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五十九章 向战锤精神致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穿戴深渊ii的利伯蒂,携带一个综合自救背包,内有工具、口粮、急救包等,还携带一把能量手枪和能量锥,能量手枪的电池能发射20次标准能量弹,但如果调节,也可以用于击晕。能量锥能喷射拇指长短的能量流束,相当锋利。

    最后就是光学迷彩斗篷,只要跟甲胄上的插口接通能源,就可以进行光学隐形。并且是双重隐形,甲胄本身也可以,深渊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足够黑。

    然后凯恩?赵和几名灰胡子的骨干出现了。

    每次利伯蒂看到披挂的凯恩他们,就忍不住为其骚包和土鳖感叹。

    这些灰胡子骨干的装扮非常的恶俗,就是古代人类甲胄雕龙刻凤的那一套。

    以凯恩为例,他的甲胄底色是猩红的,双肩,双肘,双膝,全都是雄狮造型,连面甲也是,七头狮子盘在身上也不嫌,甲胄的边缘全部是包金边,并且还有盘卷的云纹、叶纹等装饰,真红的斗篷,金色的绶带,白底金字的战袍,垂于裆部的那一条,就像是一长卷经文。

    人家指挥官都是在前线连敬礼都免了,生怕被识别而狙击掉。这些灰胡子的骨干到好,生怕别人不认识自己,怎么识别度高怎么来,这就像古代的大纛旗,大纛旗之下,必是统帅,士兵只要看到大纛旗,就知道统帅在,统帅没倒,反之,也容易崩士气。

    狮子、老虎、雄鹰、狗熊、野猪、鳄鱼、毒蛇等等,反正灰胡子的装饰,都是比照着地球时代的猛兽来的,传统的连古典舞台剧上都不多见了。

    利伯蒂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的脑回路,竟然想到了这样的玩法。

    而实际上,这是凯恩向战锤世界致敬。无论是中古战锤,还是战锤40k,人类都有着这种华丽装饰的传统,越高端越华丽,我牛逼,我骄傲,我就是大哥,要打架来找我。这种俯视万物的逼格,很赞。

    凯恩也是发挥这种风范,不惧暴露,老子都是统帅,老子就是就最能打的!

    这种气概,其实连本体那边也不怎么具备。本体虽然需要赴死的时候也能豁出一头,但本质上他还是让麾下送命,耗死强敌的指挥官型。

    人生多遗憾,指挥官型的遗憾就包括很少像猛将兄那样带头冲锋。

    而来sc世界,凯恩的个人武力足够高,所以他自忖能装的起这个比,这就上了。也算是一种‘脚踢北海敬老院,拳打南山幼稚园。’

    这次出门,斥候,重装突击兵,盾战士,辅助兵以及几个头目,也就一个连队,百多号人。

    使用的主要载具是由庇护堡舰船坞出产的大型地效飞行器,看着就像放大到豪华邮轮级别的气垫船,当然它实际上并不气垫,而是磁悬浮。

    必须指出,在sc世界,人类的生产体系之所以能这么犀利,是因为早就摆脱了那种上下游产业链数十数百的模式。

    原料开采,粗加工,这是一块儿,制造出成品,这是一块,就这两个部分。

    前者相对来说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开采冶炼,只不过力度更强,冶炼方式更显随心所欲。后者则基本都是3d打印,一千个零件,一万个零件,也都能像组装线上的工序般,有需要就直接打印出来。大到舰船龙骨、外壳,小到螺丝钉,无非就是几套不同型号的3d打印机,这些设备也是可以复制自己的。

    这也就意味着,除非是未曾掌握蓝图和各项技术参数的设备,否则只要有一个mcv基地车级别的存在,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就得在较短时间内建立起来。并且根据需要不断的自我复制,扩充产能。

