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被追杀
    ,!

    太阳沉入地平线,白天变成黑夜,死地的大爆炸还存在,极为的耀眼,便是相隔最远的城池,都能看见向着天空翻腾的烈焰。

    黑夜的沙州寂静无比,荒原上点滴的帐篷,灯火寥寥,便是存在城池都非常的昏暗,唯有城内传出嬉笑声音,才能证实这是一座有人存在的城池。

    白羊和棕马在围栏中休息,但是很快便惊恐不安,便是蒙包中的游牧人走出,技术再如何的高超,都无法让白羊和棕马平静下来,它们惊恐无比,发出不安的叫声,互相冲撞想要逃离这里。

    “怎么回事。”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个粗狂的人走了过来,脸色难堪。

    这是一个大的游牧人族群,有数十阁蒙包存在,最中央最大的蒙包是头领居住的地方,里面燕燕莺歌,有大汉醉酒的放肆大笑,也有女子沉重的喘息。

    但是,这样的画面很快便被族群中,白羊和棕马的不安嘶鸣打断,里面的人大咧咧诅骂,话语极为的难听,很久后发现白羊和棕马还没有平静,便有人走出质问。

    “大勇士,不知道为什么,白羊和棕马......”这名游牧人还未说话。

    下一秒,远方响彻巨大的轰鸣声,烟尘四起,狂暴的风席卷过来,直接掀碎栅栏,连牢固打在地面的蒙包,都难以承受,被吹上天空粉碎。

    随即远方烈焰升腾,火光明亮宛如白昼,这群游牧人族群,顿时慌乱起来,为首的头领本来满身酒气,已经昏昏沉沉,瞬间清醒过来,恐惧注视远方。

    他不是修士,只是强装的普通人,无法看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知道能造成这样的情况,唯有那些寺庙的修行者。

    “走,走,远离这里。”首领大吼,率先跨上一匹棕马逃离这里。

    游牧人族群看到首领的离开,就算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也知道不是他们可以面对的,继续待下去必死无疑,立马各自逃离这里,场面极度的混乱,甚至出现了棕马踩踏事件。

    火焰翻腾,两人从中出现,各自向着倒落在地面,身体踉跄,退了数步才稳住,随即相隔火焰看向对方,便是什么都看不到,但神念也能感觉对方的存在。

    王道麟脸色无比的难堪,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追了上来,而且便是受伤,实力依然强大,不由握紧手中的古剑,更是平复体内的能量和气血。

    他注视对方,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神念探查对方的时候,更是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寻找逃跑的路线,随即发现一个方向,是空无一人,没有任何蒙包的存在,立马转身疾驰。

    “你跑不掉的,这片荒原便是你的埋骨之地。”江左六郎冷声道,眨眼消失在原地。

    如光划破虚空,来到王道麟逃离的前方,手中大戟横扫而出,威势无匹,仿佛坠落的星辰,极为的恐怖。

    王道麟强行停止前进,躲避对方的攻击,古剑挥出迎上,发出“铛”的声音,两股能量汹涌撞击,反震的他自身倒退,对方也退出一步,随即大地沉陷,泥土乱飞。

    然而,一击而已,并不代表结束,江左六郎直接攻杀过来,大戟乱舞虚空,施展杀伐。

    轰隆。。。

    雷鸣连连响彻,有闪电划破苍穹,照亮这方会,随后伴随大戟的舞动,从苍穹劈落下来。

    大地炸裂,电芒肆意散开,仿佛蜘蛛游走大地,草木化为灰飞,一片狼藉。

    王道麟第一时间避开,古剑绽放光芒,映照黑夜,一道剑芒划破虚空,璀璨的让人无法睁眼,他自身则是转身逃离,施展神行万里,速度极快,消失在这里。

    大戟粉碎剑芒,江左六郎踏步而出,紧跟其后,穷追不舍,根本没有半点放过对方的意思,那双冰冷满是杀意的眼睛,仿佛能看见血海尸山。

    两人一逃一追,中途不断的交手,让寂静的荒原响彻轰鸣,能量激荡八方,便是连寺庙都绽放光芒,里面的佛像菩萨金身等等,守护不会被波及。

    僧侣盘坐大殿,神情庄严,口诵佛门经文,祈求灾难的结束,而那些武僧等普通僧人,则是瑟瑟发抖,不安坐在大殿内,或是手持兵器待在广场上,心中默默期待快点结束。

    “可恶。“

    王道麟忽然转身,手中古剑迎上大戟,被震得倒飞出去,落在大地上,身体踉跄倒退才稳住。

    他随即改变方向继续逃离,因为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城池,就算只有点点的光芒,都能听到里面欢歌笑语。

    王道麟不想祸及普通人,不然自己会良心不安,毕竟身为人族修士,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而且根本无用,这些普通人在对方眼中,与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只能徒增死亡而已。

    而那些寺庙里面的正式僧侣,是修者没错,但是实力最多不过拓疆,便是有筑基又有什么用,又不是像佛城、白马城这样的大城池。

    ”呵呵,看来你还挺顾忌这些蝼蚁的,但是又有什么用,作为修士若有情,如何能走上巅峰。“江左六郎冷声道,极为的不屑。

    他眼中只有蝼蚁和自己,便是那些强大的存在,都不屑一顾,因为极度的自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超过他们的存在。

    ”滚。“王道麟冷声,古剑迎上对方的大戟,自身倒退,转身继续逃跑,神情愤怒道”我人族修士必要有情,不然怎么可能有今时今日的人族,先贤的努力和剑祖等人的大义,名传千古,被多少人称赞。“

    江左六郎讥讽大笑道“哈哈,所以武祖黯然落幕,武道再难辉煌,剑祖伤心离开,不留传承在十三州,便是连最惊艳的魔祖,除了百花州外世人可曾知道,便是连百花州都是恶名而已。”

    “你说什么。”王道麟扭头问道,表情狰狞。

    但是他没有失去理智,清楚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数枚道宫级别的金量珠,随时埋在泥土之下,为自己创造机会,甩脱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