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4章 苏凌月的疑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留下来陪我好吗?

    听到陆天龙这句话,苏凌月本能想要拒绝,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不怀好意想要趁机占便宜。

    这可是在青城城主府,住在这里的不只有战龙一群兄弟们,还有琳达和她的父亲,还有虎贲军和战龙军团的一些人。

    要是这消息传出去,让她还怎么见人。

    “留下来陪陪我,我只是觉得……有些孤单。”

    陆天龙把头埋在苏凌月的身前,低声开口道,磁性嗓音里面带着一丝难掩的失落和忧愁。

    “我……好吧。”

    鬼使神差的,苏凌月一下就心软了,竟然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又想到刚才陆天龙竭嘶底里喊叫的声音,又想到了刚才他从睡梦之中惊坐起那无助和茫然的模样。

    应该是梦到了他的母亲,才会让他出现这种状态,这跟平日里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能乱动!”

    答应下来之后,苏凌月又赶紧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我不会乱动的,我只是想要找个人陪陪我而已。”

    陆天龙一边说着,大脑袋又在苏凌月的身前拱了几下,似乎想要找个舒服的姿势。

    “……”

    苏凌月彻底无语。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陆天龙的脑袋这么紧紧贴在她的胸口,而且还动来动去。

    她呼吸忍不住变得有些急促,脸上也抹上一层红晕,几乎控制不住就要将陆天龙直接推开。

    可她低头看了陆天龙一眼,这家伙脑袋靠在她的胸前,微微眯着眼睛,视线没有焦距,似乎不像是故意占便宜。

    或许还没从之前的噩梦之中缓过来吧。苏凌月在心中暗暗想着。

    不过这个家伙善于伪装,绝不能被他的外表欺骗!

    同时,苏凌月也在心里告诫着自己,毕竟之前她可三番五次在陆天龙身上吃过亏。

    比如帮她疗伤的时候,比如帮她传输古族力量的时候,比如想要跟她谈理想聊人生的时候,比如……

    反正各种理由五花八门,目的就是一个,就是要跟她解锁姿势。

    所以苏凌月也在心里下了决定,如果这家伙敢有任何不轨的动作或者企图,她会毫不犹豫直接转身离开!

    不过苏凌月这回真是错怪陆天龙了。

    陆天龙虽然慢慢平静下来,但是思绪却还在之前跟圣龙神见面的时候。

    圣龙神的音容笑貌,她的一言一行,刚才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像是放电影一样在陆天龙的脑海之中不断地回放着。

    尤其是刚才圣龙神所说,这天下恐将大变,圣殿要改变接引突破生死劫高手的规则,让陆天龙现在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在那个世界,圣殿或许不是最强的,或许也不能一手遮天,但必定拥有极大的权势,属于绝对的强悍势力。

    实力法则在任何地方都通用,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实力决定一切!

    他们觉得陆天龙有可能会给他们造成威胁,所以可以直接安排接引使者过来,寻找机会直接对出手。

    当发现这条道路走不通,他们可以马上改变策略,为免陆天龙过去以后给他们制造更多的麻烦,他们就改变规则,让陆天龙去不了那个世界。

    很无耻,但是却无可奈何。

    必须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改变规则,才能打破规则,才能自己制定规则!

    “陆天龙,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凌月突然打破了平静,低声开口问道,她问的自然是圣龙神。

    “她呀?很美,很圣洁,很慈祥。”

    听到她的话,陆天龙的思绪收回,脑海之中再次闪过圣龙神那张精致的脸,嘴角不自觉翘起一个弧度,这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母亲,世间最味大的人。

    不管是三岁孩童,懵懂少年,成熟中年,哪怕到了风烛残年,脑海之中恐怕始终都会记挂着她。

    在任何一个年龄段,当梦中见到母亲那慈祥的音容,恐怕都会泪湿床枕。

    “只是很可惜,到目前为止我只见过她两次,其中一次还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后来也是远远的看着她。”

    陆天龙苦笑一声继续说道。

    上次在凶地之中他受伤昏迷,圣龙神帮着他帮他治疗,只是苏醒过来之后陆天龙就敢去解决围攻龙族族地的异族,没有太多时间跟圣龙神交流。

    后来圣龙神冲出凶地,也是远远的出手,帮陆天龙夺取了龙皇剑。

    两人真正面对面交流,也就是刚才这一次。

    “我很羡慕你。”

    看到陆天龙脸上的苦笑,苏凌月轻轻叹了一口气。

    “从我出生起,我就没有见到过我的母亲,也根本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模样。”

    “恩?”

    听到苏凌月的话,陆天龙一愣。

    他当初在苏氏集团崭露头角的时候,曾经跟苏凌月的父亲苏世茂有过交流。

    他说苏凌月的母亲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便去世,是一个人辛辛苦苦将苏凌月养大的。

    可就算如此,苏家发迹好几代,早就是大家族,就算苏凌月的母亲去世早,也应该留下照片或者影像吧。

    难道苏凌月连她母亲的照片都没有看到过?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她,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苏凌月带着忧伤的声音继续响起,“可是哪怕是在梦中,我都看不到她的模样。”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为何又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给我,哪怕只有一张也好呀。”

    苏凌月喃喃诉说着,让陆天龙都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他虽然现在没有跟圣龙神团聚,但起码知道她还在,起码还跟她见过两次,起码未来还有希望。

    可苏凌月呢,甚至连她母亲的样子都不知道。

    有时候,很多人都埋怨自己没有鞋子穿,可却没有去看看那些失去了双脚的人。

    “从小没有母亲,一定受过很多委屈吧?”

    陆天龙轻声问道,在这一点上,他跟苏凌月有共同之处,从小便失去母爱,不过苏凌月还比他幸运一些,最起码还有父亲。

    但父亲如何努力,母爱的缺失都是终身遗憾和不能弥补的。

    “委屈?”

    苏凌月很认真的想了想,随即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对童年的记忆……几乎是完全缺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