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今晚有多少人跨年阿。)
    ,!

    禁区死地的存在复苏,绝对是天大的事情,就算神威不显世间,也注定不是好事情。

    人族从未忘记过悲惨的历史,遥远的远古时代至近古时代不说,就是如今往前的千年岁月中,发生的一幕幕都难以忘怀。

    南府学院的秘地内,沉睡的老祖被惊醒过来,眺望北方沼泽的方向,双眼如炬看到灰色雾气的真实,看到那位巨头的模样,他脸色黯然无光,似悲伤似惋惜。

    “老祖宗,你怎么了。”有老者问道。

    “九天路,九天路,走不过便永远埋没这个尘世中,你最终还是选择这样的道路。”老祖宗苦涩的想道,摇了摇头,继续躺在晶莹的时光源中,沉睡过去。

    中州之地,江左世家的秘地,亦如南府学院的那位老祖一样,也有被尘封的巨头复苏过来,超越王道强者的气息充斥秘地,震得秘地空间在颤抖,仿佛随时都有崩溃的迹象。

    “老祖,请息怒。”沉睡的王道强者惶恐道。

    “雷王,你果然还活着,难道在等待下次九天之路的开启。”沉睡的老祖惊怒。

    刹那一股恐怖的气息冲霄,搅动天地风云,震慑的中州之地的修士惊恐,炎黄王朝的众人更是无限的恐惧,皇宫中的皇帝更是脸色大变,身体难以控制的颤抖起来。

    然而古剑发出轻鸣,响彻整个十三州,磅礴的剑意震动世间,仿佛是无边的怒火,要为自己的主人,剑祖正名,任何侮辱剑祖的存在,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们被北方沼泽赔罪,这株不死药碎片作为赔罪之物。”雷王急忙道,害怕古剑再次出现。

    古剑吐口人言道“不够。”

    “神灵城有一册功法,这是地图。”雷王沉默片刻道,顿了顿继续开口道“这是极限了,我们比不的地仙坟等禁区死地,如果真的逼急大不了鱼死网破,你必然也会被废掉。”

    古剑轻鸣在权衡得失,最终同意,没有办法它是剑的神抵,就算再强也无法与禁区死地的巨头相比,而且十三州有很大的限制,除非是它的主人亲自出手,不然难以真正抗衡一个禁区死地。

    一团光芒划过天空,其内则是如白虎的生灵在奔跑,没有丝毫的香味宣泄,依旧引得各方关注的存在,蠢蠢欲动,特别像是江左世家的老祖,更是双眼通红,想要出手抢夺。

    然而忌惮剑祖威名,众人终于克制住出手的**。

    光芒还未到古剑这里,就被无边的剑气搅碎,成为一团晶莹剔透的液体,弥漫沁人心甜的香味,更是影响这片被打的灰飞烟灭的山林,有草木不断的生长。

    天香圣女艰难咽下口水,想要抢夺不死药碎片化为的液体,奈何古剑的震慑,就算有青铜指环,她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青铜指环固然是魔祖的东西,却不像是古剑那样显灵,而且天香圣女不是魔祖的传承,而是某次意外获得青铜指环等东西,从而成就了现在的天香圣地。

    “阿弥陀佛。”无空艰难起身,盘坐地面,默念佛门的经典,以驱除体内的业障。

    而王道麒则是脸色怨恨,死死咬着牙,内心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什么东西都给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与此同时,王道麟在吸收不死药的液体,当然是在古剑的帮助下,不然的话,就算只是碎片的药力,也能直接撑爆他。药力进入身体的刹那,宛如狂暴的猛兽挣脱牢笼,冲击着身体。

    后果就是剧烈的疼痛,还有身体伤势刹那的愈合,最终药力被身体和内世界吸收,却依旧还有大部分,在疆域大地沉淀为一个小小的湖泊。

    “可惜,没有完整的修炼功法,不然全部吸收掉的话,修为必然能进一步。”王道麟惋惜道。

    伸手抓起身前悬浮的古剑,而后看向四周的情况,顿时无比的惊讶,早先被彻底摧毁的山林,此时居然恢复了原貌,而且比之前更加的茂盛,特别是这片大地充满勃然的生机,能量极为的浓郁,都能种植宝药了。

