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闲言碎语
    绿柳村西头,墨劲竹和妹妹两人,向村里卖种子和化肥的王婶家。一路走来,墨寒梅时不时和村里曾今的玩伴,还有熟识的人家打着招呼:“李叔叔好,王奶奶好,小兰你也放假了啊,我现在正和我哥去王婶家呢!”

    墨劲竹看着妹妹乖巧礼貌地和村里人打着招呼,暗笑妹妹装得真像。他可是知道妹妹的性子,别看表面上这么乖巧淑女,其实本来的性子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在外人面前,她一直装着乖巧的样子,但是在家里面可是像个男孩子一样。

    小时候和男孩子一起下河摸鱼,上树掏鸟窝,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淘气皮猴子。

    后来上了初中,好像知道爱好了,渐渐收敛了这种性子。村里大家都以为墨寒梅是学好了,知道女孩子家的温柔了。其实是她本身知道男女分别,所以把那种样子收了起来,给大家造成了一种‘温柔乖巧’的错觉。

    不过,身为哥哥的墨劲竹,并没有去戳穿妹妹的装模作样,反倒觉得她这个样子还有点可爱!

    墨寒梅偶然一瞥看到哥哥宠溺的眼神,墨寒梅立刻毛骨悚然地跳到一边,一幅戒备非常的样子:“哥你怎么了?肿么用辣种看着我?”因为她实在是对哥哥那种宠溺的眼神接受不能,感觉有着毛骨悚然的恶寒。

    墨劲竹对妹妹宠溺地笑着说:“我在看你可爱!”

    “呕——!”墨寒梅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种说法,一边装作呕吐的样子,一边叫了起来,“呔,你是何人,胆敢附体我大兄?还不快快从我大兄身上出来!”

    “emmm……”墨劲竹无语地看着妹妹搞怪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直接走向不远处的种子店。

    王婶家的种子店在村里已经开了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不但有粮种,还有果蔬种子。因为卖这些东西的缘故,还带着卖化肥。因为是多年的老店,通常农闲的时候,王婶就和相熟的邻居在这里唠嗑闲聊。

    “王婶,在聊天呐?”墨劲竹走上前,打断了她们的闲聊。

    “哎哟,这不是墨大夫家的小竹子吗!”王婶一行人早就看到墨劲竹和墨寒梅兄妹俩了,王婶笑眯眯地对墨劲竹招呼道,“今天怎么有空到婶子这里来?”

    “王婶您忙,我们来是要买点种子和化肥!”墨劲竹对王婶礼貌地说。王婶没有迟疑,立刻起身进了柜台里面。“要买什么种子和化肥?”

    走进店里,一边靠墙摆着一做架子,架子上摆着一袋袋果蔬种子。墨劲竹看着架子上摆的种子,略微看了看,挑了二十多包种子,有蔬菜的,也有粮食的。挑完架子上的种子,墨劲竹对王婶说道:“王婶,再给我来半径稻种和小麦种!”

    王婶利索地从柜台后面的大袋子里,给墨劲竹称了半斤的稻种和小麦种子:“还要什么?”

    “唔,还要一些化肥!”墨劲竹想了想,决定再称一些化肥回去。“氮磷钾复合肥基肥追肥都要!”

    这边王婶一边给墨劲竹称化肥,一边和门口凳子上坐着得几个闺蜜闲聊着:“那可不,她这几年遭了不少罪。儿女不孝顺,人又是那样了,早点走还少受点罪!”

    “唉,真是造孽哟!”门口的凳子上,王婶的老闺蜜一幅长吁短叹的样子。

    听到她们的话,墨寒梅不禁好奇地问了起来:“阿姨,你们说得是谁啊?”

    听到墨寒梅询问,王婶的一个老闺蜜立刻来了精神:“还能有谁?不就是王国柱家的老婶子吗!她这些年因为儿子不孝顺,儿媳妇又撺掇着老公虐待婆婆,她自己又瘫了好几年,可不是受尽了苦楚吗?”

    “难道就没人管管吗?”墨寒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没人管,我们找了村里,找了她女儿。可他们家那个悍妇,真的那个凶哟,直接骂起来,说是我们多管闲事。说要是我们要管,就把他妈背到我们家去,让我们去养。”这时,另外一个姓王的阿姨,也接口说了起来。

    “她女儿就算是想管也没那个心力。他们家那个悍妇说了,如果她女儿想管的话,尽管接走,他们不会再去管老人的吃穿住了。”王阿姨说道,“王国柱他妈已经瘫了这么多年,她女儿能给点钱尽点孝心就算不错了,哪会把她妈接走哦!”

    这时,王婶给墨劲竹称完了化肥,一边收了钱,一边接口说道:“这不,听说王国柱他妈要不行了。我们就琢磨着,老婶子早点走还能早点解脱,总好过在不孝儿女手里面受罪!”

    墨寒梅听着这些话,感到心情很不好。墨劲竹听着她们闲聊,心里也跟着变得不好起来,了他对此也无可奈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遇到了这样的儿女,能不感到心痛呢。

    墨寒梅是不关心这些,所以不知道。墨劲竹人在村里,有时候走动的时候,也会听别人说上一嘴。他知道王国柱的老母亲瘫痪在床,也知道老人遭受虐待,但他也没有解决办法。

    报警?指不定人家回头会更加作弄老人。送敬老院?人家没钱不收,按照那家子的做法,送敬老院的钱肯定不会出,更加没戏。送到福利院?子女都在,不符合福利院的收容条件。

    现在老人不行了,墨劲竹反倒觉得,老人能就此解脱,倒是一件好事!

    正在几人说话的时间,忽然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噔噔噔地跑了过来,一边喘着气,一边对王婶一行人说道:“不好了,王国柱他妈已经不行了,你们快点去看看!”

    “怎么会?”这时,门口凳子上的几个老年妇女坐不住了,“不是还有几天时间吗?”

    “被她的那个不孝儿子给气得,一口气给噎住,现在看着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来人匆匆解释了一句,一行人立刻动身赶往了王国柱家。

    墨劲竹和妹妹站在王婶家门口,看着她把门匆匆一拉锁上,追着前面的闺蜜一起走了。墨寒梅看着匆匆离去的一行人,轻轻对墨劲竹说道:“哥,我总觉得不喜欢她们!”

    “因为她们太虚伪了!”墨劲竹摸了摸妹妹的头发,这么对她说道,“她们虽然口口声声说着是老闺蜜,但她们所有人都只顾着自己。对于王国柱他妈,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的同情而已!”

    “如果她们真的是好闺蜜的话,哪怕是几个闺蜜一起凑一点钱,把王国柱他妈从她家里接出来,给口饭吃,给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也好过在那个家里受罪!”

    墨劲竹叹了口气:“她们只是顾着自己,嘴巴上骂着王国柱和他媳妇儿不孝,但是她们没有一点实际行动。一旦她们被威胁了,立刻就退缩了。虽然她们口口声声叫着闺蜜闺蜜,其实只不过是糊弄表面的功夫而已!”

    听着哥哥的话,墨寒梅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心情沉重地跟着哥哥一起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