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谛听
    ,!

    小型战舰上的众人,注视无空手中的降魔杵,脸色黯然,微微的叹息。

    此时的降魔杵满是缝隙,不在散发金色的光芒,气息衰弱极点,与普通的降魔杵没有任何区别,明显与觉海的交手,致使降魔杵损坏。

    当然最主要不是降魔杵的外在,是蕴含的佛道力量,先前还是如汪洋般无边无际,现在却半点都没有。

    “修复降魔杵的问题都还好,但要恢复过来需要漫长的时间。”一位老僧叹息道。

    “恩,没有彻底的崩碎就算好的。”另外一名僧人庆幸道,随即脸色越发的黯然,想到觉林祖师,语气低落道“觉林祖师离开了,这次我大雷音圣地的损失难以估量。”

    众人沉默,遥望大雷音圣地所在的方向,知道这次圣地陨落的不止是觉林祖师,还有为了施展无量之术,牺牲的众多的师兄(师弟)。

    “好了,还不是缅怀的时候,别忘记我们的任务,觉海的邪念不可能这样轻易的死去,肯定还在死地中,不能给他进去死地的深处。”先前那名老僧收拾情绪,提醒众人。

    大雷音圣地非常的清楚,觉海的邪念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他们当初把他镇封在地底世界,更是请了外力的帮助,最后却差点被觉海的追随者开启镇封,还好及时发现的早。

    所以在地底世界中,王道麟的猜测是正确的,第一次的镇压是大雷音圣地所为,后面的镇压同样是大雷音圣地所为。

    只是大雷音圣地无法破坏木塔,唯有利用长枪再多一层镇压,期望岁月能磨灭觉海的邪念,然而数百年过去,却依旧存活着,让大雷音圣地的众人知道了,觉海邪念的强大超乎想像。

    这次大雷音圣地几乎花费巨大的代价,重创了觉海的邪念,在没有看到尸体前,自然不会就此罢手,而且大雷音圣地清楚的知道,觉海的邪念是怎么诞生的,那便是在阴冥死地中。

    不然曾经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僧侣,怎么可能突然崛起,全是因为误入阴冥死地深处,安全的离开。

    “想不到我佛门中人,也会有成为那个地方走狗的人。”一位老僧叹息。

    可以说大雷音圣地收徒,极为的严苛,并且想要成为修炼的正式僧侣,更为的严苛,不止要有无双的天赋,还要有坚定的信念,无法撼动的佛心。

    “诸位师伯(叔),我们开始吧。”无空开口道,从空间道具中,取出一块上面满是梵文的骨头。

    随即无空率先划破手指,紧跟着众人也划过手指,逼出自己的最精华的鲜血,滴落在骨头上,刹那骨头吸收鲜血后,绽放越发摧残的光芒,更是从甲板悬浮起来。

    血丝从骨头内溢出,纵横交织,慢慢的变成一头生灵的模样。

    谛听,传闻中的生灵,集诸多太古凶兽的特点,但是散发的气息并不是凶威,是如春风般柔和的气息。

    “贫僧为大雷音圣地当代圣子,奉当代圣主的佛令,借此曾经我佛门道统传下的谛听骨,尊请我佛门圣兽谛听来此,寻找成我佛门叛徒觉海。”无空恭敬道。

    谛听注视无空,转头看向阴冥死地,直接从苍穹跃进阴气弥漫的死地,消失不见。

    众人注视谛听的消失,便盘坐在战舰的甲板上等待,闭着眼诵佛经,为这一战陨落的圣地高僧,早登西方极乐世界。

    ......

    地底世界,此地满目疮痍,地脉崩碎,巨大的洞口,只有点滴的阳光,从上方照射下来。

    满地的碎石中,王道麟被长枪钉杀在地面,几乎已经没有了气息,骨头全部粉碎,器脏更是崩碎大半,剩余的都被骨渣穿透,死亡是迟早的事情。

    他此时连抱怨与悔恨都没有,意识已经模糊不清,渐渐的变得一片漆黑。

    “唉。”此时突然有人发出叹息,一只手握住长枪,一道人影屹立在傍边,缓缓的抽出长枪。

    “我为人族的大帝之兵,自然不能坐视你的死亡,但希望在我帮你疗伤后,你能帮助我完成一个心愿。”人影叹息道,抬头从破开的大洞,看向苍穹,显然极为留恋这个世界。

    随即长抢崩碎,大道符文映照虚空,法则之力流转空气,下一刻全部涌向王道麟的身体。

    刹那间,王道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复原,大道和法则如涓涓细水流淌全身,最后全部涌现内世界中,化为五光十色的碎片,飘零在疆域内,最终在道台上,在道宫上烙印出浅显的痕迹。

    “大道烙印,机缘真是深厚,未来超脱可期。”此时古剑悬浮,无比羡慕道。

    十三州最顶尖的修士是王道强者,但并不代表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境界是王道境界,而想要跨越王道境界,超脱再上,那么必然要感悟大道。

    古剑曾经是剑祖的佩剑,自然非常的清楚,他之所以羡慕的原因,便是王道境界之下,包括王道境界,是难以触及大道的存在,唯有在想要超脱,突破境界的刹那才可以。

    这也是一道分水岭,所以说十三州的王道强者都清楚,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他们,在超脱的修士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

    当然羡慕的同时,古剑更是震撼,从刚刚长枪的话,他便能听出对方的是何等强大的兵器,就算是自己也难以相比。

    “你有什么不解的。”长枪的神转头问道,身影在逐渐的暗淡,伴随长抢的崩碎,它将要彻底的消失。

    在大道符文和法则之后,则是无尽的能量如怒涛,汹涌进入对方的身体,而且这股能量极为的精纯,便是连某个顶尖势力的密地,都难以相比。

    “这样值得吗?为了一个人类,而且大雷音圣地怎么可能用你来镇封这里,难道他们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兵器。”古剑出几个问题。

    “为什么不值得,你与我的主人都是人族,这样的理由便足够了。”长枪的神回答,片刻后继续道“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士,无论天赋如何,未来总是不可预测的,就算强如我的主人,能看到未来却依旧不能确定,会不会发生。”

    顿了顿,它回答下一个问题,继续道“那是我有意而为,便是佛门是我人族的道统,然而有些事情不可原谅。”

    “看似大无畏,真是却是自私自利。”古剑喃喃道,想起剑祖曾经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