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又是一个愚人节,郭旭仔细留意每个人的行动,尤其两箱佳得乐饮料是怎么进屋的。 他看到哈斯勒姆和一名替补内线早到了一会儿,把饮料搬进来,放在地出去搬其他东西了,没人看管。

    所有人到齐,做完热身运动,三个球员先过来开了三瓶,然后放在了场边不同的位置,地面,窗台,这样不会搞错拿对方的饮料。这三人两个是后卫,一个替补内线。

    “喂,你看什么?”佛大教练利-多诺万问。

    多诺万今年35岁,发迹线感人,额头一个大三角和赛亚人王子似得,很有威慑力。

    他的球员生涯并不成功,在1987年nba选秀于第3轮第22顺位被犹他爵士队选,在nba效力两年选择退役。在郭旭前世,他的教练生涯较出彩,在佛罗里达大学执教了19个赛季,并夺得两个ncaa总冠军,之后成为了雷霆队史第3位主教练。

    郭旭凑的太近,终于引起了一点怀疑,他没眉毛的特点让人忍不住想看两眼。

    郭旭直接把布拉德-史蒂斯的想法套在了自己身。“抱歉,我是篮球爱好者,步行者队的球迷,平时也关注ncaa,将来想去一所大学做篮球志愿者,我想听你们说战术学一点东西,可以吗?”

    多诺万不疑有他。“那你听吧,你的眉毛是怎么回事?”

    郭旭把帽子一摘,苦笑道:“我生了场怪病,全身脱发。”

    全身脱发,真的好可怜。周围的人纷纷投来了怜悯的目光。

    邦纳脑洞大开,打了一个哆嗦,瞥了他的裤裆一眼。可怜的娃,这是注孤身的节奏啊。

    他们都没往“这是个间谍”的方向想,因为没听说过四强赛有哪个选手是得病脱发的,如果有,肯定是一见难忘,毕竟球员里有个红头发的都能吸引眼球。

    下一次循环,郭旭轻车熟路的获得了清洁工作,午随便吃了两个豆腐汉堡,搭车去了一家药店。

    郭旭进门笑问:“请问有泻药吗?非常强力的那种。”

    导购的黑人女护士疑惑的看着他,不像有病的样子。“你要泻药干什么?”

    郭旭叹道:“我是普渡大学的学生,寝室的舍友肠子不太好,已经好几天没大便了,今天他在宿舍很不舒服,让我来帮他买点药。我们都是穷学生,没钱去大医院看病,所以……我需要最厉害的那种泻药,见效越快越好。”

    护士笑了,表示理解。美国的医保是很恶心人的,学生真的是看不起病,只要叫车送去了医院,随便做个检查什么的,出来得花费两千美元以,肠子出毛病更贵,大概得拍片,确定不是肠梗阻之类的大病。

    “他这种情况,其实最适合用开塞露。”护士介绍。

    郭旭摆了摆手:“出门的时候他特意嘱咐过我,绝对不要开塞露,如果要是我给他带回那个,他从学校的钟楼跳下去。话说……开塞露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护士嘿嘿一笑:“我想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其实郭旭知道开塞露,理查德森家里养了一条沙皮狗,高时那狗便秘很严重,宠物医院开了这玩意,然后理查德森在父母的命令下去给狗灌肠,郭旭帮忙按着狗,那画面太美了,他完全不想有这段记忆。

    郭旭如愿买到了强力泻药,三个小药片,护士说一片行,他说是备用的。

    按护士的说法,这药的效力极强,只要人吃了,再怎么便秘,十分钟后也会对肠道进行一次大清空。

    药必须谨慎使用,因为患者不会是普通的腹泻,而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种壮观场面,据说曾有个人在外面误吃了这种药,结果喷在了电梯里……

    要不是郭旭长的帅,一看很正义,护士是不会卖给他的。

    为保险起见,护士还是询问了一下:“今天是愚人节,我得问问,你不是拿这个搞恶作剧吧?如果给正常人吃这药是犯罪。”

    “小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看起来像是会犯罪的那种人吗?恶作剧的话,我想拿根拐杖,带墨镜假装成盲人,然后向我喜欢的,迎面走来的那个美女撞去。”郭旭微笑道。

    护士想象了一下,双手合十感叹:“听起来真浪漫。”

    浪漫个爪子啊。帅哥这么干女生或许会喜欢,要是个丑男这么做,百分百是耍流氓,会被人打的假瞎变真瞎。

    理发后,郭旭去了球馆,等哈斯勒姆放下一箱饮料后,他凭着记忆拧开了会被最早拿走的三瓶佳得乐,把药片快速放了进去,然后拧盖子,看不出半点破绽。

    做完这一切,郭旭先离开了球馆一会儿,等人都到齐了,他才又拿着拖把姗姗来迟。他没有和人说话,尽量避免产生蝴蝶效应。

    球员们像之前一样热身,听战术,准备分组对抗,三名球员也拿起了三瓶饮料,郭旭则和多诺万聊了几句,说了那番想做篮球志愿者的话。

    对抗赛只打了5分钟,今天的重头戏演了,拿到前三瓶饮料的球员,陆续表示肚子不舒服,急着找厕所去了。

    本来球队能打的人少,多诺万见状发脾气了:“我再三嘱咐你们别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聚餐都吃什么了?”

    “没什么,是快餐啊。”迈克米勒回答。

    一个黑人球员在一旁插话道:“会不会是因为午有一个菜不新鲜?我们一起去的,大部分人都没事啊。”

    其他人也纷纷发表意见,没人往饮料的方面想,因为已经有7个人喝过饮料了,还是他们自己带来的,谁会想到有人给饮料加料呢?只加三瓶逻辑似乎说不通,要是为害他们的话,完全可以让所有人都拉肚子。

    分组对抗能场的球员只剩9人,这尴尬了,教练组的人年龄偏大,和小伙子们打球根本起不到好的训练效果,较靠谱的是多诺万亲自下场打,他毕竟是打过nba的控卫。

    可多诺万还要在场边看训练效果,他想了想,对一个一米八左右,二十多岁的白人青年说:“托尼,你能去打一会儿吗?”

    “啊?我?”托尼指了指自己苦笑,明显不自信。

    他是球队没薪水的志愿者,平时研究录像,做后勤工作的,他没什么肌肉,防守稀烂,进攻也很业余。

    多诺万当然也清楚托尼去打训练效果差,可是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时,郭旭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