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我陪你
    ,!

    地面上纹路交织,绽放光芒,化为条条的锁链,死死困住王想倾城。

    三大世家的人和天香圣地的柳青青,各自坐镇堪舆大阵的一个方位,惊世堂的白星星则是主持大阵,利用手中的宝物,提供给这座堪舆大阵,最大的威力。

    这座堪舆大阵,不是凭空出现的,是白星星利用蕴含光明力量的材料,布置在这里的。

    而之所以布置在这里,则是因为王裳舞告知,这里是唯一能离开阴阳路的地方,这一点作为惊世堂的实权人物,白星星也极为的肯定。

    根据惊世堂对于阴阳路的了解,都是有进无出,除了因为阴阳路本身危险外,便是回头走出去,需要从其余的地方出去。

    这条阴阳路惊世堂的不知道,不代表没有人知道,曾经王裳舞就来过,然而可惜没有达到汪洋,只走到那座陆地,直到刚刚才知道,那块柔软的大地,根本不是大地,而是一头太古凶手混沌。

    这样的情况,让众人顿时面如死灰,便是身为王道强者的王裳舞,都心生惊惧,不能怪她道心不坚定,而是真想太过于吓人。

    一头太古凶兽,而且还是太古凶兽内,赫赫有名的存在,古献明确记载有过弑神,任由任何一位王道强者遇见,都会瑟瑟发抖的。

    好在混沌对于众人没有兴趣,沿着黑色的河流离开,而众人则是跟随王裳舞前来这里,刚刚踏上这片大地上的时候,就感觉出远方的波动,还有弥漫过来的阴气。

    王裳舞瞬间清楚,远方发生了情况,并且是极其糟糕的情况。

    白星星就更加不用说了,身为惊世堂的人,本身修炼的功法,加上对于阴阳路的了解,立马开始布置堪舆大阵,便是眼前这座。

    这座堪舆大阵,准确的说应该是大阵,因为是以修士和宝物为主。

    十三州的堪舆大阵分为两类,其一改变风水地势的堪舆大阵,第二种便是眼前这种,需要纯粹依靠修士和宝物的。

    两类堪舆大阵的相比,自然是前一种更为的简单,并且就算是一位修士,只要控制阵枢都能对抗数百人,甚至比自己强大的修士。后一种无论是材料还是其余的方面,都难以与第一种相比,所以当今早已不常见。

    吼吼吼。

    王想倾城怒吼,浑身冒着白烟,响起“滋滋滋”的焚化声音,是大阵的威力所造成,专门克制阴气。

    他表情扭曲,披头散发,曾经的美男子早已消失,经过和混沌的交手,半边身子包括脸都懒了,身体剧烈的晃动,想要挣扎出来。

    砰,砰。。

    地面数条纹路崩断,引发锁链断裂,发生小小的爆炸,坐镇的修士嘴角溢血,身体轻微的颤抖,脸色苍白。

    特别是阵枢的白星星,全身白色的医袍被染红,浑身沐浴鲜血,持有的光明王的雕像暗淡许多。

    光明王雕像,惊世堂的众多宝物之一,惊世堂请了当时最著名的雕刻大师,为光明雕刻的雕像,用的石料更是极为珍贵的小光石,随后被光明王随身携带许久,蕴含极其浓郁的光明力量。

    “快,利用光明舟,杀死他。”白星星大吼道。

    大阵纹路在不断的崩碎,有修士已经难以支持,身体爆炸,血肉横飞,奄奄一息栽倒地面。

    然而不等王道麟反应,已经有人出手,无视空间戒指的禁制,拿出里面的光明舟,瞬息而至,来到王想倾城的身前。

    王裳舞手持光明舟,神情温柔,喃喃道“我知道你没有死,知道你一定还活在世间的,当年你为九房甘愿独自面对祖奶奶的时候,我就相信你必然能活下来。”

    九房和王家分家的事情,外人根本不知道详情,以为是和平简单的解决,但是没有人知道,作为百花州曾经的主宰,一个分房挑战大房的权威,这是对当时的权利者最可怕的挑战,怎么可能简单和平的解决。

    此时王裳舞道出了真相,那便是为了九房的人离开,王想倾城一人面对王家众人,以绝对的实力,抗住九房的人离开百花州,带着重伤消失在九房废宅内。

    “这么多年过去,九房的庭院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唯有我可以进去,所以我来了这里很多次。”眼泪滑落,王裳舞掌控光明舟,慢慢的打进王想倾城的身体内,继续开口道“可是我没有用,我找不到你,我走不完阴阳路,我无法跃上瀑布,无法渡过眼前的冥河。”

    吼吼。。

    王想倾城痛苦的怒吼,身体内神圣绽放,浑身燃起白色的火焰,浑浊的眼神,逐渐的恢复清明。

    “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好想再见到你,好想你如从前那样拥抱我。”王裳舞哭泣,伸手抚摸对方的脸颊,不顾白色的火焰,燃烧自己继续道“曾经我们说过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所以我陪你,我陪你一起。”

    轰

    光明舟爆发,神圣越发的炙热,焚烧王想倾城,还有抱住他的王裳舞。

    众人动容,默然不语,她们知道两人的关系,表面为叔侄不出五服之外,实则已有夫妻之实。

    “恭送老祖。”王容武道。

    “恭送王前辈。”众人道。

    “谢谢,有你在身边真好。”王想倾城道,恢复了意识。

    他很是温柔,那张倾城的容颜仿佛又回来,抱着怀中的可人儿,很是满足,没有任何的留恋。

    白色火焰最终把两人烧成灰烬,一代王道强者陨落,虽然不会引起天地的变故,但是能够引起王家魂牌的破碎。

    此时陵山内,属于王裳舞的魂牌碎成木屑,洒落地面,诸多的尘封陵山的王家强者,还有最后一位王道强者沉默,良久后才有玉牌传递出去。

    “恭送老祖宗”

    “恭送老祖宗”

    “恭送老祖宗”

    刹那王家小世界内,王家众人高呼,神色悲切,跪拜在地。

    “两位老祖,后辈容武送你们回家。”王容武道,走过去捧起骨灰。

    她从未想过,最恨九房的老祖宗,其中会有这样的隐情,然而无论两人的关系是否会被唾弃,但是却深刻烙印在王容武的心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