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报应来了
    五天的守灵时间内,所有前来吊唁的宾客,与王国柱家有亲缘关系的亲戚,全都因为这个猜测,所有人都保持着诡异的沉默态度,悄悄地与王国柱一家保持着距离。

    等到操办完丧事之后,所有人都一言不发的各自回了家。就连王国柱家摆出的谢礼宴,也没有人想要留下来去吃。就在王国柱请大家入席的时候,所有人都纷纷拒绝了邀请,用一种躲避不及的态度,快速地离开了王国柱的家。

    他们已经看到了,王国柱一家人那一天一天衰败下去的脸色,如果说,第一天他们看到的王国柱一家,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整个人脸色灰败。那么第二天,他们就看到王国柱一家人,脸色就像是熬夜一个月,随时都会猝死的那种感觉。

    第三天,整个脸色开始发青,眼睛下两个大大的眼袋垂了下来。两人的皮肤晦暗无光,甚至能看到细小的皱纹,爬满了眼角和额头等地方。就连只有十七岁的王鹏也不例外。一家人的生命,就宛如即将燃尽的烛火,一点点的衰败下去。

    当大家看到王国柱一家人身上的这些情况时,大家纷纷开始胆寒起来。除了真的碍于面子,不得不来的之外,一些胆小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悄悄地不再来王国柱家了。

    可是,哪怕这种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王国柱自己一家人的身上,他们却像是视而不见一样,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村里许多人已经猜测,王国柱一家人,已经被厉鬼缠上身了。他们也不敢向王国柱一家人点出他们身上的变化,如果惹得厉鬼不喜,缠上了自己怎么办?

    就怕他们和猜测的那样,这些前来帮忙操办丧事的宾客们,纷纷回绝了王国柱一家的挽留,唯恐避之不及,被厉鬼缠上身去。

    另外一边,随着时间推移,墨劲竹每天晚上都会来到王国柱家门外,观看怨气的变化。毫无意外的,每当太阳落下山之后,原本不知道在白天潜藏于何处的黑气,便会重新冒出头来,将王国柱家整个包裹起来。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包裹着王国柱家的阴晦黑气,变得越来越浓郁,生命场能量的流逝速度也在逐渐加快。

    夜晚里,王国柱一家人在黑气中重新陷入了噩梦的循环。只有在白天的时间,他们才能得以稍稍喘息,但是白天他们根本无法记起晚上的噩梦。而一旦到了晚上,他们就会陷入噩梦的挣扎,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从王国柱一家人身上的表现征兆来看,墨劲竹已经就猜测到了,隐藏在黑气中的冤魂厉鬼,正在吞噬着他们一家人的生命力。也许过不了多久,王国柱一家人就会因为生命力不足,导致一命呜呼了!

    对于他们身上的变化,墨劲竹父子两人隐约猜到了一些。对他们一家人身上的遭遇,墨劲竹和墨爸爸两人并不同情。现在他们所忧心的是:“如果这冤魂厉鬼继续下去的话,会不会对别的人造成伤害?如果害了王国柱家的性命,这个厉鬼还不把袖怎么般,会不会转移目标?对别的村里人一起下手?”

    这些问题都在困扰这父子俩人,因为这个猜测并非不可能发生。那毕竟是失去理智的冤魂厉鬼,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他们对此却没有分毫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家人,生命精气被这么一点点掠夺而走。

    “究竟该怎么对付这个冤魂厉鬼?”墨爸爸和墨劲竹冥思苦想着。

    “要不请道士和尚来抓鬼?”墨寒梅提出了自己的办法。

    “不行!”墨劲竹摇了摇头,“现在哪里还会有真正能抓鬼的道士?我们村的道观里,那些道士连我都不如,他们连气感都没有练出来,怎么可能会抓鬼?”

    “现在那厉鬼似乎惧怕太阳,白天的时候还不敢出来,可要是到了晚上那该怎么办?”听到哥哥的话,墨寒梅也开始愁眉苦脸起来。虽然平常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但她也怕鬼的好不好。

    面的这样的难题,墨寒梅都要绝望了,“如果连道士和尚都没办法解决,那和天下又能有谁来解决这个冤魂厉鬼?”