    凯恩本体给凯恩?赵的技术,其实也是这个路数,只不过命令与征服技术层次更浅显但别具一格,而最高指挥官则是绝对的高端,已经有质能转换机这种神器,也就是质量和能量之间互换,只要有其中一样,另一样就不会缺。

    当然,这个技术本体没给凯恩?赵,毕竟凯恩?赵来这里是捞好处的,不是装比扩散技术的。

    即便是残缺不全,也足够凯恩?赵耍了,论绿皮生物人的工程生物学先进程度,并不逊色于异虫,而科技方面,则能跟地球主体的人类比肩,并且自成一脉,没有明显的短板。

    至于能量科技,凯恩?赵的魔法体系,并不比星灵的灵能体系逊色。如果这都玩不出成绩来,那还是乖乖滚回来好了。

    凯恩?赵把宝压在无人机体系上。因为这是铁血虫群的一个强项,并且他掌握的科技体系中最强的最高指挥官系,就是无人机。其后勤科技是比3d打印更高一个层次的量子全息打印。

    真正是里里外外一起打印,说的略夸张点,如果有需要,连驾驶员都一起打印出来。并且化繁为简,原料采集已经达到了原子级别,缺什么直接调取相关原子,构建分子体系,形成物质。

    最高指挥官一系最高级别的希瓦主机,可以一瞬间让一颗星球变成玻璃球,然后再按照规划好的蓝图,塑造物理层面的山川河流,城市乡村,已经每一个人,这种编织万物的能量运用和强大计算力,用恐怖都不足以形容,就是神迹。

    当然,凯恩本体也没能获得这个级别的技术,毕竟万象门在高端战役中输掉以后,就每况愈下,其麾下的轮回者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太高级别的宇宙入侵。

    本体掌握的最高指挥官技术,也是沧海拾遗那种,以前的前辈留下的遗产。

    凯恩?赵现在主要就是等着无人机体系成型,然后就能指数级的自我复制和爆兵,不是喜欢比多么,铁血虫群和异虫的生物虫群,看看哪个更多。

    还要等差不多一年时间,有时候日子就是显得这么难熬。

    三艘大型地效飞行器,从庇护堡的顶台机场离开。

    庇护堡是高效利用空间的大型要塞式城市,从天神视角看,它有点像是中美洲的四角形金字塔,有着清晰的大层次。

    地效飞行器就是从第一个大平台起飞的,像滑翔机一般,先是俯冲,然后稳定住了高度,始终保持距离地面百米左右的相对高度,以时速350公里的速度开始了巡弋之旅。

    利伯蒂已经不是第一次乘坐这种载具了。只能说,灰胡子技术生产的工具,跟他们表现出的那种特质并不相配套。

    这些工具出乎意料的舒适,他敢说,能让他这种吹毛求疵的人觉得好,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觉得差。

    而且跟着灰胡子出勤,总有种难以言喻的阔气感觉。

    富足有余,不差钱。用某些人的话说:“更像官方。”

    雇佣兵比正规军更像正规军,格局气派都如此,有趣且不乏讽刺。

    利伯蒂这次同样携带了专业的摄影装置。这套装置价格昂贵,价值三分之一艘地效飞行器,要知道这可是排空量20万吨(潜艇算法)的大家伙。

    星历12月,对玛尔萨拉北部而言同样是冬季,却也是一年中降水量最多的两个月份之一,碎雪飘飞,风还不大。

    可惜面对350公里的时速,想拍摄自然景致就比较难了。

    利伯蒂在格纳库里拍摄下装备,顺便解说这次的报道。

    清算者装甲车,霸王机车,这都是灰胡子的老牌设备了,观众们耳熟能详,新设备有收割者无人机。

    虽然跟联邦臭名昭著的收割者计划齐名,但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联邦的那个是用最凶恶的罪犯打造的、使用喷射背包和氘8炸药的战士。

