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求医
    两个生命场融合,最初是要试验——两个独立的生命场,能否顺利融合。墨劲竹没想到经过生命能量冲击,自己竟然开启了另外一项‘异能’——超视觉。

    最初时,‘超视觉’的能力被他关闭之后,有时候一个不注意,又会不自觉的重新开启。等到他摸索到门径后,通过一番锻炼,终于把这种能力锻炼到能自由开启的程度后,时间已经过去三天。

    大概是得益于他常年修习养生功的缘故,对于这种需要集中精神控制的能力,把握起来速度非常快。在这其间,墨劲竹也逐渐摸索出了‘超视觉’的一些作用。

    也许是因为借助生命场误打误撞开启的能力,这种‘超视觉’的作用,在生命场的范围里非常明显。可当他离开生命场的笼罩范围,这种超视觉的效果便会直线下降,只能‘看到’身体周围不足半米的范围。

    这种明显的差别,引起了墨劲竹的注意!

    可惜他不是专业人员,只能慢慢去探索这个能力的奥秘。短时间内,无法得到具体的结果。不过在这期间,他也有了一些小小的发现。

    ‘超视觉’并不仅仅只有‘看’的作用,它还具有另外一种效果——影响‘生命场’和‘生命能量’。具体表现为墨劲竹,能够在自己的超视觉所‘看’到的范围内,对一部分‘生命能量’做出干扰和控制。

    现在,墨劲竹正通过超视觉,控制着生命能量向眼前的兰花输入进去。早在五天前,发现自己有这个能力的时候,墨劲竹就开始了尝试。

    经过五天生命能量的浇灌,眼前这一盆春兰,正盛开出淡绿的花朵,形态素雅,清香淡淡。那一抹淡绿色,显得极为清淡典雅。

    得益于生命能量的浇灌,眼前这一盆春兰盛开得极为繁盛,长长的绿叶间,一朵朵淡绿花朵点缀其间,显得非常秀美。再加上生命能量的衬托,整盆兰花显得生机盎然,看得令人赏心悦目。

    将今天份额的生命能量输入完毕后,墨劲竹拿出笔记本,将春兰的详细生长情况,一一记录下来。

    正在这时,墨妈妈忽然走了过来:“对了,刚才你爸打电话回来,让你去他的诊所一趟!”

    “知道了!”握笔的手顿了顿,墨劲竹颇为不舍地看了一眼春兰。只是父亲那边的事更加重要一些,他便放下手里的笔记本,换上凉鞋出了门。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墨劲竹来到了自家位于村口的卫生室。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多人口的大村,村里有两个社区诊所分别位于村东头和村西头。自家的这个诊所,就位于村东头大路口边上。沿着村口的大路,往南走个五六里的距离,就能前往104国道上,交通可以说是非常方便。

    来到自家诊所,墨劲竹没有多余的话,立刻开始帮着父亲,给病人进行配药的工作。按照父亲给病人开出的处方,他从药柜上拿出一个个对应的西药,配好之后交给病人。一边听着父亲和乡亲聊天,墨劲竹手下动作不停。配药,收费,找零,然后继续下一个循环。

    一般来说,配药的工作都是墨妈妈来做。不过在家里有事的时候,也会让墨劲竹这位家里的长子来分担任务。配了一年多的药,墨劲竹对里面的流程早已烂熟于心。

    当他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两人终于得以喘息了一阵。墨爸爸端着茶杯,一边湿润着喉咙,一边感叹着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村里的病人慢慢多了起来。很多都是感冒,然后是一些老人的老年病,本来控制得好好地,可是这段时间也开始增多起来,真不知道是怎么会是!”

    “应该不是传染病吧?”

    “那倒不是!”墨爸爸摇头道,“要是传染病的话,也不会每个人病情都不一样了。我猜可能是这段时间气候变化的原因吧?”

    墨劲竹闻言点点头,既然不是传染病那就好说。因为不是传染病,他这边猜测起来:“是不是因为融合生命场的缘故,所以才会产生这么多病人?”可是也不对!生命场能给人带来生命力,按理来说应该是生病的人会减少才对,怎么反倒增多起来了?

    实在想不明白,墨劲竹只能按下纷乱的猜测。这时,诊所门外忽然传来小轿车停靠的声音。墨劲竹和墨爸爸不约而同转头看去,透过玻璃门,两人就看到门外停靠了一辆奥迪轿车。

    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一个是身穿灰色西装,戴着副眼镜,看起来非常斯文的中年男子,一个是手提公文包,看起来像是斯文中年男子的跟班。另外一个身形魁梧,看来有些像是保镖的样子。

    三人来到诊所门前,敲了敲门,然后拉开玻璃门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斯文中年男子,对着诊所里唯一年长的男性,也就是墨爸爸问道:“请问这里是‘墨家诊所’吗?”

