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争风吃醋
    ,!

    消费昂贵的天香楼,已经人满为患,一楼大厅更是高朋满座,而上面的楼层就算没有人在,也早已被贵族和官员预定。

    然而金钱开道,便是在人满为患的地方,管事的人都能找出一个位置,更加别说是天香楼,这样一掷千金的地方,只要有足够的金钱,便是预定的包房都能给你。

    王道麟没有选择楼曾的包房,想来就算坐在包房内,先前预定的人也会来找麻烦,不由会破坏自己的心情。

    他自然不怕麻烦,然而这样的麻烦没有必要,自己又不是普通人,除了修炼相关的事物外,早已不在意普通人的享受,而自己只所以在这里,或者待在佛城没有离开,只是为了享受过年而已。

    毕竟,在自己很泄未测试是否有修炼天赋的时候,还是非常的期望过年,可以从自己父母和长辈那里得到压岁钱,随后便是因为柳青的原因,会在新年第一天家族举行的宴会上,偷偷跑过来看望自己。

    “多久时间了,五年还是六年,从你当初离开之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过年,我再也没有任何期待了。”王道麟喃喃道,表情惆怅,注视杯中的清酒,随即一口饮尽。

    伴随时间慢慢的过去,天香楼越发的热闹,楼上的包房早已有人在里面,而大厅前方的舞台上,更是有姿色上等的女子,手持各样的乐器,弹奏乐曲。

    而楼中的气氛也在慢慢的酝酿,等待突然黑暗之后,一束亮光从舞台上方洒落后,更是达到了顶峰,不止是一楼大厅的人高声呼喝,便是楼上包房的人都不由走出来,因为今夜的重头戏将要开始。

    花魁,是烟花之地每年都会选出,委身青楼的女子中,各方面都最为优秀的女子,赐予花魁的称号,而天香楼每年都会有花魁诞生,而后在新年的时候,为客人表演,希望入的达官贵人的眼中,从而为自己赎身。

    当然这些达官贵人为花魁赎身,自然不是为了给对方自由,而是成为自己的小妾,这样总比一直待在青楼好。

    乌娜便是去年天香楼的花魁,一直被天香楼保护,直到新年第一天才出现,为的就是利益最大化。

    等待一根红绸从天而落,一道曼妙的身影,顺着红绸缓缓落下,配合光束的效果,还有乌娜的穿着,犹如九天玄女落入凡尘,刹那间引得楼内所有人高声尖叫。

    特别是在看清乌娜的容颜后,更是出现短暂的安静,只能听到咽口水的声音。

    “还好这里是沙州,如果是其余的州,这样的女子早已被修士强抢,成为亵玩的禁脔。”王道麟想道,确实被对方惊艳到了。

    他自认为见过很多倾城的女子,便是天香圣地的圣女,都是世间仅有的绝色,妩媚倾城、祸国殃民两个成语,完全能在天香圣女身上完美展示出来。

    但是眼前的乌娜又充满别样的风情,一头浅紫色的秀发,妩媚动人的脸,完美的身姿,多一份都嫌多,少一分又会减分。

    舞台上乌娜独舞,伴随乐器舞动曼妙的身姿,长袖飘空,妩媚天成,看在众人眼中直觉的春心荡漾。

    随后有其余的女子上台,顿时独舞变成群舞,她们自然姿色不差,便是放在这烟花之地,其余的青楼都算的上头牌,往昔也是不会出现,只会在新年第一天的时候出来,为的就是博得楼内贵族和官员的心动,为天香楼卖出一个好价钱。

    一曲完,乌娜和众女离开舞台,瞬间引得大厅内众人叫好,楼层包房内的人,更是开始叫价。

    “一千钱,希望乌娜小姐能配我家公子喝杯酒。”有仆人大叫道。

    天香楼是不允许奴隶进来的,但是能准许仆人跟随,毕竟两者的地位有着巨大的差距,仆人好歹也是平民,只是卖身给了贵族而已,做的事情是伺候人。

    “玛德,你隆达家公子那鸟样,一千钱就像要乌娜小姐过来,简直要笑死我们了。”另外有人嘲讽,继续开口道“一万钱。”

    先前那名仆人立马不说话了,便是他身后的公子都涨的的脸色通红,奈何对方的身份在那里,只能强忍,连身边的女子都一把推开。

    伴随叫价越来越高,气氛越发的炙热,便是一楼大厅的众人,都在兴致勃勃的谈论,最后谁会得到花魁乌娜,因为看似在叫过去喝酒,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花中老手,清楚不单单是喝酒这样的简单。

    “十万钱。”顶楼有人开口道,顿时所有人噤声,全部看向顶楼的方向。

    那里不可不是有钱就能上去的,必然是佛成内最显赫的贵族才能上去,往昔曾经看过汗丹家族的人,也有当世圣地世俗代理人的公子等等。

    “汗丹家的小子,十万钱太少了,要知道以往的花魁都是百万左右,便是去年你哥哥出价都是五十多万。”此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一人走出来微笑注视对面。

    这个青年的出现,刹那引起所有人的目光,更是有人惊呼出来,道出对方的身份,赫然是沙州第一家族布拉家族的公子。

    “呵呵,原来是布拉英雄哥哥,我这十万钱只是问路而已,这顶楼另外的包房都有人,便是连那个包房都有人,我只是珠玉在前而已。”汗丹家族小子微笑道,微微皱眉,看向顶楼一个非常特殊的包房。

    这间包房从存在以来,便一直没有人来过,传闻是给小雷音寺准备,但是佛门戒律众人无比清楚,自然不会相信。

    “百万钱。”布拉英雄开口道,目光紧紧注视那间特殊的包厢。

    此刻顶楼其余房间的人,都起身走出房间,全部看向那间包房,想要弄清楚里面的人的身份,因为太过好奇,便是连布拉家族都难以从天香楼口中,问出那个包房到底是谁的。

    “公子,难道你不好奇,那个包房中的人是谁。”突然王道麟身边走来一人,直接坐在位置上,为自己倒满清酒,也为对方倒满。

    这个人出现的悄声无息,便是连王道麟都没有发现,更加不用说其余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