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惊讶
    解决了心头大患,李国峰整个人就变得轻松了起来。他身边两位跟随的人,原本对这个小诊所还不屑一顾。但是当他们得知,墨爸爸和帝都国立医院院长有师门情谊后,再也不敢小觑这里了。

    李国峰放下了担子,开始与墨爸爸闲聊起来,通过闲聊,墨劲竹才知道了这位李国峰的生平。

    当年李国峰的父亲曾被下放上山下乡时,正好患上了恶疾,当时正是墨劲竹的爷爷出手,医治好了李国峰的父亲。后来李国峰的父亲托关系,转道去了香江,又从香江转道去了美国。之后在美国一番打拼,到九十年代末时,老先生思念故国,带着儿子把公司从美国迁移回国。回国后一番打拼,才把公司做强做大。

    说到这里,李国峰感叹道:“我父亲这番患病,本来应该去美国求医的,因为美国那边的医学和科技更发达。但是我父亲否决了这个提议,美国的医院虽然能治疗这个病,但是治好之后他也就只能活个三四年了,所以说什么也不同意!执意要在国内寻找中医大家来治疗”

    “当时我问我父亲,为什么选择中医?”李国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父亲当时说‘西医能治好病,但治不好命。中医虽然不能治好他的病,但能治好他的命,让他多活十年’!”

    “当时我很惊讶,难道中医真的如此神奇吗?”李国峰苦笑道:“当时我父亲就跟我说了。本来他早在第一次患病时就应该死了,当年是墨老治好了他的疾患。”

    “就在我父亲当年离开之前,墨老曾说过——虽然治好了我父亲的病,但是却还有根子还没去处,等我父亲年过七十岁之后,必定会再次复发。如果要去除,必须要留下来经墨老调养三年,才能彻底去根。”

    “我父亲当年急于离开,只得放弃了这个,便向墨老匆匆问过,‘那复发之后该如何?’墨老说,‘等我父亲疾病复发之后,只要再找一位国医大家,应该能为他再续十年寿命。’”

    听着李国峰的讲述,墨爸爸点了点头,“的确如此,真正的国医圣手,通过扶正祛邪,能让人活得更久。比如我父亲,虽然治不好癌症,但如果以医术压制癌症扩散,调养身体,消弭痛苦,能让一个癌症初期的年轻人多活三十年,中期的年轻病人多活十几年,晚期的年轻病人多活三到五年。”

    “中医的确非常神奇!正是因为从父亲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我才遵从老父亲的嘱咐,来寻访名医!”

    李国峰慢慢说道:““只不过我父亲并不认识什么国医大家,我们家的人脉都在南方,燕京那边毫无根基。当今最有名的几位国医都已极少出手,就算捧着大把的金钱,也是求助无门,人家也未必愿意出手。所以我才抱着万一希望,来这边寻找墨老的仙踪。”

    墨劲竹听着李国峰和父亲的一番对话,对于中医能得到他们这些人的认可,心中也是感到与有荣焉,虽然他不是学医的。

    给那位胡教授传过去的信息,终于在等了约莫有半个小时之后,才得到了回信:“对不起啊,小师弟,我正在研究课题,现在才从实验室里出来!”

    “没事没事!”墨爸爸也知道这位胡师兄是个大忙人,能百忙中抽出空来接他电话,算是非常看重同门情谊了。

    和对面聊了一阵之后,墨爸爸得到了准信,对面的那位胡教授,说可以接治李国峰的父亲。当听到这个消息后,李国峰顿时松了口气,连忙千恩万谢的向墨爸爸道谢。

    墨爸爸连忙摆手说道:“不妨事,不妨事,我那师兄志在钻研更多的医药,希望能治疗更多的病人。不过你也知道,做实验都很消耗资金。虽然有国家补贴,但他私下里也会为一些富豪治疗,收些诊金贴来补实验经费,会将你们纳入接下来的治疗安排,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虽然这么说,可如果没有先生牵线搭桥,恐怕我这边也没有门路能见到这位名医大家!”李国峰还是认为墨爸爸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小。

    “既然先生不欲收取劳务费,那不知先生可否赏脸,请你吃一顿饭呢?”

    这时,墨爸爸笑着说:“说什么请不请的,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说到吃饭,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想必几位也没吃饭吧?也不必去什么酒店或餐厅了,如果先生不嫌弃的话,不妨来尝尝内子的手艺,怎么样?”

    “既然如此,我便厚着脸皮,到先生家蹭这一顿饭了!”李国峰闻言淡笑着点头应道。

    虽然联系到了燕京的胡教授,但李国峰为人老练,自然不会做出用过就抛的事。而且他也挺重视同墨爸爸这边的联系,本来就打算请他一起吃饭来联络感情。墨爸爸请他到自己家吃饭,倒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锁了诊所的门,一行人来到了墨劲竹家位于后山边的家。刚一来到门口不远处,李国峰便隐约感觉到了不同。

    从远处看去,整个庭院与后山景色,完美融合为一体,仿佛山景与人景相互呼应,让人感觉和谐无比。感受到庭院隐约带来的感觉,李国峰不禁闪过一丝异色。

    等到进入庭院后,一股扑面而来的清爽,让他感觉心旷神怡,原本因为天气炎热,略有些心浮气躁的心神,竟在这瞬间平息了下来。

    “好地方!”李国峰不禁脱口称赞起来。

    称赞完后,他才得空观看墨劲竹家的庭院。一株株,一盆盆的花草,将整个庭院挤占得满满的。不仅仅是花盆里,还有大部分没有铺上石板的地面,都被各式各样的植物所占满。这样的景象却让人丝毫不觉得局促拥挤,反倒有着曲径通幽的感觉。

    一路行来,李国峰越看越是惊讶。不仅仅是植物繁多,很多本不应该在这个时节开花的植物,竟然违反了季节,开出了各式各样的花朵。如果仅仅是这些倒还罢了,他在这些花草里面,甚至看到了一些名品花草的存在。

    “能把花草养得这么好,显然这已经超出普通的花农的能力了。更别说,他们还是墨老的后人。他们家也许会有什么特别的手段,能够养出名品花草来?”李国峰想到父亲曾今说过的,墨老善于养花,无论什么样的花草,在他手里都能养得非常好,

    一边这么想着,一行人沿着青石板铺的路,左拐右拐了几次,走进了墨劲竹家待客的正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