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残酷希望
    张洋家的夜晚,就在一声声悲泣地哭灵中渡过。一楼的大堂里,在一众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架设起了灵堂。

    早晨六点,,张家的一众亲戚朋友,和张胜利父子两个,将张洋奶奶的遗体,从卧室转移到了灵堂。一口冰棺早已等候在灵堂,他们将张洋奶奶的遗体放入冰棺里,周围摆上鲜花,整个灵堂就已经大体布置完毕。凄冷的白帷幕,围着冰棺挂在四周,更是为灵堂凭添了积分凄冷的味道!

    六点半,墨劲竹从家里来到张洋家。从院门进去,就看到了大堂里的灵堂,张洋奶奶的遗体,也已经摆上了灵堂。一眼看过去,他就注意到还漂浮在冰棺上空的灵魂。看到灵魂没有在他离开之后消散,墨劲竹不由地悄悄松了口气。

    转过视线,墨劲竹看到正跪在冰棺跟前的张洋。年轻帅气的脸上布满了哀愁,原本外向阳光的一个大帅哥,在‘奶奶过世’这件事的打击下,整个人变成了憔悴忧郁的颓废青年。

    看着张洋憔悴哀婉的样子,墨劲竹轻轻叹了口气。当初祖父走的时候,自己也和他现在是一个样子,所以张洋的悲痛他能理解——最亲近的亲人离自己而去,而且是永远不再见面的那种,任谁都会感到悲伤哀痛!

    默默缓步来到灵堂上,墨劲竹拈起三根长香点燃,恭敬向灵前拜了三拜,将长香插入香炉里后。他转身来到张洋面前,低声说了一句:“节哀顺变!”

    “——谢谢!”张洋一边向火盆里丢入纸钱,一边向这位昔日的老同学道谢。

    “……”默默地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从一边拿起纸钱,墨劲竹陪着张洋一起烧起了纸钱。火光将两人的脸颊映得通红,看着纸钱在火光中一点点变成灰烬,墨劲竹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茫然。

    “你知道吗,我爷爷四年前也是这样走了的!”烧完手里的纸钱,墨劲竹沉默了一阵,突然说起了自己的事。

    “是吗!”张洋淡淡地回应,整个人显得木愣愣的,他现在正沉浸于悲痛哀伤之中,外界的任何事都引不起他的注意。

    “……”看着张洋这个样子,墨劲竹知道他不想理会自己,略微犹豫了一阵,他还是把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你知道吗,你阿婆就在灵堂上看着你呢,你这样沉浸在悲伤里面,她老人家会不好受的!”

    “阿婆……?”张洋茫然的抬起头,视线看向了灵堂上的冰棺里。透过透明的棺盖,他能看到祖母正安详地躺在冰棺里面。

    墨劲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冰棺上空,老人的灵魂已经完全从身体中脱离出来了,此刻正漂浮在遗体上空。看着老人的样子,似乎从原本懵懂迷糊的状态苏醒了过来,现在正清醒地看着张洋,看起来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张洋不知道墨劲竹为什么这么说,当他顺着墨劲竹的目光看过去时。他就发现墨劲竹所注视的方向并不是冰棺里的遗体,而是看着着冰棺上空,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一样。

    注意到这一点的张洋,心里徒然生出一种想法,于此同时,他心里隐约升起一股希冀:“你……是说……我阿婆……真的变成鬼魂了,而且还在灵堂上?”

    “……是的!”看到张洋那满是希冀的目光,墨劲竹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点头应是。

    “太好了!”这一刻,面前的年轻人泪流满面,“只要知道阿婆在就好了,哪怕她变成鬼了,我也就能安心了!”

    张洋看起来又哭又笑:“本来以为人死如灯灭,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又真的希望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现在只要知道她真的存在就好了,哪怕她必须离我们而去,我也知道只要她会一直存在就好!”

    这一番话说得颠三倒四,好像在胡言乱语一样。可是墨劲竹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科学三观下成长起来的人,所应该有的想法。在科学观念的培养下,老一辈的人也许会相信灵魂存在,相信死后的幽冥地府的存在,也相信轮回转世的存在。

    但是真正的年轻一辈,谁会相信这些不科学的存在呢?

    人的记忆都是记录在大脑之中,人的情绪也是因为大脑的各种复杂内分泌所产生。在科学的系统中,一切都归于**的现象,没有灵魂存在的位置。

    但是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只有这么短短的一生。所以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希望,希望人会有一种‘不灭的特质’,这种特质代表了人的存在,可以转移,可以变化,但那种‘特质’终归不会消失。所以,希望有‘灵魂’存在,这是几乎每个人的希望!

    张洋所希望——是她的奶奶真实存在的。哪怕**死亡了,她也能通过‘灵魂’证明自己的存在,而不是**一死,就变得彻底的不存在。哪怕灵魂会‘投胎转世’,忘记前尘。但他还是心怀微小的希冀,只要她还存在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就好!

    看着面前的青年,墨劲竹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那个残酷的事实。他不想打破年轻人的幻想,就让他那么认为就好!

    微微转过头,墨劲竹看向张洋奶奶的灵魂,看着她身上正在缓缓溢散的灵魂之光,他的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悲哀:“这个世界有灵魂的存在,但是世界本身,却没有给灵魂留下存在的位置,真是何等的残忍!”

    心情突然变得低落下来,墨劲竹被张洋拉着,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阿婆生前的故事。

    社会的历练,让他成熟地没有去问自己奶奶安好与否。只是在与人说话的间隙,他总是会把目光投向冰棺的上方,仿佛在看一个无法看见的存在。

    灵堂一直摆放了七天时间,虽然是炎热的夏季,但冰棺很好的保存了老人的遗体。但却并不能阻止老人正在消散的灵魂。

    七日时间,张洋奶奶的灵魂不断向外溢散出属于灵魂的微光,那些散去的粒子,墨劲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消散在空气中。

    第一天,老人的面容和身形还能清晰可见。那个时候,张洋奶奶的灵魂似乎还有一些神志。但是等到第二天,墨劲竹就能明显看到,老人家的灵魂变得黯淡了些许,神志也变得迷糊起来。

    第三天,第四天……,张洋奶奶的灵魂逐渐模糊,更加虚淡。

    到了第四天,连些许神志都彻底失去,就那么茫然地飘在冰棺上空,注视着守候在灵前的孙子。一直到第七天出殡的时候,老人的最后一点灵魂彻底散去,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彻底消失。

    灵魂彻底消散,代表老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存在的本质’,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彻底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