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

    雷霆轰鸣,闪电迸发,轰杀手持马槊的青年,逼得对方倒退离开,屹立在不远的地方。

    王道麒傲然而立,作为顶尖圣地的圣子,怎么可能听取别人的话,高傲的自尊,是绝不允许的。

    “北方沼泽的行走世间又如何,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王道麒冰冷道,道出对方的来历。

    北方沼泽,并州与百花州之间的禁区死地,而青年的身份犹如地仙坟的少年一样,都是里面的存在,派出行走世间的修士,被世人称呼为禁区子或者死地人。

    “很好,很好,我已经很没有听到有人这么狂妄了,以为区区一个万星体就能傲视万古,却不知道天大地大,世间永远有你想不到的恐怖。”青年怒极而笑。

    演化杀伐,腐朽的马槊刺出,仿佛长虹贯日,威力无匹,宣泄的能量更是狂暴无比。

    王道麒脸色冷漠,肌体泛光,一双银色的手套待在双手,一掌向着前方拍去,施展瑶光圣地的法,演化绝世的杀伐。

    两人交锋,速度极快,如同两道光芒闪烁虚空,狂暴的能量冲击四方,震得虚空都在颤栗,偶尔有爆炸产生。

    反倒是王道麟被晾在一边,然而虚弱的身体,连维持此刻的姿势都需要古剑的帮助,更加不用说什么离开了,而且两人始终有神念锁定他。

    无空和天香圣女穿过爆炸区域,看到交手的两人也莫名其妙,自然不想去加入其中,向着不远处的王道麟出手,要擒下对方。

    “滚。”

    两道怒吼响起,王道麒和青年一击过后退开,而后向着无空和天香圣女出手,阻止他们的行动。

    王道麟全身泛着光芒,如同要举霞飞升般,气息缥缈不定,让人容易产生错觉,可是真正的去面对,才知道都么的可怕。

    传闻瑶光圣地的开派祖师,曾经得到一卷仙法,在创建瑶光圣地没有多久,则举霞飞升仙界成为了仙人。

    传闻是否真实不可信,但是瑶光圣地的每一任圣子,如同尘世中的谪仙,不染红尘气息。

    手如龙爪,无空施展大雷音圣地的绝学,周身绽放无量佛光,来抵御对方的霞光,以免被影响,有坐道的迹象。

    一佛一道,在两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同时另外一边,虚空莲花朵朵盛开,美丽而神圣,白色的花瓣偏偏飘落,蕴含无尽的杀机,挡住青年的攻击,却被腐朽的马槊不断湮灭。

    天香圣女居然借助施展的法,凌空而行,洁白如象牙的双腿,迈步虚空,明明凹凸有致的身材,这一刻显得无比的神圣纯洁。

    她如藕的手臂,轻佛身前虚空,软弱无力,却带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连空间都不断的震动。

    北方沼泽的青年怒喝,全身绽放灰色的光芒,腐朽的气息在弥漫,只见朵朵莲花枯萎,挣脱出去,避开对方的攻击的同时,手中的腐朽的马槊刺出,如蛟龙出海,撼动虚空。

    腐朽与绽放在交织,仿佛在诠释生命的过程。

    四人激烈的大战,把这方天地都要打残了,虚空在剧烈的震动,被狂暴的能量冲击,泥土四溅,接连不断的炸开。

    此时的王道麟有点茫然,不由的露出苦笑,自己就算想逃离都没有办法,身体太虚弱了,连保持现在的姿势都要依靠古剑。

    然而想要吸收天地能量,更是妄想,这片天地的能量早已被四人的激战引爆,变的无比的狂暴,宛如飓风横扫,使得他肌体生疼。

    但是四人的激战,也给了王道麟惊醒,特别是自己亲哥哥的实力,绝对是人族英杰的层次,依靠万星体这样的体质,还有瑶光圣地的法,年轻一代必然位列顶端。

    “我还是太弱了,没有系统的修炼,没有完整的功法,根本无法与真正的天才匹敌。”王道麟默然道。

    一路走来,他都是靠着自己探索前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借鉴,没有长辈的支持,完全是靠着奇遇前进,突破一个又一个难关,所以光有境界的同时,却没有贯通融合。

