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星光铸道台下(圣诞快乐,二章合一)
    ,!

    幻境都是根据自身记忆映照,王道麟没有见过炎黄太子,对方自然是模糊的影子。

    然而炎黄太子的话,像是一击重锤狠狠落在身上,瞬间王道麟脸色雪白,没有丝毫的血色,身体摇摇欲坠,不由踉跄倒退数步。

    他连看对方的勇气都没有,低着头承受冰冷的目光,感受难以承受的威压,形成鲜明的对比,自己卑微如蝼蚁,对方伟岸如真龙,连对自己出手都不屑。

    炎黄太子冷声开口道“卑贱的虫豸,滚吧,连让我出手的**都没有。”

    右手挥出,掀起强劲的飓风,吹的王道麟跌落地面,向着远方滚去,模样极其的狼狈。

    幻境消失,之后则是无尽的黑暗,让人窒息的氛围,不断回响耳边的话语,如同一把有力的大手,像是钳子死死抓住他的脖子。

    呼呼呼。。。

    沉重的呼吸,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暴露,王道麟愤怒至极,仿佛心中有一座煤山被点燃,燃烧起熊熊的烈火,无法被浇灭。

    “不,不,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只有我可以配的起她,只有我可以陪伴柳青走过一生”王道麟嘶吼,像是失去理智的疯子,而后不断诉说着“我要变强,我要变强,成为天地第一强者。”

    内世界的诸天星辰,仿佛在回应王道麟,沉寂的星辰意志做出最好的反应,无穷的星光洒落,如柱,如线,如流荡的清水,如磅礴的大雨,充斥整个内世界。

    星光璀璨,爆发最神圣的力量,湮灭黑暗,更是交织成为牢笼,囚困宗暗意志和心魔。

    五位神抵睁开双眼,璀璨的目光,宛如开天辟地的第一缕光芒,极其的耀眼,像是破开了万古的永夜。他们的容貌逐渐清晰,那是与王道麟相同的容貌,也是就说与其是五位神抵,更为准确是王道麟自身的信仰。

    此刻星光向着大地某个方位聚集,逐渐变成一座道台的模样,由于是星光铸造的,显得很不真实,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对,星光也是材料,有强者以星光锻造宝物,为何就不能铸造道台。”王道麟恍然大悟。

    然而他依旧很是疑惑,为何自己会拥有星辰的力量,要知道这是万星体才拥有的,不然的话特殊体质的存在,没有任何的意义。

    诸如万星体、霸体这样的体质,都蕴含世间难以得到的力量,所以说万古罕有。

    “难道是一脉相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不可能会被家族放弃,”王道麟皱眉。

    他察觉出了不对劲,却没有任何的头绪,宛如浓郁的大雾,遮掩了某些东西。

    “王道麒,我会亲自问你的。”王道麟冷声道,而后全神贯注铸造第三道台。

    此时情况很微妙,像是伪道台魔法,又像是普通的铸造,呈现奇妙的平衡,但是这个平衡并不稳固,如果不去铸造第三道台的话,随时都会崩溃掉,后果就是难以继续铸造道台,强行进入下一个境界。

    筑基与道宫非常的特殊,没有特定的界限划分,不需要积累任何东西,就能直接铸造道台或者是道宫。可是连续的铸造,会使得修士遭受很大的压力,导致力不从心,所以需要稳扎稳打,彻底去沉淀、稳固。

