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生命光辉
    寂静的夜晚,晚风习习吹来,为这仲夏的夜晚,带来了丝丝凉意。

    “呼——”墨劲竹长吐了口气,睁开了眼睛。伸出手指抵住太阳穴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终于适应了昏暗的夜色。“又做梦了吗?”

    虽然已经记不清梦境的详细了,但是墨劲竹就是知道,自己做了同一个梦。他想要仔细回想着梦境的内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无奈地伸手覆盖在眼睛上,慢慢地揉按睛明穴,以缓解眼睛中的酸痒胀痛。

    每次做完梦,自己的眼睛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如果不第一时间去尽量缓解的话,明天白天一天都要眼睛酸痛,视物流泪。

    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眼睛的不适感大为缓解之后,墨劲竹才起身掀开薄被,精瘦的身躯上只穿着一条沙滩裤衩。就这么光着膀子离开了属于自己的卧房,墨劲竹没有打扰睡在堂屋的父母,摸黑来到厨房。

    打开厨房的日光灯,他从橱柜里摸出来几个馍馍,就着冷开水吃了起来。几口把馍馍吃完后,他才满意的摸了摸肚子。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老是在做完梦之后,半夜里起来后肚子非常饥饿,生病了吗?”墨劲竹摸着肚子,怀疑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不过除了在做完梦之后,眼睛会感觉不适之外,就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了,就算是饭量变大了,应该也不适生病吧?”墨劲竹不确定,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生病。

    除了年幼无知的时候,因为不想上学,可能会盼望着自己生一场病,这样就可以不用上学了之外。只有等到长大之后,才会知道幼年的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因为一旦生病,不说花费的医药费,就是生病时的痛苦,对人也是一种折磨。

    想到母亲和父亲的苍老,墨劲竹忽然生出一股恐惧:冰冷的尸体,躺在狭小的棺材里。

    等到未来某一天,自己也会老去,然后像是爷爷和奶奶那样,彻底埋入黄土,就这么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谁能记得自己?谁又能延续自己的存在?

    人生在世,最大的**,不是男女**,也不是金钱贪欲,而是那个名叫‘活着’的**!

    那名为‘活着’的求生欲,就是一个人的根基。所谓的‘男女**’和‘金钱欲’,都不过是为了‘活着’的附加条件而已。

    ……

    “我这是怎么了?”墨劲竹摇了摇头,把对死亡的恐惧深深埋入心底,“怎么突然想起这些来了?”但是那股恐惧的感觉,仍旧萦绕在心头,让他的情绪变得低落。为了排遣心里的情绪,墨劲竹打开房门,来到院子里。

    习习夜风下,新月那昏暗的月光照亮了一点景色。

    但是墨劲竹却没有因为昏暗的月光看不到景色,因为他在推开房门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一片灿烂的辉光,交织成五彩绚丽的景象!

    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一样,院落中浮动着无数光晕,这些光晕五彩斑斓,每一个都各有色彩。无数的光晕交织在一起,连成了一片,仿佛淡淡的光辉海洋,让墨劲竹感觉美不胜收。

    慢慢走到院落里,置身于光辉中,他才发现,这些光晕一个个紧紧围绕着一株株植物。

    因为去世的祖父母喜欢花草的缘故,墨劲竹的父母也非常喜欢花草,所以在院落里种了不少的花花草草。有直接栽种在院落的泥土中的,也有栽种在花盆里的。

    从自己的眼中看去,这些光晕就是从植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每一个光晕环绕着一株植物。只不过因为植物比较繁密,所以这些光晕也交织叠加在一起,连成了一片,形成了刚才第一眼的‘光海’。

    看着这些光晕,墨劲竹不禁想到了“生命辉光”这个词语。

    自然界中有许多生物都能够发光。除了众所周知的萤火虫以外,还有一些蚯蚓、鳞虾、沙蚕,甚至某些海藻类都能发冷光。根据生物体不同的生态、体质与性状以及不同的生化反应,有生命的生物体会发出色谱不同与强度有别的彩光,科学家称之为“生命辉光”。

    “植物也是生命,理所当然也有辉光。不过以现在的科技,能直接观测到的,只有动物和人类身上的生命辉光,植物身上是否有生命辉光,还处于猜想当中。理论上来讲,植物和动物一样,应该也有‘生命辉光’的存在。”

    看着满院的光晕,墨劲竹暗暗猜测起来:“根据科学家的研究,生命辉光这东西,应该是生命体自身的生物磁场。生物磁场和外界相互作用,产生了肉眼看不见的生命辉光。”

    看着眼前的景象,墨劲竹深深地觉得,自己眼中看到的辉光,应该就是属于植物的‘生命辉光’。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眼睛的酸痒胀痛等等感觉,墨劲竹不禁怀疑起来:“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让我看到了生命辉光?”