    “是的,请问你们是……?”墨爸爸站起身来,一边招呼儿子搬来凳子,请三人座下,一边暗暗打量着他们。这三个人脸色红润,呼吸平稳,不像是有什么疾病的样子。而且看他们穿着,非富即贵,自己家的小诊所也不是名医坐镇的地方,显然这三人不是来看病。

    “鄙人李国峰,现为瑞明科技的总裁兼董事长!”三人没有坐下来,为首的那个斯文中年男子,一边同墨爸爸握手,一边向他自我介绍道。

    听到男子的自我介绍,墨劲竹和墨爸爸惊讶起来。虽然不知道瑞明科技这个公司,但是他们也知道,一般这样的公司绝对不会来这边。因为这边没有什么价值,像他们这种分分钟几十万上下,来这里纯粹是浪费时间。

    不过,墨爸爸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还没等他琢磨着问出口来,那李国峰便向墨爸爸直接询问起来:“冒昧打扰了,请问‘墨修静’老人还在吗?”

    听到李国峰的询问,墨爸爸手一顿,当即就明白这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了。看着李国峰希冀的眼神,墨爸爸满是歉然地说:“你们是来找我父亲的吧?可惜你们来晚了,家父已于四年前过世了!”

    “抱歉!”听到墨爸爸的解释,李国峰满是失望,还是礼貌地道了歉。

    “没事!”墨爸爸摆了摆手,“家父过世时,享年近百二十岁,已经算得上享尽期颐了。”紧接着,他的话锋一转,询问道:“你们来寻找家父,应该是来求医问药的吧?”

    “正是!”李国峰顿了顿,说道,“我父亲当年上山下乡,身染恶疾,曾蒙墨老援手医治,幸才得以痊愈。只是父亲年近八十,近来身体虚弱,旧病复发。我曾多方打探,才打听到墨老先生所在。这次前来,想要请墨老先生出山,施展国医圣手,为我老父医治疾病。没想到却是有缘无分,未能再见墨老一面,心感甚憾!”

    墨劲竹在一旁默默听着这位叫做李国峰的中年男子,和父亲两人文绉绉地对话,感觉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要压制不住了。心下不禁暗自嘟哝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说话还这么文绉绉的,真让人感觉不适应!”

    “说什么国医圣手,不过是乡泽草医而已。”这边,墨爸爸谦虚道,“可惜在下学艺不精,不敢为老先生诊病。不过家父虽然已经仙逝多年,但在早年曾带过一位师兄,倒是学尽了家父的一身本事。后来又进京求学,已经青出于蓝,应当能为先生父亲诊治!”

    “不知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李国峰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谁知这一番柳暗花明,当即就问了起来。

    “那位是‘燕京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的院长’——胡春明教授!(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竟然是那位!”李国峰惊讶地叫了起来,“听说那位教授钻研中医临床学,硕果累累。如今已是国医圣手,已经很少出手了,就算请他也不一定请得动,没想到那位竟然曾是墨老的学生?”

    “我这边打个电话,替你预约一下,那位师兄会为老先生接诊的!”

    “如此,鄙人先在此谢过了!”李国峰悄悄对身边的秘书使了个眼色,那个拿着公文包的男子,立刻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支票本。

    李国峰填写了两张,然后撕了下来,将两张支票递给墨爸爸说道:“这一百万是先生的劳务费,另外的一百万是预约挂号费,烦请先生转交给胡教授!”

    墨爸爸只接下了其中一张支票,另外一张支票被他给推了回去:“一百万劳务费就算了,我不过是替你做个中间人。至于那一百万的挂号费,我会替你转交给胡师兄的!”

    “可是这……”

    “没什么可是的!”墨爸爸打断了李国峰的话,“胡师兄凭本事治病,有能耐能拿百万诊金,那是理所当然。在下并未接诊,这百万酬金受之有愧!”

    看到墨爸爸执意不肯收下,李国峰只得作罢,将那张支票收了回来。

    墨劲竹在一旁默默看着,不禁为父亲的行为暗暗点赞。

    不劳而获,的确非常诱人。可是今天一旦接下了这不劳而获之财,就会失去做人的底线:“既然能不劳而获,为何我要坚守底线,苦了自己呢?”这种不能坚持底线的人,终究是走不长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