    这也是就是为什么,筑基和道宫修士,每次铸造道台和道宫的时候,需要漫长的时间。

    王道麟距离上次铸造一年不到,按理来说很难铸造成功,却因为朱雀法的存在,很好的缩短了时间,把新铸造的道台,彻底稳固下来。

    星光在不断的凝聚,王道麟施展朱雀法,以此配合,以此消除天地规则的反噬。

    铸造第三道台的时间很漫长,不止是铸造道台的材料特殊,还需要对应相对的法,便是星光的力量,所以这是一次铸造和感悟的过程。

    外界星光璀璨,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机缘巧合帮助天机圣地,躲过这次灾难。

    但是天机老人和众人都知道,不过是开始而已,往后还会有别的势力前来,只要并州地脉图在天机圣地。

    “一线生机都没有,难道真的逃不出这次劫难。”天机老人叹息道,各种推算的结果,天机圣地都是灭门之祸。

    “圣主,如果这样的话,不如把并州地脉图交出去,这样也能保全我天机圣地。”副圣主道。

    天机老人微微摇头,开口道”如果给出去的话,我天机圣地还是并州的霸主吗?别忘记,江左世家亲自出手,落在他们手中,我天机圣地一个灭门。“

    ”西方三洲的势力联合起来,难道还无法抗衡江左世家。“副圣主道。

    他承认江左世家的强大,举世公认的世间第一势力,但是西方三州的势力,除却荒州外,像是大雷音圣地和摇光圣地,明年上的主宰外,还有数十个古老的世家,其中不乏有像是刘家这样的,自中古时代就传承的家族。

    ”呵呵,你们依旧小看了江左世家,它远远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别忘记大雷音圣地的事情。“天机老人道。

    作为天机圣地的圣主,并且最近与炎黄王朝的联系更为亲密,清楚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在那中州逐鹿之地的遗址上,起码有三位江左世家的王道强者坐镇,而且还是老牌的王道强者,导致炎黄王朝不敢轻易踏足,难以真正的去挖掘探索。

    ”那如此怎么办,继续这样下去,跟等死没有区别。“副圣主焦急道,

    ”派人带着并州地脉图,去往我天机圣地的祖地,文祥和青儿必定会去那里,而后直接去并州地脉。“天机老人道。

    而后看向石台的方向,那里王道麟已经铸造成功,并且浅显领悟星辰的力量,掌握自己的第三个功法。

    ”从今日起王道便是我天机圣地的核心弟子,享受天机圣地核心弟子的权利。“天机老人道,声音传遍悬浮大陆,而后飘然而至石台,阻止对方继续前进。

    ”谢圣主。“王道麟行李道,表现功夫要做到位。

    ”恩,现在天机圣地危机时刻,没有办法举行相应的典礼,所以只能等待以后补上了,希望你能理解。“天机老人淡淡道。

    核心弟子是每个圣地的中坚力量,未来会成为阁主或者是长老,自然要举行浓重的典礼,以此向世人宣告,同时也是展示圣地力量的体现,特别是顶尖的圣地,更是会邀请各方势力前来观礼。

    ”弟子明白。“王道麟行礼道。

    ”副圣主你安排下,过二天在带王道来天机阁。“天机老人道,转身离开。

    他已经有了想法,这次不宜派出长老级别的修士前去,那么核心弟子就是最好的人选,王道就是一个,其余的人选需商议才能做出决定,同时选拔出有潜力的内门弟子。

    天机圣地的核心弟子数是九人,在遭遇中州遭遇伏击后,有五位核心弟子死亡,保存在天机圣地内的魂牌破碎,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后皇莆的叛逃,导致只有三名核心弟子。所以无论往后天机圣地会怎么样,都需要尽快的补充核心弟子,不然中间出现断层,往后天机圣地必然会衰落下去、

    ,.....

