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不孝子孙
    回到家后,墨寒梅把这事和墨妈妈一说,墨妈妈也是和墨劲竹同样的口气,轻蔑而不屑地说道:“别看那些村里的老娘儿们,平常表现的亲亲热热的,左一个闺蜜,右一个姐妹的叫。一旦谁家真的出了事,个个恨不得躲藏起来,就怕人家找她借钱。”

    “梅梅你不要和她们家的儿女来往,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长舌妇,教出来的后辈也是一个样!”作为早年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墨妈妈对于村里的这些长舌妇非常看不起,平常交流的时候,只维持个表面功夫,绝对不和她们深入交流。

    “哦!”墨寒梅乖巧地应了一声。

    墨劲竹在一旁听着母亲和妹妹说话,心里略微感慨了一下,又对母亲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刚才回来路上,我听王宇他妈说,王国柱的母亲已经不行了。到我回来,现在估计已经走了,我们等下午要不要去给她上注香?”

    “这也是应该的事!”墨妈妈听到儿子的话,轻轻叹息了一声,“我从外地嫁过来,早些年还受过王国柱他妈的照拂。这些年她瘫痪在床,我只能略尽绵薄之力,出一点钱让她能有口饭吃,免得被他儿子给赶出家门饿死,倒是没办法再帮她了!”

    “妈,这不是你的错!”墨劲竹扶着母亲的肩膀,安慰道“我们家和王国柱他妈不过是点头之交。你只不过帮着出点钱,人家一群老闺蜜背地里都戳着你指指点点,说你是‘冤大头’。如果你要帮助王国柱他妈,她那些老闺蜜脸上肯定会挂不住,背后指不定怎么骂你呢。能尽到这一点善心,也就足够了!”

    “唉,可惜了老太太了!”墨妈妈感叹道,“人心凉薄,她这人世走一遭,晚景凄凉,受尽了苦楚。儿女不是依靠,连昔日认下的闺蜜,也只是嘴巴抹油,滑不溜丢,没个真心帮她的人!”

    感叹完了之后,墨妈妈只能说道:“下午你去王国柱家,给老太太上注香吧!希望她泉下能得安宁!”

    “好!”墨劲竹默默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中午吃过饭之后,墨劲竹和妹妹在房间里呆了一阵,鼓捣着什么东西。下午三点,墨劲竹和墨寒梅俩人换上一身素白衣服,一起向王国柱家走去。

    还没走到院门口,他们就听见里面传来哀哭的声音。门上已经挂起了挽联,花圈摆放在路边上。堂屋内,念佛机的声音穿过嘈杂的院落,隐隐传了出来。

    走进敞开的院门,一眼就看到堂屋上架起的灵堂,素白的布匹垂下来,好似一条条当空悬挂的白绫,要让人窒息了一样。冰棺和鲜花已经摆上灵堂,老太太的遗体也已经移入了冰棺里。旁边一群老闺蜜,正穿着薄纱一样的僧衣长袍,正双手合十向着冰棺喃喃念佛。

    墨劲竹转动目光,就看到冰棺旁,几个中年妇女正在放声痛哭。看着这些妇女,墨劲竹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连哭灵都是雇佣得别人,真是好‘孝顺’的小辈啊!”

    “也不知老人死后有知的话,会不会再被气死?”墨劲竹把目光转到遗体的上方,就看到一团黑蒙蒙的虚影,正在缓缓成形。

    墨寒梅看着那群正在痛哭的妇女,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悄声对哥哥说道:“这群女的真是不知羞,给别人家哭灵这么丧的事都肯干,难道不怕遭晦气吗?”

    “我们不要管那么多!”墨劲竹悄悄摇了摇头,“王国柱家现在连脸上的面子都懒得做了,更何况是哭灵?让他们自己哭灵,还不如让他们上吊比较快呢!”

    正在两人悄悄说着话的时候,一个惊喜地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梅梅,是你吗?”

    墨寒梅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墨劲竹听到来人的声音,眼中闪过一丝不虞之色,两人回过头去,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少年,大约十六七岁,额头前的头发染成了一绺红毛,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年一样。

    墨劲竹看着少年,微微皱着眉头,淡淡说道:“王鹏,你阿婆过世了,你不在灵堂上守着,跑这里来干什么?”少年是王国柱的儿子,名字叫做‘王鹏’。原本和墨寒梅是初中的同班同学,后来墨寒梅考到了市里的高中,两人就分开了。

    墨寒梅显然对王鹏非常讨厌,所以就算王鹏叫了她,她也没有给予回应。王鹏不以为忤,反倒笑了笑说:“呆在灵堂里实在是太无聊了,人死了就死了,搞这么一套子,真的是很烦人!”

    “……”听到王鹏的话,墨劲竹和墨寒梅两人不禁皱起眉头,眼底不约而同闪过一丝厌恶。墨寒梅心里的怒气直往上涌,心里一直给自己暗示着:“我不气,我不气!这是人家的灵堂,如果这样破口大骂,会非常的不礼貌的!”

    “特么老娘真的很想狠狠揍他一顿!”墨寒梅勉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脸上‘保持’着平静的神色,“我们来是给王奶奶拜灵的!”

    “哦!”王鹏答应了一声,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目光直往墨寒梅的身上瞄,尤其是胸部和短裤下的大腿。

    一旁的墨劲竹看得额角青筋直冒!勉强保持着礼仪姿态。上前一步,把妹妹的身影挡在了身后,狠狠瞪着王鹏:“你的眼睛往哪里看呢?”

    嘴角挂着抽搐的‘平静’,似乎下一刻就要暴起揍人的样子,把王鹏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乱瞄。

    墨劲竹狠狠地等了王鹏一眼,带着妹妹上了灵堂。一走进灵堂,他就感觉一股凉气袭来,目光不自觉地赚到了冰棺上空,看着隐约翻腾的一团灰暗虚影,他隐约感到一丝不同:“前次在张洋家,他奶过世后也有灵魂,但是并没有这种阴凉的气息啊,为什么会在这里感觉到凉气?难道冰棺漏气了?”

    目光淡淡扫过冰柜各个角落,也没有发现冰柜漏气的地方。找不到原因,他只得暂时按下疑惑。

    墨劲竹和妹妹两人,各自从旁边桌子上抽出三注长香。兄妹俩先后点燃了长香,两人对着灵堂上的遗像和冰棺,恭恭敬敬拜了三拜,随后上前将长香插到了香炉里。

    靠近香炉的时候,墨劲竹再一次感觉到了一股阴凉的气息。将手里的长香插进香炉后,得空抬头一看,那一团灰暗的气息愈发浓重了,缕缕香烟似乎被气团吸走,使其变得更加凝实。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暗暗瞄着那团灰气,墨劲竹心中满腹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