    猜测着自己看到的生命辉光的原因,墨劲竹心里隐约有些想法,虽然看到生命辉光,但现在他还不知道这种能力有什么用。毕竟,能看到生命辉光,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能力。以科技的手段,也能观测到生命辉光的存在。

    而且一些真正有能力的气功大师,更是能直接看到生命辉光的存在。所以这个能力,在他的眼中并没有觉得多么特殊。如果要问这样的大师哪里有,墨劲竹恰好知道一个,那就是自己的祖父。

    墨劲竹只知道祖父的幼年,是跟随着一个老道士学习中医医术的。因为那个时候,国内兵荒马乱,整个国家处于山河飘摇的时代,任何人都处于朝不保夕环境中,为了能习得基本的存活技能,不至于在这样的时代中饿死横死,祖父的家人就让祖父跟随着那个村里的老道士学习医术。

    祖父还健在的时候,墨劲竹也听过老人家回忆自己的过去:“初学医,先要背书。背书要背三年,从汤头歌诀开始,到后面的灵枢,素问,难经伤寒论等等数百部几近上千部医书。将这些医书背得滚瓜烂熟之后,还不能看病,还要辩药,识药。”

    “最初辩药,要学习辨别炮制过的药材。因为炮制过的药材有些非常相似。若是一个不小心抓错药的话,那可是会要人命的事!所以这辩药也要学三年。直到闭着眼睛,伸手一摸也不会抓错药了,才能结束辩药的学习。”

    祖父笑呵呵地说完学习的过程之后,继续说起后续的学习过程:“之后的识药,是要认识活的草药,因为很多中药炮制过后,其性状和鲜活的时候完全不同。能认识炮制过后的药还不够,必须要认识鲜活的草药,这才是中医必备的技能。”

    当初这一套学习下来,祖父还为此编了个顺口溜:“背三年,辨三年,辨完三年跑三年。”因为最后的识药,识药得到处跑,跟着老道士去采药,所以识药的过程就是到处跑。做为一个老中医,如果身体不好,这采药的活计可不轻松。攀岩走壁,穿山过岭,这些可都是苦活累活。

    为此,祖父从老道士那里学到了一些养生的功夫。比如医家最有名的五禽戏,相传为华佗所传。这五禽戏可不是市面上那种,只简单摆几个动作就能当成‘五禽戏’的大路货,而是有专门配合动作,进行呼吸吐纳的真功夫。

    虽然不能炼成以一敌十的武力,但是这些养生功夫的存在,让墨劲竹从未看到过祖父生过病。就算是祖父最后过世,也是自然老死的,并非是生病死亡。

    回想起一百一十多岁还能健步如飞的祖父,以及那依稀在目的慈祥面容,墨劲竹心里充满了怀念:父亲是祖父刚迈古稀时的老来子,作为最受宠的一家,同时也是家里最小的孙辈之一,自己得到得到了祖父最多宠爱。也许正是因为自己天天练习五禽戏和养生功的缘故,所以自己才能看到这些生命辉光的吧?

    想到这里,墨劲竹不禁慢慢回忆起当初自己还在上初中时,那时候中二病犯了,整天上蹿下跳地想当大侠。当时甚至以为祖父是那种隐藏于民间的高人,央求着祖父教授自己真功夫,那个时候祖父只是慈祥地呵呵一笑,随后就谆谆告诫自己:“习武练武,真正的作用并非是争强好勇,而是强身保命之用。”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呢?墨劲竹想起自己的不服输:“习武难道就不能锄强扶弱,和人战斗吗?”

    墨劲竹就听祖父说道:“习武练武,不是不能打,而是尽量要少打。为什么?因为一打就消耗!耗得是什么?耗得是自己的命元!”

    “昔年我曾遇到过一位武术界的前辈,号称‘钢拳无二打,神枪李书文’。但他却年仅七十二岁就去世了,就因为他打来了一身暗伤,耗尽了一身命元。年仅七十二岁的时候,压制不住自己的暗伤,命元耗竭,突然就暴毙身亡!”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墨劲竹依稀能想到祖父那时满腹唏嘘感叹的样子。

    墨劲竹当时听过祖父说起这件事例后,不禁熄了学武的心思。当时他还曾想过:“连我祖父的年纪都活不到,那这练武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练自己家的养生功呢!”祖父那时已经一百一十五岁了,对于家里有这样一位老寿星存在,整个家庭的养生习惯已经深入骨髓——既然练武不长命,还不如不练呢!

    慢慢从漫无边际的回忆里抽回思绪,看着满院的生命辉光,墨劲竹不禁想到了祖父曾今显露过的一手:在漆黑的暗室里,祖父发功时,手上笼罩着一层亮白的光辉。

    那光辉直到如今,仍旧记忆深刻。那是真正的气功大师,在发功时会显露的景象。爷爷将一门普普通通的养生功,练到能显露自身生命辉光的程度,这可不是那烂大街的‘气功大师’能比的。

    那源自于自身的生命辉光,正如现在所看到的,这种生命自身所散发的生命辉光。那种绝美的美丽,让人迷醉。因为,那正是源自于生命的美丽。朦胧的光晕,在微薄的月色下熠熠生辉。如此的美妙绝伦,更难用言语来描述其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