    数日的时间,天机圣地看似风平浪静,然则大陆之外的天空,有很多的小型战舰存在,或隐藏虚空,或明目张胆,密切天机圣地的动向,封锁所有对方的道路。

    至于天机圣地众人紧张的同时,也希望这样的情况继续维持下去,起码不会有战争发生。

    琅琊郡主从参悟中醒来,难以置信自己成为天机圣地的阁主,被太上长老带去见了圣主,而后去往易传阁熟悉,最后前往天机圣地的密地,由诸位太上长老教导。

    王道麟则是在自己的小院中,熟悉星光法的妙用,推演杀伐与妙术手段,有时会前往天机圣地的藏书楼,去看文献资料,补充知识量。

    当然作为天机圣地的核心弟子,必然要学习一门占卜或者堪舆的功法。

    天道阁,天机圣地藏书之地,坐落在山脉深处的秀峰之顶,古朴的宫殿,往来的天机圣地弟子,这里可谓是天机圣地最热闹的地方。

    走进天道阁,里面呈现一个小世界,一排排书架坐落有序,如同数十米长的真龙,从宫殿大门处延伸到深处,这里不止存放文献资料,还有天机圣地的收罗来的功法,最深处的禁制内,更是有天机圣地的镇派功法。

    “王师兄,王师兄。”众多弟子行礼,显得非常的恭谨。

    王道麟微微点头回应,向着存放推演功法的地方走去,关于堪舆自然也有兴趣,奈何没有太多的时间,大多都是匆匆的了解,以防在以后遇见都认不出。

    天机圣地的推演功法很多,除了有天机圣地先辈创造的外,还有很多世间推演大师的功法,都是天机圣地花费重金得到,可以说十三州的任何势力,都没有天机圣地推演功法多,并且都是无价的经典。

    一排排看过去,很多都是粗略的看个大概,以此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推演功法,然而推演一门,太过玄奥,几乎都是难涩的古文,如果不从小学的话,很难理解,况且还需要极好的天赋。

    ”玛德,每个字我都认识,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懂阿。“王道麟吐槽道,看着手中的推演功法,只觉的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了,看不懂。“吕泽走来过道。

    ”恩,看来我是没有天赋的人,如此深奥的东西,你们是怎么弄懂的。”王道麟苦笑道。

    他在天机圣地唯一认识就是吕泽,而且接触之后,觉的对方还算可以,自然不会去拒绝,最主要对方也是阁逗比,虽然无法和无为相比,但是那副整天有气无力的模样,绝对是无为比不了的。

    “嘿嘿,如果你从小每天就看这个,并且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琢磨,你就知道我们怎么看得懂。”吕泽叹气道,想起小时候的遭遇,自己都为自己心疼。

    天赋是阁不错的东西,然而有天赋也不一定行,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琢磨,去理解,这是所有天机圣地弟子的经历,从而也导致实力方面不强,因为推演和堪舆就占据几乎所有时间,那还怎么有时间去修行。

    “试试这个,最简单的推演。”吕泽道,递过去一本书。

    “恩,文王经典,难道是哪位文王。”王道麟惊讶道,接过对方的书。

    文王,一位及其奇葩的王道强者,可以说所学的东西驳杂,各个方面都有涉猎,唯有对修行没有兴趣,奈何别人天赋好阿,一道台一道宫的成王道强者,绝对是古来仅有。

    “没错,这是文王推演功法,说是功法其实就是碰运气而已。”吕泽好笑道。

    文王各方方面都有涉猎,却也导致各方方面都不精,从而学成四不像,而且文王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著书,把自己所有学习的东西编辑书册,通过商铺卖出去。结果就算是王道强者,奈何里面记载的东西都错漏百出,结果买书的自然就悲剧了。

    这本文王经典涉猎推演,无论里面有多么的荒诞,天机圣地都会收藏,也会警告弟子不要去修炼。

    “碰运气?”王道麟不解道。

    “恩,里面记载的推演法,描述的相当的深奥和精彩,然而最后却是猜石子决定”吕泽蛋疼道。

    “额,好把,我去看看。”王道麟无语道,正好这本里面还有很多注释。

    他也想要看看文王,到底有多么的奇葩,和吕泽打声招呼后就离开,回到自己的小院内。

    当天夜里,王道麟狠狠把书砸在地上,骂了一句“坑爹阿”,就直接去修炼、总算是知道文王到底有多么奇葩了,前面如何如何的大道理论,都没有最后一句,猜石子,来的让人吐血。

    就这样平静的数日过去后,天机老人派人前来通知王道麟,前往天机阁有事商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