    王道麟可以感知的到,眼前的四人都是境界贯通而行,导致体内能量生生不息的流转,几乎不会出现自己这样的情况。而且在天机圣地的数日时间,他也看过很多修炼的经典,知晓修士想要发挥最大的实力,必须境界贯通,在身体内形成一个循环。

    犹如自成一个真正的内世界,而不是像他这样完全取决内世界存储。

    “很好,天香圣地的圣女,你成功的激怒我了。”北方沼泽的青年冷声道,真的愤怒了。

    他是死亡沼泽的行走世间,自认比世间任何人都高一等,接受存活老怪物的教导,现在居然被天香圣女逼得节节败退,几乎难以招架。

    “北方沼泽,怎么会派你行走世间,腐朽之力如此驳杂,完全侮辱你们的名声。”天香圣女缓缓道。

    如绝世的仙子,凌空而行,周身虚空朵朵莲花盛放,尽显天香圣地功法的奥义,演化生命初生的玄奥,轰杀的对方几乎没有反手之力,那把腐朽的马槊更是颤抖不已。

    马槊横扫,崩碎虚空的异象,腐朽之力爆发,灰色的雾气弥漫天地,一股难言的气机,从马槊中溢出,仿佛有神抵在复苏,使得天地都在变色。

    “你这把兵器,既然是那个老怪物的。”天香圣女尖叫,认出这股气机的来历。

    北方沼泽曾经有老古董现世,驾临天香圣女,引得天地震动,认为天香圣地会从世间出名,然而结局出乎意料,天香圣地不但没有被覆灭,反而越发的强大。随后各方势力想要探个究竟,最终因为害怕从而无疾而终,使得成为了谜团。

    “嘿嘿,小女娃,见识不错。”

    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仿佛九幽中的恶鬼,使得人毛骨悚然,腐朽的马槊悬空,有灰色的光辉溢出,全部进入青年的身体内。

    借体出世,这是超越王道级别强者的手段。

    然而,下一秒,金色的佛光和白色的仙光绽放,疆域映照虚空,一尊佛陀盘坐天地,一尊疑似仙的存在浮现。圣佛像位于佛陀的中央,其内的神抵自主复苏,万道霞光迸发,诸天星辰投影虚空。

    一时之间,恐怖绝伦的气息爆发,撼动天地乾坤,虚无中的大道真实映照天边,仿佛滔滔的江河流荡,从未知的地方而来,去往未知的地方。

    “阿,你们既然敢反抗我。”阴测测的声音愤怒道。

    无空和王道麒暂时放弃交手,共同向着借体的老怪物镇压,施展最强大的底牌,不能让他彻底现世。

    “阿弥陀佛。”佛陀口念佛语。金色的手掌缓缓落下,大道流传其上。

    空间在节节的崩溃,像是玻璃镜洒落无数的晶莹,难以承受佛陀的力量。

    “哼。”相反疑似仙的存在冷哼,也未看到任何举动,无穷的星光垂落。

    比王道麒自己施展的银河还要磅礴,自己天空而来,穿过如江河的大道,挤压的虚空在扭曲,最后轰然化为黑暗的虚无。

    天香圣女倒退,虚空异象刹那崩碎,自身遭到可怕的反噬,这样的力量,完全超越她的承受范围,疾驰倒退离开这里的同时,祭出自己的杀手锏。

    一枚青铜的指环悬浮半空,非常的普通,上面满是锈迹,仿佛是随时打造而成,经过岁月的冲刷,看不到是强大至宝的迹象。

    然而就是如此青铜指环,在浮现世间的刹那,吸引三个巨头的注意。

    但是受到三巨头影响的不止天香圣女,还有虚弱无力的王道麟,直接被冲击的身体爆炸,血肉翻飞,深深白骨都露出,可以看到内脏。

    铮。。

    古剑轻鸣,惊天的剑意喷涌而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宁折不弯的信念,连天边的流荡的大道都在悲鸣,随后古剑遥指三巨头,迸发恐怖的杀伐之力。

    山林祖地废墟的诸葛赫赫发抖,跪拜在地上,嘴角溢血,无比的惊恐,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看到佛陀、疑似仙的存在,也听到阴测测的身影,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却清楚这是巨头的对峙与镇压。

