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分析与结论
    这一场案件,因为事主的死亡而不了了之。本来警察们来到,是因为疑似‘虐杀老人’的案件。但是事主一家人都已经死亡了,这件案件也就成了无头公安,就此不了了之了。

    不过,相对于已经离开了的其他警察,还有两位警察留了下来——张子涵和他的助手李云平。

    昨晚怨气爆发,两位警察和墨劲竹父子,作为亲身经历的见证者,知道再不作出处理,周边的人很可能会遭殃。

    因为就在怨气爆发的第二天,周边的住户人家就已经生病了。墨爸爸不敢怠慢,立刻向市里打了电话,将这些生病的人都接走之后,事态才得以控制住。

    怨气爆发之后,以王国柱家中心二十米的范围,整整七八户人家受到了殃及,被扩展开来的阴气怨气给笼罩在了其中。不得已之下,张子涵以警察的身份,宣布让靠近周边的住户暂时搬移到其他地方,以免被卷入怨气笼罩当中。

    所幸,昨晚怨气爆发后,怨气的笼罩范围,只是向外扩展了半径二十米的范围,之后便不再继续扩展。也不知道是无力扩展下去了,还是里面的厉鬼不打算再扩展下去了?

    两位警察明面上的说法,是王国柱家有辐射,让人们暂时远离云云。至于他们真正的看法,墨劲竹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张子涵和李云平这两天的经历,几乎让他们的三观都快崩溃了。

    因为那种莫名的阴寒气息,实在不能用辐射来解释。毕竟少量的辐射对人体而言,是根本就没有感觉的东西。能让人体感觉到的辐射,那种剂量就已经是足以致死的地步了。如果是这么巨大的辐射剂量,不可能仅仅局限于只有方圆二十米的距离。

    就是因为这些怀疑,他们心底的科学信仰,已经被严重动摇,仅剩下一点点的微薄支点,支撑着他们摇摇欲碎的科学三观。

    现在,警察队队长张子涵和他的助手李云平,正坐在墨劲竹家的沙发上,定定地看着墨劲竹。

    “王国柱家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作为队长的张子涵,定定地看着墨劲竹,同时以质问的语气向他询问道。作为一名警察,他必须要知道事情详细经过,哪怕这件事处处动摇着他的三观,他也必须对此有所了解才行。

    面对张子涵的质询,墨劲竹倒是没有隐瞒,把自己所得到的讯息加以汇总,抽丝剥茧地大致还原出了一些真相:“这件事还要从七天前说起。七天前,王鹏他奶奶似乎与王国柱媳妇在吵架,因为气急攻心,就这么过世了……”

    “我最初看见王鹏奶奶的灵魂时,她整个呈现出灰黑色。可是等我第二天过去看的时候,王鹏他奶奶就变成了一大团漆黑的怨气。那个时候,我能肯定王阿婆是因病而亡,并没有两位警察所说的七窍插钉的情况。”

    “但是等我第二天看到王阿婆的时候,她整个阴魂都被黑气笼罩。如果按照这个来推论的话,肯定是王国柱家对王阿婆的遗体做出这些恶毒的事,导致王阿婆整个人开始狂化起来。”

    李云平举起手来,打断了墨劲竹的话,“等一下,如果按照你说的这些,既然老人已经灵魂离体了,那么她的身躯遭受到的一切,应该是影响不到她的灵魂了吧?”

    这时,墨劲竹摇了摇头说,“不,恰恰相反,灵魂虽然已经离体,但是应该还和灵魂会有某种神秘联系。王国柱家的做法,恰恰通过这种联系,伤害到了王阿婆,所以让她理智全失。”

    说到这里,墨劲竹说起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从七窍插钉的手法来看,这似乎是巫蛊邪术的门路。我从某个论坛上看到过这种说法,称‘七窍插钉,钉死天灵,可以将人的魂魄封在体内。’也许是王鹏他们家有谁看到过这种说法,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做吧!”

    这时,张子涵极度冷静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可是动机呢?王国柱家的人究竟为何要这么做?难道这里的人死后,都要这么干?”

