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一家人
    吃过晚饭,墨妈妈将一片杯盘狼藉的桌面收拾干净。一家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墨劲竹把那张支票拿了出来。他把支票放在茶几上,看着家人说道:“白天李老板来家里,把那些定好的花草全都带走了。现在这些钱已经完全属于我们,爸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笔钱?”

    墨寒梅探头看着支票,立刻被上面的数字给晃花了眼:“欸,好多钱啊!”看到这张支票上那么多钱,墨寒梅立刻就明白了,今天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大方了。

    “原来是家里赚钱了啊?”墨寒梅看着哥哥,满是不可思议地问道,“哥你刚才说什么李老板买走了咱家的花草,难道花草那么值钱?”她简直不敢相信,家里的花草竟然能卖出那么多钱。

    “啊啊,那个这段时间,培养出了一些名品花草,那些珍贵的花草当然能值那么多钱了。”墨劲竹看着妹妹,笑着解释道,“可惜没有素冠荷鼎,十八学士活着香山雏凤那些最有名的珍品花卉,要不然单单一盆,起码价值百万以上。”

    “那可真是赚钱咯!”墨寒梅眼睛里都是金钱的符号,“那要不然我大学干脆学习农林专业或是植物学专业,毕业以后专门来养花,你们说怎么样?”

    “还是算了吧!”墨劲竹看着妹妹,“你从小就不大喜欢照顾花草,对这方面也没兴趣,还是不要为了金钱去考虑报考什么专业。选你喜欢的,感兴趣的去学,总比因为金钱利益劳碌奔波要强!”

    “哦!”墨寒梅默默应了声,至于她的心里怎么想,墨劲竹就不知道了。

    墨爸爸看着儿子和女儿的对话,不禁笑了笑。看着茶几上的支票,身为家里的一家之主,这些钱的确该由他来处理。但他并没有决定收下,仔细思索了一阵之后,他反而对墨劲竹点头示意道:“这些钱你收起来吧!”

    “老头子……”墨妈妈正要说话时,却被丈夫按住了手,只见墨爸爸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墨妈妈把想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可是……”

    那边,墨劲竹正要说什么,却被父亲打断了话头:“让你收起来你就收起来,这些钱是卖花得来的,这些花草又都是由你来照顾,所以这些钱你收起来也没什么不对!”

    墨爸爸继续说着,“而且你也是大人了,应该要有自己的资产,要不然你出门干个什么事,还要向我们伸手要钱,那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

    墨劲竹看着父亲坚定的样子,知道父亲的心意已决,他是不会收下这些钱了。于是默默地拿起支票,回到自己的房间收好。

    墨妈妈理解丈夫的想法,没有多说什么。墨寒梅看着哥哥离开,没有想这么多,她反倒对买花的那个人感到好奇:“对了,爸,你说这些钱,是一个有钱的老板买花给的。但是他怎么知道我们家有花啊?”

    这么有钱,还能有闲情逸致,花这么多钱买这些花花草草的,怎么感觉都像是冤大头。在墨寒梅看来,花花草草什么的,也就那样了,花费上百万去购买这些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不是冤大头是什么?

    那边,墨爸爸听到女儿的询问,他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把白天的事说了一遍。

    “欸?和我想得有点不一样欸!”听着父亲的讲述,墨寒梅完全想象不能,“为什么那个老板,会愿意花这么多钱,去给他父亲治病啊?那些豪门小说里,不是都写着‘为了争权夺利,豪门大户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吗?他给他老爹治病,怕不是脑壳坏掉了吧?”

    “说什么呢!”墨爸爸没好气地训斥了女儿一句,“你以为是那些暴发户吗?以后少看点那些没用的言情小说!”

    “呃……”墨寒梅娇俏地吐了吐舌头,识趣地没有接话。

    “真正的世家,是以家族利益为先的。”墨爸爸摇了摇头,将其中区别对着女儿娓娓道来,“真正的世家,并不会去追求最大化的利润,他们追求的细水长流,家族的传承和整体的利益,能够几十上百年乃至数百年传承的家族,才是世家大族的根基所在。”

    “一个传承久远的世家,不单单是要在商业上,还要在方方面面具备,不论是文化,政治,经济还有人脉等等领域,都要有所建树,这样才能保证家族的长盛不衰。类似于一代暴富的家族,如果没有做好准备的话,通常都是富不过三代。”

    “李老板的父亲出生于书香世家,他的父亲应该是那种人脉交际广阔的人物。在小辈还没有维护好老辈的人脉之前,这种人对一个家族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哪怕是他父亲能多活几年,对家族的好处都是不可估量。如果能在这段时间里,小辈能经营好这份属于老辈的人脉,就不会出现‘人走茶凉’的局面了!”

    墨爸爸最后犀利地点评道:“这是只有真正的世家才能明白的道理!暴富家族只追求利益,倏忽了对后辈的教育,所以才会出现小辈和老辈争权夺利的情况。真正的世家,会教育后辈明白该明白的一切,也会教导后辈维护家族利益,因为只有繁荣昌盛的家族,才是他们的依靠!”

    说到这里,墨爸爸毫不客气地对女儿说道:“那些小说把那些‘世家’写得那么不堪,尽是些‘尔虞我诈’的东西。那是世人爱看那东西,拿笔杆子的那些作家,也没有真正体会过世家和豪门的生活,哪里会知道这里面真正的道理?”

    “所以说,么妹你与其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如去问大伯,看看真正的世家是怎么样的!”

    墨寒梅诧异地转头看向哥哥,满脸地不可思议说:“诶,难道我们家也是世家?”

    “那是当然啊!”墨劲竹奇怪地看向妹妹,“我们家虽然不是一般上的世家,但我们家可以算作中医世家。大伯和二伯继承了爷爷的医术,一个专攻中医,一个专攻西医,大伯和二伯就在市里的自家的医院工作,你难道不知道吗?”

    墨寒梅尴尬地笑着:“我还真没注意过,我就以为大伯和二伯是在城里开诊所呢!”

    墨劲竹无语地看着妹妹:“连家里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你还真是个马大哈!”

    “不要这么说嘛!”墨寒梅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我就以为我们家只是在农村里开小诊所的,和一般人家没什么差别,所以才会不知道的吗嘛!”

    “这倒也是!”墨劲竹点点头,“我们家本来就是一般人,说是世家没错,说是普通人家也没错。主要是爷爷以道家‘三宝’为我们家家训,所以我们看起来不像世家。”

    “身为世家的人,可不是来享受的,你大堂哥和二堂哥他们可辛苦了,不单单要学医,还要学习经济管理和人事管理,要不然连医院都管不好,那可就糟了!”

    墨爸爸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发,“我从以前就不打算继承家业,所以当初创建医院的时候,只拿了一些股份。而且我也不打算让你们继承家里的医术,就连你哥当初没有学习医术,我也没有强迫他,所以你们想干什么,完全是看你们的意愿!”

    想到两个堂哥,要苦兮兮地去学那么多东西,墨寒梅就感觉不寒而栗。听到父亲说让她自己挑感兴趣地去学,不禁高兴地抱着父亲的肩膀,笑嘻嘻说道:“爸你对我们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