下您的意见。”陈梦琪说道。

    “你自己是什么想法?”两人坐到了沙发上,陈一索问道。他的思想十分开明,首先问女儿的意见。

    “我不想去。”陈梦琪说道。

    “我同意你的看法。”陈一索说道,“每个人的中学时代,都是人生的重要经历。一旦你去了体操队,每天都是艰苦的训练,那样会失去很多重要的乐趣。”

    青春年纪,花样年华,就是要和同龄人一起。而专业的体操队,朋友很少,而且几乎没有课外活动。

    “看来我们的意见相同。”陈梦琪说道,“对了,老爸,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有些愁眉苦脸的?”

    “最近在花都市郊区的一个出租房里,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命案。把刑侦队搞的焦头烂额的,一个星期了连一个线索都没有。这起案子造成的影响很大,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恐怕那些市民会怀疑我们的办事能力。”陈一索说道。

    现代社会通信发达,如果处理不好案子,会被一些人上传到网上,会造成舆论压力。

    “什么离奇命案?”听到有离奇的命案,陈梦琪顿时来了兴趣,她从小的愿望本来就是当警察。

    “反正你以后也当警察的,我就告诉你好了,让你先历练历练。”陈一索说道。

    说完打开了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神舟战神笔记本电脑。打开电脑,点了一个图标,就出来一个pp幻灯片,里面有这起案件的详细内容。

    陈梦琪凑过头去,仔细观看。

    第一张幻灯片,是死者的照片。死者是一个男孩,大约十三四岁左右。身上穿着一套红色的连体泳衣,双手双脚都被人用绳索捆着。下面打印着一行小字:死者匡志军,性别男,年龄13岁。

    “只用一根绳子就把他的手脚全部捆住了,而且还打了死结,绳子勒住胸部”看到了照片,陈梦琪惊讶的说道,“凶手的捆1绑的水平,好专业啊!”

    “什么专业!不知道学好,整天就知道看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陈一索瞪了她一眼,不悦的说道。

    原来这种捆绑方式,就和岛国片里面的捆绑方式一模一样。陈梦琪这么说,那就证明她以前是看过这种片子。

    “老爸,那些刑警看到这种捆绑方式,没有怀疑是性1侵?”陈梦琪正经的说道。

    “他的确受过性1侵,而且衣服上还有蜡油!”陈一索转换话题说道,“先不说这方面的事情”虽然陈梦琪励志要当警察,将来肯定会接触到这些东西,但她现在毕竟还没成年。

    说完,他点开了下一张图片。

    这张图片是死者被发现后的情况,男孩死的时候,整个人被捆绑着挂在出租屋的横梁上,身穿红色泳衣,脚下挂着一个秤砣。另外还有一个伤口的特写,在他的头顶,有一个深深的针孔。

    “看起来好诡异啊!”陈梦琪说道。

    “的确很诡异。”陈一索说道,“在案发现场,警方既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脚印,又没有发现作案凶器,更未发现男孩身上与人搏斗的痕迹,周围环境也颇为自然祥和。”

    “莫非凶手有轻功?”陈梦琪说道。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陈一索说道,“没有线索,警方就没法去追踪。而且死者父母都在城里打工,一个人独居,而且性格内向,基本上没和人交往,这让警方就更难追查凶手了。”

    “警方看到这个案件之后,都认为是灵异事件。另外这起案件已经被人上传到了网上,引起很多人的猜测。”

    “既然是灵异事件,那我就给你推荐一个人,他应付这种事情十分的拿手。”陈梦琪说道。

    “谁?”

    “我的一个朋友,他叫萧飞。”陈梦琪说道,“也在我们郁金香中学,高一七班的。”

    “一个中学生能帮上什么忙,你就别给我添乱了。”陈一索说道。

    “既然你们都没有办法,何不找他试一试呢?”陈梦琪说道。

    “那好吧,你打电话通知他,让他明天到警局报道。”陈一索说道。其实警察也经常遇到这种灵异案件,而且还专门成立了诡案组。诡案组的人一致认为,这是某个道术高手做的手脚。

    在诡案组的专业人士眼里,侍者脑袋上的针孔,是分魄针造成的,能够吸走人的魂魄。红色泳衣是锁魂红衣,脚底的秤砣是坠魂砣。很显然,那个邪恶道士,是弄走了他的魂魄,拿去当厉鬼养了。而且男孩的生辰八字是阴年阴月阴日,死后变成的厉鬼十分的厉害。

    而且在案发的前一天,死者的母亲竟然梦见了一个看不清脸的黑衣人在自己家的门口,对着男孩母亲诡异地笑了笑,之后便消失了。第二天,在外面母亲感到颇为不对劲,急忙和自己的丈夫赶回家,才发现儿子已经在房梁之上吊着,并已身亡。

    这在专业人士眼中看来,就是死者临死前有了预感,便托梦给母亲。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是十分灵异的。

    不过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追踪到这个神秘的道术高手,而且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斗得过。

    “不过,你要让他悄悄的来,不要声张出去。”陈一索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