    “不是的!”墨劲竹否认了张子涵最后的那句,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另一个自己听到的消息,“我听到过村里人的传言,说王阿婆过世后的下午傍晚时间,王鹏他妈经过老人的遗体时,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根据这一点,我猜测可能是王鹏他妈被鬼魂影响,看到了什么惊吓的景象,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李云平立刻抓住了疑点,进行了辩驳:“可是不对,你说灵魂无法干涉到物质层面,除非依托于**。那么那个时候,老人的灵魂究竟是怎么影响到占春芳女士的?”

    “也许是脑电波?”墨劲竹摊开了手,一脸无奈地说道,“你知道的,鬼魂应该是属于类似于脑电波一类的东西,也许可以通过影响人的脑电波,来给人制造幻觉。这样就可以间接地造成影响。”

    “也不对!”李云平抓住了其中的矛盾之处,“如果是脑电波的话,顶多只能给人造成幻觉,对人应该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她’能杀死活人,这可是真正对物质层面进行干涉了,这又该怎么解释?”

    面对李云平的质问,墨劲竹犹豫了一下,说起了另一个秘密:“是生命能量,只要是活着的东西,都具有这种能量。在中医里,把这种支撑生命活性的能量称之为‘元炁’,至于现代科学怎么称呼这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我的眼睛不止是能看到鬼魂,也能看到活人身上的生命辉光。鬼魂能夺走活人的性命,就是因为支撑自身活动的‘元炁’被吸走了,生命活性逐渐耗竭。所以你们看到王国柱一家人时,他们就显现出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虽然做出了解释,但他还是将‘生命场’的存在给隐瞒了下来。

    对面的张子涵和李云平两人,听着墨劲竹的讲述,心里也是将信将疑,不过他们已经隐约相信了墨劲竹的说法。对于墨劲竹为何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他们虽然觉得很好奇,但也没有去过度追问。

    “好了,这件事暂时就到这里吧!”张子涵站起身,戴上警帽,对墨劲竹和一旁墨寒梅说道:“关于虐杀老人的案子就此结束,王国柱一家人的死亡,我们给出的官方结论是因基因病导致死亡。以后希望你们不要乱传什么消息,我们国家毕竟是讲究科学的,如果出了什么乱子,对你和大家都不好!”

    墨劲竹知道他的潜在意思,他是希望自己不要籍此乱搞,要不然到时候国家力量镇压下来,自己是插翅也难逃。对于这一点,墨劲竹拍着胸脯保证道:“警察同志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张子涵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王国柱家已经不能住人了,周边地区最好也要隔离开来。我回去后会上报这件事,毕竟是对人体有影响的‘磁场辐射’,以后可能会委派专家过来研究。希望你能密切监视情况,有不对的话,请打电话通知我!”

    说完之后,张子涵带着助手便告辞离开了。墨劲竹将两人送出门外,就转身回了家。

    没想到,我活了这么多年,受过科学教育才形成的三观,都在这么短短两天时间里,崩塌得不成样子了。”路上,张子涵走向等候自己的警车,助手李云平感叹着说道。他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想明白:“诶,队长,你说……那个小哥说得那些,都是真的吗?”

    “真不真已经无关紧要了!”张子涵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我在想,那个墨劲竹还似乎隐瞒了什么,希望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咦?他还隐瞒了什么?”李云平惊奇的瞪大了眼睛,“难道队长你不想问吗?”

    “他既然隐瞒了,就是不希望我们知道!”张子涵淡淡说道,“每个人还能没点秘密吗?只要不是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就随他去吧。”

    “而且他曝露了这么多秘密,他肯定以为他会被国家抓去实验切片吧,估计可能跟这方面有关,所以才会隐瞒下来。”

    “哈,咱们国家可是讲究文明,哪里来那么多人体实验室啊!”听到自家队长这么说,李云平不禁嗤笑了一声,“我看他纯粹是想多了。”

    张子涵淡淡笑了笑,没有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