    然后他想了想则释然了,不死药蕴含的精华,那怕只是一滴而已,都能造就出无上的宝地,就算是香味也是极其难得,造就如此情况不在话下。

    不死药可不想是顶尖的宝药,而且当时十三州已经不可见,就算有都是碎片般的存在,现世的话绝对能引起大地震,使得各方势力不惜一切抢夺。

    传言,一株不死药就算不直接服食的话,待在傍边也延长寿元,直接服食更是能重回一世。

    王道麟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哥哥,眼神冰冷,弥漫杀意,很像过去杀死了对方,然而害怕对方身上有宝物,自然就放弃了,而且现在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疾驰离开,向着东边的方向而去,在离开之前,他与柳青就约定好,在神灵城汇合,如果是此前是为柳青,那么现在多了一个理由,就是为了自己。

    一册功法,无论是杀伐还是妙术,或者是修炼功法,能使得禁区死地巨头在意,必然绝对的不凡,况且还是在神灵城。

    “神灵陨落之地,区别与禁区死地的特殊地方。”王道麟喃喃道,回忆关于神灵城的记载。

    如果说并州人族居住的城市中,最古老的是敦煌、莫高、琅琊的话,那么无法居住的城池,也是唯一的城池,那就是神灵城。

    古献记载,世间传说,对于神灵城的描述都很模糊,然而唯有神灵曾经陨落在此城池,而后更是显露过神迹的事情,可谓数不胜数。特别是相隔神灵城最近的城池,一直有这样的传说在流传,凡人多信仰,久而久之形成传统,每年都会去祭拜神灵。

    但是神灵城对凡人的友好,却没有对修士,任何敢踏足城池内修士,都会遭到无形的诅咒,而后在未来的某天,突然的爆体而亡。

    接下来数日的时间,十三州都是关于禁区死地,巨头复苏的消息在流传,这样的事情太过轰动,古老的世家和顶尖势力,更是想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气氛陡然的紧张了起来。

    一股难以言明的气氛,在十三州迅速的传递,其中更是有世家和顶尖圣地的老祖,进行过秘密的会晤。

    然而十三州的气氛如何紧张与莫名,都难以影响道并州的局势,一位禁区死地的传人死亡,在往昔也许会引起很大的轰动,但是今时今日都很少有人关注。

    最多是东方数州,南方各州,中央其余部分州地在流传,某些世家奇才和圣地圣子,也豪言壮语说过禁区子和死地人,根本不算什么,这样的话。

    奈何转眼就被自家长辈镇压,愤怒至极,大骂愚蠢和无知,甚至有世家和圣地直接废了继承人和圣子。

    禁区和死地,一直都是十三州的禁忌,里面有怎么样的存在,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所有位列顶尖位置的人都知道,其内必然存在古老的修士,这些是超越王道强者的存在,被称呼为巨头。

    而且像是中州南方边境的地仙坟,更是疑似有仙的存在,又或者是北极州的雪原深处,存在有大恐怖。

    就算禁区子和死地人修为,也许无法与人族英杰相比,可是他们背后代表的意义,却不是古老世家和顶尖圣地可以相比的。

    所以很多先祖大能,曾经发出过,世间唯有江左世家能不怕的感叹。

    不怕,并不代表不惧。

    并州风起云涌,各方城池背后的势力,在经过短暂的沉寂后,依旧出手阻击天机圣地的人,特别是经过祖地废墟后,各方势力派来众多的修士,更有九变境强者驾临。

    刹那间,各方得到消息,向着各自背后的势力告知情况。

    金乌森林古城外,这里俨然成为了江左世家的驻地,连绵无尽的营帐扎根大地,接连近挨的粗大石柱,组成堪舆大阵,显然把古城当做私产。

    数量众多的异兽骑士在巡逻,江左世家的盟友派遣而来的修士,有的在离开,有的在休息。

    诸葛来到主营帐内,见到了江左二郎,然而营帐内还有一位中年人,不怒自威,端坐在首位上,散发可怕的气息。

    “九祖爷。”诸葛立马行礼道,神情惊恐。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左世家会派眼前的人来,这可是一位凶主,往昔更是嗜杀成性,一路从淬体境杀到成为王道强者。

