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衰竭
    一行人来到王国柱家门前,只见他们家大门紧锁,整个院落里一片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为首的那位警察,隐约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快步上前按下了门边的门铃,稍微等了一阵,并没有人前来开门。这时,他再一次按下了门铃,再度等候了几分钟时间,当他没有等到任何人来开门的时候,这位警察立刻就询问起来:“他们家难道没有人在吗?”

    “不对啊,怎么会没人呢?”跟着过来的村民看着王国柱家的大门,皱着眉头,非一幅非常疑惑地样子:“我昨天下午还看到他们在家呢,今天怎么就没人了?”

    “这样吗?”听到这里,为首的那位警察,已经大致猜测出了几种情况。看着紧闭的铁门,这位带队的警察颔首说道:“看来,我们要翻墙进去,确认一下了!”

    从邻居家借来梯子,一位警察顺着院墙翻了进去。他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之后,村民们跟着警察进入了房屋里面。

    至于里屋锁着的门,叫来一个劲儿大的人,轻而易举的就撞开了房门。当他们把卧室的门撞开了之后,看到里面的情形时,所有人都不禁惊呆了。

    只见王国柱和占春芳夫妇夫妻两个,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至于让人们惊骇不已。他们陷入昏迷,应该是和身体上的虚弱有关,因为他们夫妻两个人,浑身的皮肤变得松弛皱巴,满头的白发仿佛枯草一样。两人就这么倒在床上,无力的呼吸着。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村民惊骇地叫了起来,“昨天他们还不是这个样子,今天怎么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我知道了……厉鬼!一定是厉鬼吸干了他们的精气,才让他们夫妻两个变成了这个样子!”

    “都说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跟在带队警察身边的那人,不耐烦的说道。

    “好了,先不要说这些!”带队的警察打断了话头,当机立断的说道:“看他们这个样子,显然是非常虚弱了,我们要立刻把他们送到医院进行救治!”

    这时,有人在卧室门外叫了起来:“让让让,墨大夫来了,快点让墨大夫进去!”

    围在门外的众人,立刻让出了地方。墨爸爸穿过人群走了进来。墨爸爸对几位警察说道:“本人是村里的大夫,警察同志,能让我替他们检查一下吗?”

    “可是……”带队警察身边的那位狐疑地看了一眼墨爸爸,想要说什么,却被为首的那位队长给阻止了。

    “没关系,让他检查吧!”

    墨爸爸走上前去,伸手按住了王国柱的脉门,仔细的体会了一番脉搏,然后又替占春芳把了把脉。随后对站在一边的警察说道:“他们夫妻两个耗尽了元气,衰竭之相已经深入骨髓,早已回天乏术!”

    “就这么把了把脉,你就能检查出来他们的身体状况?”那位警察再度跳了出来,“简直就是儿戏!”

    听到这人的话,墨爸爸轻轻皱了皱眉头:“他们的身体情况,只要看一看,再把一把脉,就能轻而易举得出结论。而且不论是怎么检查,他们夫妻两个已经是多脏器衰竭的情况。如果你有能耐,就去把他们救回来好了!”

    “……”那个警察被墨爸爸的话给噎了一下,正要开口反驳,带队的那位警察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去叫一下救护车,把他们带到医院进行救治!”说完之后,又吩咐了一句,“动作要快!”

    那个警察收到命令后,立刻下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去了。带队的警察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夫妻两人,转头正要向门外的村民群众询问一些问题,忽然听到传到耳朵里的话,让他不禁顿住了。

    “老墨啊,你说王国柱一家人,究竟得了什么病啊?”有人问道,“会不会是厉鬼呢?”

    “是不是厉鬼我不知道!”墨爸爸摇了摇头,“但是我知道,他们身上的生命精气正在被大量吸走,所以你看他们一幅老态龙钟的样子,这就是命元耗竭,元炁干枯的征兆,他们一家人恐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说罢,墨爸爸隐晦地向村民们警告道:“千万不要接近他们一家,晚上的时候也不要来他们家这边。”

    “难道真的是厉鬼作祟?”有人压低了声音,惊骇地问道。

    “是不是鬼我不知道,但你们晚上千万不要过来!”犹豫了一下,墨爸爸还是压低了声音,多嘴说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王国柱家前后左右隔壁的人家,最好还是搬走吧……”

    那位警察听着墨爸爸和村民的对话,心中狐疑顿生:“显然这位墨大夫看起来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虽然非常怀疑,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迅速做出几个决定。

    过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镇上的救护车来到了村里,将王国柱夫妇还有他们的儿子一起给带走了。村民们也都听进去了墨爸爸的警告,纷纷离开了王国柱家。同时也极力告诫自家的小孩,不要靠近王国柱家。

    而且,墨爸爸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的潜在意思还是非常直白——王国柱家非常危险,尤其是晚上时间,可能会要人的命。就算他那一番含糊其辞的言语,既没有说有鬼,也没有说没有鬼,可是大家还是理所当然地认为,王国柱家里发生的一切,就是厉鬼在索命。

    其他警察随着救护车一起离开了,只有带队的那位警察,和那位经常和村民抬杠的警察留了下来。

    两人在村里转了一圈,根据记忆里的信息,来到了村长家。村长和他老婆两人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看到警察来到,夫妻两个立刻就站起身来,迎上前来。“两位警官辛苦了,请问有查到什么吗?”

    队长对这村长摇了摇头:“王国柱一家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这起案子疑点颇多,我们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头绪,所以今晚打算在这里借住一晚……”

    村长立刻热情地说道:“欢迎欢迎,我们家正好有空房间,床和褥子也是有现成的,两位警察同志就住在我们家吧!”

    “那好,我们就叨扰了!”队长带着自己的手下,对村长感谢道。

    “不妨事,不妨事!”村长摆了摆手,“帮助警察同志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两个警察就这么在村长家住了下来,村长一家热情地招待了两人。吃过晚饭之后,夜幕降临,队长准备到村里走一走,看看有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