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死婚
    ,!

    一枚铜币,还是荒州普通人用的钱,直接投掷向上方,随即掉落地面,一面朝着上方。

    “向着西方走。”王道麟看了一眼铜币,随即抬头看向天空,分辨西方是那一边。

    认准方位后,他立马行动起来,疾驰大地,仿佛一道光芒划过虚空,速度快到了极致,希望早点遇见城池。

    奈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时的缘故,一直到天黑的时候,王道麟都没有看见城池,连活的东西都没有看见,无可奈何只能在黑夜的荒原过夜。

    篝火升腾,火光照亮浓郁的黑夜,端坐在草地上,周边没有一点点的声音,极为的安静。

    王道麟无聊摆弄着篝火,无心修炼,刚刚提升了境界,只能慢慢的去稳固,抬头看了看夜空,今夜没有星辰,一片的漆黑。

    “真尼玛的不靠谱。”王道麟无语道。再也不相信文王的推演占卜功法。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深夜来临,气温骤然下降,枯萎的荒草上,都出现了冰霜,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必然难以忍受这样的气温,对于修士来说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一旦成为拓疆修士,在体内开辟内世界,便能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不食五谷杂粮,不在意天地气候的改变,也正式因为如此,世间很多普通人都想要成为修士。

    然而能成为修士的普通人,依旧寥寥无几,别看一个顶尖的圣地或者古老的世家,人数有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但是真正成为修士的少之又少。

    而且十三州的人族数量何其之多,相对普通人而言,修士又少之又少,便是连武者都不过是稍微大点的鱼而已。

    深夜的荒野安静的异常,无聊的王道麟望着篝火发呆,但是很快猛然抬头看向四周,双眼微微眯起,随后起身甚是警惕,向着一个方向慢慢走过去。

    他刚刚居然感受一股气息,虽然只是短暂的出现,但是极为的明显,不是修士的气息,是非常奇怪的气息。

    慢慢的向着气息出现的地方走去,前方则是微微突起的陡坡,而在陡坡的那边不是黑暗,是极为璀璨的光芒,照亮深夜,更是有无数人在交谈的声音。

    “有人,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在。”王道麟顿时惊疑道,走向陡坡要看个究竟。

    他快要达到陡坡的上方,立马扑在地面上,慢慢的向上爬去,仿佛心虚的偷窥的人,这也没有办法,气温如何寒冷又安静的荒原,先前还非常的平常,突然有人说话,有光亮存在,明显极为的不寻常。

    王道麟稍微露头,正好可以看到陡坡那边的情况,是一个小小凹陷的凹地,里面被烛火照亮的犹如白昼,摆放很多的桌子,上面是各色各样的食物,很多人围绕桌子坐在那里,互相的聊天交谈,气氛一片欢快。

    他目光放大,露出惊恐的神情。发现那些所谓的人,根本没有半点的活人的气息。

    随即目光向着中央的地方移动,那里坐着穿戴大红锦袍的女子,红色的布盖住了头,看不清真实的样子,但是从那双细如竹签,白如莲藕的手可以看出,这个女子保养的非常好。

    “结婚,难道是。。。”王道麟还未说完。

    从陡坡的那边一边,响起了喜庆的鼓乐声,刹那吸引凹地内的人,仿佛有人按下静音键一样,齐齐的闭嘴,抬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带着祝福的表情。

    陡坡的那边,率先出现的是穿着浅红色衣服的人,手中拿着鼓锁啦各样的乐器,吹拉弹奏,喜庆的乐声,逐渐等待浅红色的乐队走过,正主终于出现在王道麟视线中。

    是一个少年,身上穿着大红锦袍,手中拿着大红绣球,脸色刹白没有血色,双眼无神,没有散发任何的活人的气息,与凹地内的众人一样。

    “新郎来了,新郎来了。”少年出现的刹那,凹地内有人大声道,刹那吵闹打破的了安静,凹地内的众人欢呼起来。

    少年还好没有半点的举动,但是端坐在中央的新娘,身体却微微的颤抖,如此细微的举动,自然难以逃出王道麟的视线,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阴婚。”

    王道麟说出刚刚没有说完的话,并且极为的肯定,曾经在王家的藏书中,看见关于阴婚的记载,只是没有想到现在亲眼看见。

    而且眼前的阴婚,是男方的阴婚,而那名女子则是被动的,只是很快他眉头皱的更深,因为新娘居然也没有活人的气息。

    “不对,这根本不是阴婚。”王道麟察觉出不对。

    阴婚是极为残忍的婚事,是在普通人中发生的,特别是有钱的普通人,他们的子女早夭,为了前去地府不会孤单,则利用各样的手段,为自己的子女主持阴婚。

    死的一方下葬无话可说,但是活着的一方却要陪葬,而且还要两人同葬在一起,更是要被活活的断气而死。

    但是眼前的情况,不是阴婚,而是死人与死人结婚。

    王道麟顿时清楚自己在那里,在沙州能有如此诡异的地方,唯有沙州的极南之大地,鬼原。

    大雷音圣地之所以能绝对控制沙州,有自身的原因,然而更多是外在的原因,沙州西边是大雷音圣地的所在,之后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混沌被州光幕隔绝,而沙州最北方是阴冥死地,极北州又是人眼罕见,自然没有危险,南边虽然与荒州相连,因为鬼原的存在,另外一边又是沙漠禁区,自然无人敢踏足。

    所以沙州唯有东边是安全的地方,只能从东边进入沙州,却因为百花州排外的原因,形成天然的屏障。

    “今夜是我女儿大喜的日子,我能收到如此佳婿,真是三生有幸。”此时女方的人开口道,显然是新娘的父亲。

    一个半边脸都烂掉的老人,身上的衣服破烂,能看到里面腐烂的身体,满是蛆虫传来传去,便是作为修士的王道麟,都觉的非常的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