    而灰胡子的这个是旋翼飞行器,它能携带标准箱,这个箱子只要符合尺寸、以及重量不超限,那么装什么都可以。

    因此收割者无人机可以完成火力支援、布雷、侦查、营救等多种任务。很难想象那么个小东西,可以轻松的吊起一头成年黄牛(不超过300公斤)。

    除了这种看着像大玩具,但实际上作用很强悍的兵器,北方民联还有些新玩具。比如魔眼炸弹。

    这小东西看起来像个铁坨,笨笨的,但实际上远比看上去的分量轻,并且能像金龟子那样展开鞘翅飞行。

    这玩意是迎击战武器,顾名思义,是对付迎面而来的目标的,配合动力装甲使用,只要看一眼,就能完成锁定,然后这炸弹就以激光制导的方式飞过去。

    另外还有一种被称作军骡的四足机械,这玩意长的丑陋,却是步兵班组的好帮手,负重驮物,骡子能过去的地形它就能通过,名字也由此而来。

    军骡可不光是能驮东西,还是最犀利的班组级支援火力,它能挂载两个六角桶型的金属风暴发射器,可以发射专用的金属氢弹丸,能在一瞬间将数百平方米的区域变成爆炸的海洋,测试用的全装甲战车(各个面都像前装甲那么厚)都在这种爆炸中被扭曲的不像样子。

    还有,为了对付地下的敌人,灰胡子还发明了震波核弹。

    使用时,先需要用洛阳铲般的设备探测下当地的地质结构,然后根据解构进行武器微调。其实一共也就那么几种可选项,基本囊括了所有常见地质。

    选好之后,就能制造一场共振震波,地底有什么空腔之类的,悉数震塌。

    这些凶狠的发明,为灰胡子获得了杀戮专精的口碑。很多观众都表示,论如何高效残忍的杀死目标,灰胡子已经登峰造极了。

    凯恩对此则是觉得稍微满意,他暗忖:“跟那些虫子打,人类怎么可能会输,还输的那么难看。我的这些大玩具可不是什么新创意,地球时代就已经有了。论杀生,文明史等同于争战史的人类可不服任何种族,我们祖祖辈辈都在想着法儿的研究战争兵器,我们是囚禁于蓝色监狱的魔鬼,我们被放出来,哭泣的应该是整个宇宙。”

    灰胡子这次外出巡弋,算是最后一次尽人事,去探望一下那些自由民。

    总是有那么些人机灵聪明,却又不算是太聪明。

    这是凯恩说的,利伯蒂记得很清楚,凯恩说:“如果是真的足够聪明,他们就会明白,利用很多时候是相互的,吃亏有时候就是占便宜。”

    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人,就是最容易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错误的人。

    就像仍旧居住在安瑟姆的那些人。这些人确实一早就看穿了灰胡子的伎俩。正好有那么个善于忽悠的,说到了他们的痒处,于是不肯屈就,不肯被灰胡子卖了,还为其数钱,帮其赚钱。

    于是他们玩自立。

    利伯蒂记得凯恩为此跟他说过:“我欣赏有骨气的人。那个叫雪莉?贝斯的女人,如果她带着那些人去哪个被遗弃的城镇搞自建,我会为他们竖个大拇指。可他们选择了安瑟姆。”

    “安瑟姆距离庇护堡百公里不到,可以说就在我们的眼皮地下。他们在那里玩自给自足,是在跟我们打擂台吗?我觉得有一点,但更主要的是,他们觉得,在那里,即便有状况,也可以迅速套过来庇护堡避难。难道庇护堡到时候还能拒绝?北方民联会为了不到两百人而搞臭自己的名声?这小账算的呀,太精明。”

    “自由自主,反剥削反压迫,这口号一点都不新鲜。他们觉得他们逼格很高,大部分人都是麻木不仁,傻傻的被统治者欺负的逗比。实际上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有真的傻人吗?大多数人只是在面对这种大灾时,宁舍七分财,不冒三分险。活着,就是最大的道理。”

    那么安瑟姆的人们还活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