    “诸葛家的小娃娃,你可比你诸葛左卫有潜力。”九祖爷淡淡道。

    诸葛左卫,诸葛家上上代的奇才,虽然不是诸葛家的继承人,但是诸葛家有现在的地位,诸葛左卫功不可没。

    “谢,九祖也的夸奖,小辈怎么比的上左卫爷爷。”诸葛惶恐道。

    “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并州的事情而来,而是奉了老祖宗的命令,前往一趟北方沼泽,会见一位我江左世家的故人。”九祖爷道,便起身离开。

    “恭送,九祖爷。”江左二郎和诸葛急忙道。

    两人心中很是震撼,与其说是江左世家的故人,不如说是江左世家的仇人,雷王,这个名字可谓是深深烙印江左世家的历史上,还是以给江左世家耻辱的名义。

    等待九祖爷离开,诸葛向着江左二郎道“二公子,他们去神灵城了。”

    “恩,伤亡情况怎么样。”江左二郎道,拿起桌上的酒壶倒灌进口中。

    “异兽骑士死亡过百,各个盟友派遣的修士,还没有具体的数字。”诸葛沉声道。

    砰。

    江左二郎狠狠怕打桌子,没有控制自身的能量,刹那木质崩碎,食物和酒洒落一地。

    他双眼冰冷,内心充满无边的杀意,咬着牙不断的作响,而后起身离开营帐,这次直接向着神灵城方向而去。

    诸葛立马通知驻地内各个盟友,各方世家和圣地的修士行动,异兽骑士和白虎骑依旧驻守驻地,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古城。

    与此同时,王道麟向着神灵城的方向前进,一路看到很多战斗的痕迹,几乎都是被堪舆大阵杀死的,尸体没有明显的外伤,全部体内生机被湮灭,显然是柳青的手段。

    “神鬼莫测,这便是堪舆大家的本领,难怪天机圣地有底气坚持到如今。”王道麟感叹道。

    他可是知道天机圣地的情况,被各方势力围攻,到现在还没有流传出消息来,明显还在坚持,不然苍穹之上早就轰鸣不止。

    数十天的赶路,王道麟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身体没有疲惫,却不代表精神没有疲惫,并且中途还经历数次交手,早已疲惫不堪,精神眼中的衰弱。

    终于在日落的时候,来到并州最西北的地方,远处可以看到州与州之间的屏障。

    “神灵城。”王道麟眺望远方一座城池道。

    那座城池和人族的城池有着很大的区别,更是像是金乌森林内的古城,高耸如云的城墙,经岁月冲刷的斑驳,失去原来的模样,乌漆嘛黑的,反而像是巨大的黑铁矿。

    城池的周边坐落很多的村庄,纵横交错的田野小路,是稻米收割之后的景象,有如狗的异兽在咆哮,随后就是孩童的嬉笑,还有大人的喧哗。

    这里完全不像是危机遍地的神灵城,像是某个人族城池的模样,一切的一切太过普通了,就连远处那座神灵城,如果不知道名字和来历的话,都会被认为是普通的人族城池。

    就在此时,天空飘起的雪花,预示冬天的来临。

    “冬天来了,我离开荒州有四年的时间了。”王道麟喃喃道,伸手接住一片雪花,融化在自己的手心,感受那股冰凉。

    良久后,他收起了思绪,寻找柳青留下的标记,而后向着某个村庄前去,在村口的位置看到对方,像是普通的邻家姑娘一样,坐在一群孝的中央,说着什么东西。

    柳青若有所感的抬头,看到村头的王道麟浅浅一笑,向着围拢自己的孩子说些什么,而后走了过来。

    “先休息,晚上在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