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因祸得福
    ,!

    金光弥漫,仿佛滚滚而来的潮汐,瞬间渲染初开的内世界。而在金光之中,更是可以看见金戈铁马奔腾,肃杀动荡乾坤。金光笼罩之人,踏步走来,像是至高无上的帝皇,巡视自己的领土。

    很快,他从内世界的边缘,来到卵状物体傍边,更是惊异眼前看到的诸天星辰。

    “真的看走眼了。”浑身笼罩金光之人叹息,而后看向与之相对的人,缓缓道“万古以来,有那么一个人,一直以光明圣人自居,却坐着猪狗不如的事件。”

    “如果长生不死都是猪狗不如,那么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是高尚的。”光明圣人平淡道,却无比警惕对方。

    光明圣人无法看清对方的容貌,却能看出对方的实力,绝对不亚于自己。而且对方身后的金光,那片金戈铁马的异象,给他无比熟悉的感觉。

    “说不得对,可是长生有很多种,你的这种方式却最无情与残忍。”沐浴金光之人冷漠道,可怕的肃杀之气弥漫,更是有无数的铁骑踏空而行,手持黄金锻造而成的长枪,刺向光明圣人。

    “哼,只要能长生那有什么无情与残忍。”光明圣人冷哼,身后光明绽放祥和,一名名儒雅之人走出,他们手持书卷,朗诵惊世之文。

    大战一触即发,铁骑与书生交手,这是文与武的交锋,是两人另类的手段。铁骑仿佛决堤的洪流,弥漫惊天的肃杀之气,所过之处虚空动荡。书生屹立虚空,犹如坚不可摧的山脉,朗朗读书之声响彻天地,惊世之文为杀伐。

    长枪刺穿书生的身体,浩然正气浇灭骑士,这是一场没有鲜血的战争。能量飘散,没有任何的狂暴与猛烈,反而柔和无比,不断被诸天星辰吸收。

    光明圣人皱眉,发现了问题所在,对方是要帮助少年。这样的情况,自然不能保持沉默,随即一拳轰杀过去。

    沐浴金光之人冷笑,迎击而上,以拳对拳,没有任何招式,就是简单的出拳而已。

    嘣~~

    拳头撞击,响彻轰鸣,爆发可怕的爆炸。这片地域刹那真空,任何东西都不负存在,余威宛如涟漪扩散,顿时粉碎书生与铁骑,更是向着初开天空与大地而去。

    沐浴金光之人,出手化解狂暴的能量,而后与光明圣人大战。两人近身而战,没有任何的招式,只有最原始的动作,就像是两个孝打架,挥拳,出脚。

    但是到了他们两人的层次,任何的一举一动,都会造成极大的威力。好在两人都有意收敛,不然的话,王道麟的内世界早就崩溃了。

    “仙武俯视天与地,金戈铁马战乾坤。”光明圣人稳住身体道,想起对方的身份,而且之前还与之交手。只是对方没有露出真容,而自己又看不透那层金光,自然没有猜到。

    可是交手之后,光明圣人顿时清楚,能有如此肉身的至强者,从古至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仙武大帝。

    “当年力战乾坤的仙武,想不到也苟活了下来,看来就算是成为仙帝的你,也害怕死亡。”光明圣人嘲讽。

    “战还是走。”仙武的回答很简答,磅礴的战意爆发,撼动内世界。

    光明圣人沉默,表情无比的凝重,心中权衡利弊。他自然不愿放弃,如此出色的身体。可是,面对仙武这位极为特殊的仙帝,他也没有把握百分之百的信心。

    仙武俯视天与地,金戈铁马战乾坤。

    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仙武大帝真实的写照,就算是后来的仙帝,也对仙武充满了敬畏。片刻之后,光明圣人做出绝对,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内世界,化为墨绿色的火苗,消失无踪。

    仙武气息收敛,金光消散殆尽,走向卵状的物体前,注视里面沉睡的灵魂。良久之后,仙武发出一声叹息,整个人炸碎化为金光,部分融入内世界,部分进入王道麟的灵魂。

    外界,疼痛消失,木牌顿时粉碎为木屑,唯有手中的嫩绿的树叶。咔嚓声响起,枯萎的大树倒塌,烟尘顿时淹没树与王道麟。丝丝灰色的雾气游荡,像是条条小蛇一样,想要钻进王道麟身体。

    绿光绽放,形成一道屏障,阻挡湮灭灰色的雾气。这是手中嫩绿树叶的能力,可以保护正在冲击屏障的王道麟,更是提供浓郁的能量。

    气血奔腾,似滔滔江河奔腾不息,疯狂的冲击肾的屏障。仿佛曾经一样,屏障坚不可摧,如同拔地而起山脉。王道麟叹息,知道将要失败,自己体内能量与气血消耗太快。而眼前的世界一片死寂,不说看不到任何的生灵,就是连灵气都稀薄的厉害。

    “嗯。”

    突然磅礴的能量涌入体内,更是有精纯的生命之力存在。王道麟大喜,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可眼下需要专心冲破屏障。

    气血如洪流,不断撞击屏障,很快裂痕密布,先天水之气溢出点滴。不同于肝的先天木之气,充满生机,不断酝酿肉身。先天水之气,是万物的源头,滋润的是根本,也就是根基。

    咔嚓,,

    屏障破碎,数十条仿佛丝线的先天木之气涌出,直入心脏所在的地方,形成小小的湖泊。

    “成功了。”王道麟睁开双眼,情绪激动,虽然境界没有改变,但战力却有提升。

    当然对于内世界发生的事情,王道麟完全不知道,不然现在就不是高兴,而是心惊胆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