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圣女贞德弹弹堂】
    ,精彩小说免费!

    女孩的脸色黑里透着红,羞愤交加,跑着跑着就委屈的哭了出来。

    这是一个误会,她根本不是奥斯汀介绍的泰勒,只是恰巧也在树下等人。

    郭旭误以为她长的很嫩,其实刚好相反,她过于早熟了。她今年才14岁未成年,看起来却有点20岁的样子,因为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去年参加在南卡罗来纳举办的模特大赛,征服了所有评委,获得了美国模特大奖。

    昨天她刚和母亲从佛罗里达州圣露西港来到洛杉矶,因为姨妈有点门路,说能让她在一部电影里出演配角,进入好莱坞。今晚她来参加派对为的是和电影制片人见一面,没想到一见“制片人”就被占了便宜。

    从小到大,家人对她的管教颇为严格,要她不得交男友,念天主教学校。她此前从没和异性牵过手,更别说拥抱跳舞了。她从小练舞蹈都是和同性朋友搭档。

    女孩越想越伤心,肺都快要气炸了。

    原来这就是好莱坞,哪怕长的人模狗样的男人,骨子里也是衣冠禽兽,还不认识就又搂又抱,实在太坏了!

    不行,反正这个角色我是拿不到了,这么走太便宜他了!

    女孩跑到大门口又绕了回去,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进了主别墅,开始寻找趁手的武器,她发誓要让色狼“制片人”吃不了兜着走,她要让其明白什么叫弹(蛋)弹(蛋)堂(疼)!

    她装备的武器“真-雷霆”刚才打出了暴击,但是功率太低,她知道对方很快就会醒,说不定还会来打击报复她,她必须武装起来。

    她在洗手间里找到了一个大号马桶塞,装备“真-畅通利器”,挥舞了两下,她觉得这武器虽轻但非常鸡肋,没伤害,拿着还很不淑女,放大招又太邪恶,只能放弃。

    她在客厅看到了一个大水果篮,里面除了苹果、鸭梨外还有榴莲,提起来装备了“真-牛顿水果篮”,这个威力够大,但她刚要走就被坐在沙发上聊天的人叫住了。

    “你要拿这些水果去哪里啊?”

    她想说自己吃不合适,量太大了,一个人哪能吃这么多?实话实说拿出去砸人太不淑女了,她只好放弃。

    又逛了两个房间,她在当储藏室用的房间里发现一台很小的旧黑白电视,装备“真-黑白家店”,可是小电视也太重了,她得双手才拿得动,也不行。

    终于,她发现了一条钢管好折凳,可藏在民居之中,随手可得,还可坐着它隐藏杀机,就算被警察抓了也告不了你……

    双手握着折凳腿挥舞了两下,她发现重量适中,无比趁手。

    漂亮!就你了!

    “折凳少女”快步走到了别墅门口,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是圣女贞德,她无所畏惧,只待到花前月下和色狼“制片人”决一死战。

    刚出门她就被人给叫住了。

    “梅根,你提着条折凳干什么?我不是叫你在那边的树下等吗?你跑到哪里去了?”一个穿着华贵的胖女人皱着眉头问。

    “姨妈,刚才那个色狼占我便宜,他应该还在那里。”梅根气呼呼的说,一扭头却看到个和郭旭衣着差不多的黑发男人,同样的圆寸发型,但要老得多,一看就有四十岁。

    胖姨妈苦笑道:“你快把凳子放下,我来给你介绍,这位就是《阳光下的假日》的执行制片人……”

    梅根张着嘴巴,呆若木鸡,她慢慢把凳子放在了一边,姨妈介绍的话完全没听进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原来刚才不是潜规则啊,那个男的到底是谁?他干嘛一见面就要和我跳舞啊?!

    “那个疯女人的到底是谁啊?!”

    郭旭是自己醒过来的,头晕晕的,浑身无力的到泳池边找到了奥斯汀,说了自己的遭遇。

    他想要找“泰勒”算账,却被奥斯汀告知那根本不是泰勒,她还没能摆脱闺蜜的纠缠,一直在别墅里尬聊呢。郭旭进别墅见到了金发碧眼的白人泰勒,一看就知搞错了。

    郭旭摔倒时脏了衣服,身体也不太舒服,完全没了和真泰勒认识的兴致。奥斯汀给他找了一条新泳裤,两人在室外游泳池一起游了几圈,郭旭的体力恢复,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

    奥斯汀笑问:“那女的是不是很漂亮?你该不会是一上来就动手动脚耍流氓,所以才被人电了吧?”

    郭旭在泳池边的躺椅上一躺,哼道:“别开玩笑了,我流氓她?那女的长的太丑了,皮肤差,发型土,脸上全是雀斑,嘴唇很厚,还是龅牙。”

    郭旭对女孩的那些好感全都烟消云散了,这就像一百个很喜欢上网,有网瘾的人,被“磁暴步兵”电疗后,99%都会表示上网不是那么美妙的一件事,剩下的那个人身体较弱被电成sb了,在一边歪鼻子斜眼的淌口水呢。

    都被电击了,要是还把凶手当美女,那得是怎样的痴汉?郭旭没那么变态。

    奥斯汀显然不信,笑道:“既然这么丑你为什么还和她跳舞?”

    我嘞个去,你这么机敏怎么不去当侦探而要混好莱坞呢?郭旭不知道如何解释。

    他用凉毛巾捂住了眼睛、额头,大声道:“气死我了,这人就是脑子有病。谁会在跳探戈的时候拿出电击器来电人?我发誓都是很正规的舞蹈动作,是很正常身体接触,我像是会伸咸猪手乱摸的那种人吗?”

    郭旭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他的仇人,那个名叫梅根的女孩躲在一个胖女人身后,缩着脖子、驼着背、踮着脚尖,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像个小猴一样从躺椅边慢慢移了过去,他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

    奥斯汀劝道:“反正她只是个女孩,也许性格特别清纯,所以才被你的举动吓到了,找不到人就算了吧。”

    “她长的一点都不清纯,你是不知道她那行为举止……”郭旭想起梅根伸舌头的样子,还有那灰色的瞳孔,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不下去了。

    “算了,我这人很大度,不记仇,别让我在三天内再看见她就行,过了三天,我连她长什么样都忘了。”

    “被电击是什么滋味?”奥斯汀笑问。

    “你绝对不会想知道的,幸好我训练有素,身体强壮才没出大事,换成是你可能当场就尿了。”郭旭感叹。

    “就你这体重还强壮?你这自恋狂,现在脸皮变的太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