    金乌森林中,江左二郎脸色阴沉,承受恐怖的威压,屹立大地之上,没有想其余人那样跪倒,全身不断溢出鲜血,骨头在嘎吱的作响。

    他腰间的三尺青锋在轻鸣,自身则是爆发磅礴的战意。

    “阿弥陀佛,剑与指环,两位是我人族最惊艳的存在,想不到居然会与这样的方式见面。”佛陀道。

    此时的佛陀不在是虚影,不是无空的施展的能力,而是遥远的佛门巨头复苏。

    “魔祖,你都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还想怎么样。”阴测测的老古董怒吼,看向古剑继续道“剑祖,未曾踏足过北方沼泽,没有遇见苏醒的我,算是你最大的运气。”

    他与魔祖交过手,并且败给过对方,自然畏惧,然而剑祖未曾见面,听过其传闻,却不屑一顾。

    古剑轻鸣无比的愤怒,它是神抵却也是剑祖的体现,曾经追随剑祖横扫天下,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小看剑祖,就算是禁区死地的巨头都不行,而且它又不是没有斩过,如那头穷奇。

    无人掌控而动,煌煌剑芒映照虚空,剑气纵横天地,瞬间浇灭佛陀和疑似仙的存在。

    两者怒吼,任何没有任何的作用,在能斩天的剑意下,顿时崩碎为光辉,无空和王道麒更是受创,被剑气轰的倒飞出去,身体满是伤痕,砸落在远方的大地上。

    这还是古剑看在对方身为人族的份上,没有下杀手。

    然而北方沼泽的青年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巨头的挑衅,激怒的古剑的神抵,剑芒挥落而下,青年直接爆体死亡,更是要斩断腐朽的马槊。

    “一个小小的神抵,敢杀我北方沼泽的人,就算是剑祖复苏也不行,也要付出代价。”巨头怒喝。

    腐朽的马槊迎上,无穷的灰色雾气溢出,腐朽之力弥漫天地,死亡的尸体以肉眼的可见速度被腐蚀,草木在凋谢,大地在失去生机。

    圣佛像自主复苏,保护无空。

    星光凝聚如盔甲,保护王道麒。

    普通的青铜指环溢出光芒,保护天香圣女。

    轰。。。

    天地剧震,空间在不断的湮灭,浮现黑洞吞噬爆炸产生的火焰,剑芒刹那崩溃,腐朽的马槊崩断成为废铁。

    然而古剑依旧没有罢休,遥望北方沼泽所在的地方,向着天空挥动一剑,如江河的大道崩断,像是倾泻的瀑布,从天空倒灌进北方沼泽,场面极其的壮观。

    “阿,剑祖,你在找死。“北方沼泽内响起怒吼,惊动整个十三州。

    一个个禁区死地的存在睁开双眼,如同荒州沙漠的仙武大帝,还有与共存的神秘存在,双眼深邃,仿佛有世界在幻灭,透过无尽的时空,看向北方沼泽。

    妖族圣山,沉睡万古的妖族巨头被惊醒,眺望北方沼泽,喃喃道“哼,老不死,你当年被魔祖差点废掉,现在又惹到剑祖,真是自寻死路。”

    剑祖在妖族中就是禁忌,中古时代的经历,给妖族造成难以磨灭的记忆。

    也有古老世家和顶尖圣地的老祖,被惊醒过来,感受这一往无前,无惧天地的气势,不由想起一个人,而后喃喃道“万千剑道万座峰,未见孤独最高峰。”

    顿了顿惋惜道“这是所有剑道强者的遗憾,中古独行,直面万世的黑暗。”

    “老祖,你说的是不是剑祖,中古称雄的存在。”身边的人小心翼翼问道,喉咙滚动,大气都不敢喘。

    老祖点了点头,他们某些人出生在中古时代,依靠世家和圣地的底蕴,苟活至今,自然知道,有的甚至都与剑祖同代争霸过,更为的了解。

    “如果说魔祖是惊艳万古,古今才情无双的存在,那么剑祖就是无惧天地,傲然铮铮铁骨的存在。”

    轰。。

    北方沼泽有巨头在复苏,灰色的雾气上涌,抵挡倾泻如瀑布的大道,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可以看到其中有人影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