    “暂时只能继续观望下去了!”墨爸爸提出了这样一个办法。

    “也只能如此了!”墨劲竹点了点头,决定继续观望下去。

    他们一边观望着,时间一边悄悄流逝。正常的生活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唯一有影响的,也就只有王国柱一家了。

    等到老人的骨灰下葬之后,村子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这仅仅只是表面上而已,关于王国柱家被‘厉鬼缠身’的消息,已经在整个村里已经喧嚣尘上,传得沸沸扬扬,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

    仅仅过去了两天时间,村里忽然来了一辆警车。因为村子里唯一能走车的村口大路,就在墨劲竹家的诊所前,所以墨劲竹看得非常清楚。当看到警车向着王国柱家驶去的时候,墨劲竹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有了一些让人心惊的猜测。

    警车的到来,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因为整个村子比较平和,平常很少有警车过来。对于这次警车的到来,村人都非常好奇,纷纷聚了上来。

    墨劲竹掩在众多村人中毫不起眼,看着警察们从车上下来。有人大着胆子上前询问起来:“警察同志,请问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公务吗?”

    其中一位为首的警察神情严肃地对大家说道:“有人报警,说你们村里有人犯下了‘虐杀老人’的重罪,所以我们特地过来一趟!”

    “什么,虐杀老人?”旁边观望的人纷纷惊呼。

    开口询问的那个人也震惊了,猛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人不可置信地喃喃说道:“难道是他们……”

    “嗯?”因为就站在近处,那个警察立刻听到了这人的喃喃自语,当即开口询问起来,“请问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这个……”那人犹豫了起来,“前两天我们这儿的确过世了一位老人,听村里传言说,老人生前似乎遭受过虐待,但没想到那丧心病狂的两个狗东西,竟然还杀了他们的老母亲!”

    “先不要急着下结论!”这位警察抬手止住了那人的话,“虽然报警的说是虐杀老人,但是事情真相如何,还需要调查过后,才能下定结论!”

    顿了顿,那个警察从袋子里拿出来几张照片,说道:“前两天火化老人遗体的时候,火葬场的火化人员看到老人遗骨的头骨里,分别从双眼、双耳、嘴巴、鼻子和天灵盖这些部位,钉入了几枚钉子。

    “当时他就感觉蹊跷,怕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在拾取骸骨之前,悄悄拍下了照片留为证据。”

    “后来这位工作人员怕出什么事,就给我们警察局报警了!”这位警察一边把照片传给大家,一边说道:“所以我们特地过来,要把这两位带回警察局调查一下。”

    看过这些照片之后,大家纷纷惊骇于照片中的残忍手段。纷纷对警察说道:“难怪那一家子会被厉鬼缠身,原来竟然是用了这样的手段!”

    “厉鬼缠身?”那位警察身边的另一位警察皱了皱眉,不由得训斥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迷信这些东西?”

    “警察同志,不是我们迷信,而是发生在那一家人身上的事,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那不是厉鬼报复啊!”有个村人不禁反驳道。

    “哦?究竟是怎么回事?”为首的那位警察倒也没有去反驳村人的话,反而询问起来。

    “就是那个,自从老人家死后……”有人迫不及待的把王国柱一家人身上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警察。“所以说啊,这肯定是他老母亲报复来了,用了这么恶毒的手段,那王章桂芳肯定满怀怨恨。所以他们家被吸干了阳气,差不多快要死了。”

    “这肯定是生了什么病吧?”为首那位警察身后,那位刚才开口训斥的警察皱眉说道,“如果是急性传染病,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不对不对!”有人立刻反驳道,“如果是传染病,怎么只有王国柱一家人得病?而且我们这些人有部分是参加过他们家的守灵的,怎么会没有的病呢?肯定是厉鬼报复来了!”

    “啧……”那个警察正要再度开口反驳,为首的那位警察,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我们先去王国柱家里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