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一座道宫。
    ,!

    从七宝美楼顶层,眺望兰画城是别样的景色,便是几乎成为了废墟,也是非常的震撼人心。

    天香圣地站在窗户前,白皙如藕的手臂,展露空气中,纤细的手指敲击窗栏,脸色很是凝重,视线眺望魔花海的方向,可以看见黑暗弥漫。

    她从未想过能亲眼见证,禁区死地的形成,然而更多想法是魔祖的做法。

    “他是荒州王家的人,青州瑶光圣子的亲弟弟,叫做王道麟。”天香圣地开口,道出他的身份和来历。

    “荒州王家,曾经我百花州王家的分支,我记得族谱记载过,荒州王家的始祖不满王家的地位,把整个分支搬离百花州,更是主动提及分家,从今往后不在是百花州王家的人。”王玲微微皱眉道。

    她是百花州王家的继承人,是百花州三大古老世家,唯一主脉传承至今的世家,近古时代中期崛起,随后没落差点灭族,最终在当今时代中期再次繁盛起来。

    历史的断层,王家曾经的历史全然消失,唯有一本族谱存世,而其中某个分支被黑色的线划掉,代表这一分支没有后人,或是离开了家族。

    “无论怎么样,他被魔祖送入魔花海中心地带,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别忘记魔祖的恶名。”南宫世家的人道。

    南宫微,南宫世家继承人,雍容华贵,气质无双,以此能看出南宫世家,过完某个时代必然是尊贵的家族,因为有些东西是刻意不来的。

    众人点了点头,就连天香圣地都没有反驳,相比其余州,百花州对于魔祖的了解更多,但了解越多越觉的不寒而栗,因为都是恶名,才情无双不假,更多是杀戮无常。

    天香圣地和三大世家曾经得到过,一本先贤手札,里面便提及过魔祖,曾经在百花州造成的杀孽。

    “我和幽姬去魔花海观望,只要他出来,我们会拿下他的。”王玲道。

    幽姬则是皱眉,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什么,她深知王玲的性格,只要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霸道。

    “我惊世堂也会帮忙。”惊世堂的人道。

    随后众人散去,王玲等待王家的长辈离开后,便再次前往魔花海,离开之前,更是得到惊世堂的帮助,一片纯白的羽毛,蕴含神圣,可惜的是羽毛消失大半,剩余的羽毛尖端都有黑色的痕迹。

    ......

    魔花海中央,昏迷过去数天的王道麟,可谓说极其的难熬,魔胎孕神功自助的运转,使得他整个人犹如黑洞,疯狂吸收黑暗在体内,自身意志更是陷入黑暗,甚是迷茫和焦躁。

    等待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时候,体内传递而来的力量,几乎让内世界都崩溃,身体更是鼓胀的厉害,随时都会爆碎。

    “可恶,难道就此突破筑基成为道宫境。”王道麟不甘道,想要阻止魔胎孕神功的运转。

    奈何这里是魔花海,已经成为真正的禁区死地,黑暗弥漫,诡异充斥每个地方,只要停止运转魔胎孕神功,必然会被诡异侵蚀身体,孕育怪物爆体死亡。

    而且他也无法阻止,因为在这里魔胎孕神功,可以说已经失控,无法控制。

    力量已经达到顶端,唯有突破境界才行,铸造道台自然也没问题,却没有铸造道台的材料。

    道宫境很特殊,特殊的地方不是拓疆那般,而是在于在这个境界与筑基相同,更是有世间大能曾经猜测过,也许在很久之前,筑基和道宫同为一个境界,并且这种猜测被很多人认可。

    而翻开的魔胎孕神功,很好的给了王道麟答案,道宫是筑基的延伸。

    \“筑基为道根,道宫为道体,双方本一体。”

    说明当时的修炼功法,很多已经走入另外一条路,不能说是落后,却绝对不是正确的。

    王道麟为了以后的道路,可是在天机圣地看了很多书,清楚知道在道台上构建道宫,也需要道宫材料才行,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筑基和道宫成为两个境界。

    魔胎孕神功则是不需要道宫材料,直接以道台延续,构建回归正确的道路。

    ”也就是说曾经的修士们,在铸造道台的同时,更是构建道宫,这样的话等同于这个境界,开始触及大道,往后越发的深刻了解。“王道麟醒悟道。

    大道为天地的根本,无论任何修士走到最后,都会触及大道,也就是触及天地的根本,这样才能继续前行,成就巅峰。同样大道莫测,更是浩然如海,没有半点的潜质,别说去了解,就是触及都难。

    ”如果说先贤们以筑基和道宫为一个境,是为了更早的接触大道,从而决定未来的道路,是否能够继续走下去。那么反过来把筑基和道宫拆分为两个境的先贤,则是给了更多的机会,能增加几率触及大道,无论是否成功,都能继续前进。”王道麟思考道,推测两者的区别。

    他立马清楚过来,能否超脱成为王道强者,便是在于这样的区别。

    沉下心来,王道麟收拾情绪,开始构建道宫,突破成为道宫境的修士。首选目标自然是黑色的道台,今时今日不需要如先前,摸着石头过河,有根据魔胎孕功的讲述,不会存在什么缺陷问题。

    虚无中黑暗充斥每个角落,便是连混沌都被挤压的不见,按理来说混沌沉重,无论是实质还是无形的东西,都应该难以承受混沌的挤压。

    奈何他体内的黑暗来历不小,其中更是孕育诡异,朦胧可以看见有无数怪物在孕育,挤压虚无,仿佛诞生在混沌中的神灵,不害怕混沌,更是以混沌为养料。

    黑暗弥漫,全部向着黑色道台汹涌而去,顿时混沌中发出嘶吼,在惊惧在愤怒,冥冥的因果更是被吸引,成为魔胎上的纹路,使得魔胎看起来更为黝黑。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黑暗渐渐实质化,构建而成宫殿,道台上的象形文字,仿佛苏醒的蛇,不断的延伸,从道台攀沿而上道宫上,交织成为纹路,最终成为宫殿的部分。

    轰隆。。

    宫殿大门敞开,孕育灵魂的魔胎在宫殿内,坐镇中央,溢出可怕的气息,不断吞吐黑暗和能量,反噬给其内的灵魂。

    由此以黑暗构建而成的道宫完成,更是体现这片魔祖功法,特殊之处,无时无刻都在吸收黑暗为己用,孕育灵魂,等待破茧而出的那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