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将修
    ,!

    九变境气息激荡,双方毫无保留实力,坐下异兽更是踏碎苍穹,两杆大戟乱舞乾坤。

    杀伐迸发,无论是石不凡还是江左大郎,都是出生古老的世家大族,所施展的杀伐自然无比的强大,爆发的能量更是无比的狂暴。

    古战场震动,仿佛难以承受两人的交手,一戟挥出,搅乱天地,江左大郎犹如无双的战神,所向睥睨,不知道让多少观看的修士向往。

    石不凡同样不差,体内紫色鲜血沸腾,无比的霸气,手持平世戟这样的天生兵器,便是无法发挥真正的威力,却也拥有镇压万世的错觉。

    大戟这样重型的兵器,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空间震荡,能量更是宛如风暴扩撒八方。

    纯白的天马踏足虚空,这匹性格温和的天马,此时双目满是怒火,身为顶尖的异兽之一,即便面对善麟这样的太古遗种,它都没有任何的畏惧,伴随自己的主人征战对方。

    马上的江左大郎更是强大无匹,手中乌黑色的大戟,就算材质上无法与平世戟相比,也是世间罕见的材料锻造而成,一戟而出,仿佛猛虎出笼,凶威撼世,配合修炼的绝世杀伐,逼得石不凡这个人族特殊体质,既然难以阻挡。

    尖锐的戟尖划过,溅起朵朵紫色的鲜血。

    石不凡怒吼,驾驭善麟倒退,避开对方的锋芒,能量激荡,手中平世戟镇压而下,扫荡狂暴的能量。

    南府学院的师生表情惊愕,没有想到石不凡会不敌,落入下风,石家的人更是脸色难看,压抑出手的**,死死咬着牙。

    “你不行,太差了。”江左大郎淡淡道,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屑和鄙夷。

    但,就是这样的语气,让石不凡怒火中烧,既然有突破的征兆,体内紫色更是沸腾起来,毛孔溢出紫气,随即天地一沉,自身疆域映照虚空。

    而在这片疆域上,屹立穿戴甲胄、正列大军的虚影,八座道台与道宫分别镇压八方,不同于道宫的与世不同,没有宫墙与宫顶的存在,更像是一座更高的道台。

    “这便是霸体的道宫与道台,与我们果然不一样。”万兽圣子道,注视古战场中映照虚空的疆域。

    三位王道强者也是瞩目,第一次见这样的道宫与道台,双眼深邃,有大道痕迹划过,要看透霸体道宫与道台的奥妙。

    “传说,霸体横扫乱世,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江左大郎大笑道,战意高涨。

    轰隆。。。。。

    他自然要回应石不凡,自身疆域映照虚空,只是疆域的情况,与霸体的疆域极为的相似,只是道台与道宫的不一样而已。

    这一点让很多人目瞪口呆,唯有少数人看出其中奥妙,清楚为何会这样的像似。

    “看来他们都是以将为目标,不是追求自身的强大。”青木国王说道,直接道出两人的疆域为何极其的像似的原因所在。

    因为他也是走这条路,世间众人只知道修为的境界,却不知道修士也是有区别的,有的人追求自身的强大,有的人则是为了统领大军。

    而知道这个区别的人,都会用别的东西去称呼,分别为道与将,也就是道修和将修。

    轰隆,,轰隆。。。

    古战场发出雷鸣般的声音,两人疆域内的大军虚影复苏过来,亦如洪流涌向对方,宛如重现古战场当年的战争。

    而他们自己则是骑在各自的异兽上,待在中央的道台与道宫,仿佛是点将台一样,指挥自己的军队,横扫敌人。

    这样的交手,在很多人看来极为的另类,但是在知道区别的修士看来,再正常不过,要知道顶尖的大势力中,道修固然众多,却不能缺少将修的存在。

    因为顶尖大势力之间的战争,并不仅仅存在道修间的胜负,还有各方势力自己的军团,而这些军团就需要将修来指挥,才是真正决定胜利的关键。

    不然,道修的声音,将修与军团的失败,便是赢了对自身打击也是非常大的,甚至可能会出现断层的情况。

    大军厮杀,喊声震天,便是这些大军不是真正的大军,只是虚影而已,只是烙印而已,不会有真正的死亡,但每少一个都会对修士自身造成反噬,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去重新烙印。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预料,身为人族特殊体质的石不凡,居然不敌江左六郎,自身疆域的大军,被屠杀的干干净净,而对方的伤亡少的可怜。

    噗。。。

    石不凡直接一口鲜血喷出,遭到极大的反噬,身体椅,差点从善麟上栽倒下来。

    他稳住身体,表情极为的愤怒,疆域紫气弥漫,要重现大军烙印,不甘这样的失败,不甘身为人族特殊体质,怎么能输给对方。

    “这一场是我南府学院输了。”就在此时老院长开口道,承认石不凡输给了江左大郎。

    刹那,南府学院的师生失神,随即表情颓废,生出无力感,连身为霸体的石不凡都输了,还怎么打赢对方,便是连万兽圣子,这位另类的将修,也不得不承认,面对江左大郎,自己没有胜算。

    唯一,松了一口气的是石家的人,便是心中愤怒,也总比继续下去好,他们在大军被屠杀的刹那,就像让石不凡认输,只是碍于南府学院没有开口,他们无法开口而已。

    输固然让人愤怒,但是伤及石不凡的本源,那就是得不偿失。

    最后石不凡重新烙印大军再现,完全是在燃烧自己的本源,不然怎么可能刹那就能烙印出现,这是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不,我没有输,我还没有失败。”石不凡怒吼,根本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直接燃烧自己的霸体本源,重新在疆域烙印大军,更是驾驭善麟直接杀了过去,平世戟高高举起,随即狠狠砸落,犹如横成天地的山脉,像是要隔断苍穹与大地。

    “回来。”石家的人惊恐大叫。

    但,为时已晚,大军齐齐举起手中的兵器,向着冲杀过来的石不凡出手,刹那间,铺天盖地的兵器遮天虚空,直接命中石不凡,穿体而过,溅起大量的紫色鲜血,犹如一场大雨飘洒古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