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星辉如星辰
    ,!

    虚空颤抖,王道麒出挥手,无尽的星辉为自己所有,宛如翩翩起舞的精灵,向着狻猊子而去。而且王道麒手掌散发星辉,隐约可见,一颗星辰在其掌中。

    狻猊子大吼,周身爆发湛蓝的雷霆,如粗大的锁链,轰击八方,粉碎星辉。更是一拳迎击而上,虚空生雷,发出刺耳的轰鸣。

    嘣~~

    掌与拳撞击在一起,雷霆肆意八方,犹如湛蓝的鞭子,粉碎大地与房屋。而王道麒手中的星辰更是爆碎,爆发可怕的能量,顿时淹没两人。好在这片街道靠近城门,没有什么人居住,不然死伤无数。

    能量之中,两人不断的交手,星辉与雷霆互相撞击,爆炸不断发生,导致空间都密布裂痕。空间何其坚固,拓疆的实力,根本不肯能击碎。

    但是,两人都不是普通的拓疆境修者,一个是万古罕有的万星体,早已证明同境无敌。一个是返祖的太古遗种,完全可以与天骄相比。

    星辉凝聚为剑,更是不断纳入王道麒的体内,好像无穷的星辰,王道麒的身体便是宇宙。彼此相互联系,爆发无尽的星辰之力,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无敌之势。

    星剑横扫而出,仿佛千万星辰坠落,所过之处虚空生火。

    狻猊子咆哮,终于不在是人形,化为本来的样子,形式狮子,身躯大如巨石。一声咆哮,如雷鸣震耳欲聋,闪电如锁链环绕周身,而后不断的崩碎,释放闪电因子纳入体内。

    锋利的爪子挥出,雷霆闪烁,迎击而上星剑。

    星剑粉碎化为点滴星辉,而后湮灭在虚空之中,王道麒更是倒退数步。一口甘甜涌上喉咙,顿时强行的压下,却依旧有一缕猩红溢出。

    狻猊子也不好到那里去,右爪彻底的消失,鲜血直流。疼痛使得他不断的咆哮,内心更是无比的愤怒,甚至还有一丝惧怕。自己是太古遗种,修炼之路,完全是按照太古凶兽幼崽的方法,居然不敌对方。

    “王道麒,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狻猊子威胁道“我父亲为荒州霸主,更是踏足了道宫境之上,距离封王一步之遥。你放我离开,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不然你人族荒城必定化为废墟。”

    “你威胁我。”王道麒冷声,双眼微微一眯,杀意弥漫。

    狻猊子倒退数步,惊悚对方的杀意,既然如此的恐怖,这根本不合常理。而后猛然想起,关于王家有一件超越王道之器的传说,顿时清楚过来。

    “你王家居然真的有那件东西。”狻猊子真的彻底害怕了。

    传闻荒州王家,有一件恐怖的大杀器,超越了王道之兵。只是谁也没有见过,而王家也没有承认过,久而久之很多人认为。不过是虚构的,是王家在背后散发的谣言,为了就是保住王家在荒州的地位。

    王道麒没有回答,向着对方出手,无尽的星辉而落,如坠落的星辰,拖着长长的火焰。天地动荡,能量肆意粉碎周边,撞击狻猊子庞大的身躯。

    “不。”狻猊子竭尽全力抵挡,雷霆化为一片灿烂的雷海,闪电如游龙浮现,如鲤鱼跃龙门,如海龟沉浮。却依旧无法抵挡星辉,大片的雷霆溅起,像是翻腾的汪洋。

    一粒粒星辉穿透雷海,粉碎了蛟龙,崩碎鲤鱼,砸碎了海龟,落在狻猊子的身上。顿时鲜血四溅,全身血肉模糊,更是连骨头都断裂。

    狻猊子痛苦的大吼,无比的绝望,不甘心如此的死去。他觉的自己应该有辉煌的未来,与各路天骄争霸中州。

    “父亲。”

    大阵动荡,瞬间被撕裂开来,巨爪萦绕无穷的闪电,向着王道麒落去。这是狻猊出手,作为父亲,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儿子掺死。不过,在救自己儿子的同时,也要杀死王道麟。

    王道麒瞳孔放大,盯着从天而落的巨爪与雷霆,毫不犹豫向着出手。星辉轰击巨爪,可怕的能量爆炸,却不能伤巨爪分毫,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减少。

    “狻猊,你过界了。”王家内响起一道声音,一道剑芒划过苍穹,落在巨爪之上。

    嗯。

    一声冷哼,剑芒差点斩断巨爪,狻猊直接抓起自己的儿子,消失在荒城之内。“王无上,一剑之仇,来日必报。”狻猊冷漠道,声音回响整个荒城。

    “恭候大驾。”王无上淡淡道。

    “麒儿,带你弟弟回来。”

    躲在荒城某个地方的王道麟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发现了,顿时转身离开,逃离这座城市。一步还未迈步,便停下,神情阴沉注视,眼前自己的哥哥。

    王道麒冷笑道“怎么了,还想对我出手。”

    星辉落在王道麟的肩膀之上,仿佛是两座厚重无比的大山,身体颤抖,整个人几乎要跪倒在地面。双眼满是怒火,可是却没有办法,自己根本打赢对方,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王道麒走上前,神情冷漠,不似哥哥与弟弟的关系,而是陌生人。迅速出手,‘啪‘的一声,甩了对方一个耳光,力道之大,瞬间脸颊红肿,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王道麒,有本事你杀了我。”王道麟大吼,不甘受到屈辱。

    王道麟冷哼,如果有可能,非常想杀死对方。可是作为荒州的天骄,作为王家的继承人,不能背负弑弟的罪名。伸手提起对方,像是提起野狗一样,向着王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